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我们不能再爱狼了!(上)  

2006-08-23 20:27:36|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不能再爱狼了!(上)

 

 

            文/路生

                                         一

 

    当下,文学界很是流行“狼文化”,于是,静下心来的时候,我常想什么是狼?而说狼又离不开羊,于是,就有了我的这篇文章。

                

    在我的概念里,人是因为善良而高贵的。这两年,“狼文化”的代表莫过于《狼图腾》这本书了,还有什么狼的经销战略、狼的什么性格等等,我不认为这些书的面世有什么不对或者不好,更何况有非常喜欢《狼图腾》这本书。在《狼图腾》这本书里我看到的是一个民族或者说是一个应该具备的血性,我自作主张地将这血性称为狼性,我甚至觉得那是当今社会男人们少缺了的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但也正是这个原因引起了我的思考:让人们具备“狼性”不过是一种倾向性或者是意识性的主张,而生命最根本的要具备善良,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说的就是这一与生俱来的实质。

                

     如果按照道家的理论把我们这个世界分为阴阳两极,阳为天,阴为地,而生活在天地之间的人应该是吸收了天地之灵气的。又因为“人之初,性本善”,所以孔子又说了“天地之性的本性,人是最高贵的”。高贵的人低下头来向自己身边的狼和羊学一些东西也是完全可以的,但是,我常常却想天在我们的头上,它是虚的;地在在我们脚下,它却是实的,这也是我们脚踩大地而向往天空的理由——真实的大地让我们依恋,空虚的天空里盛载着我们的理想。

                

    阴和阳就是这样被人们分了开来的。如果说“狼性”是一种血性,那么它应该是向虚无的天空里伸张的,是一种教化或者说是成长的表现。那么羊呢?这个早在不知多少年前就被人类驯服了的家禽,温顺地和人类一起风风雨雨地走过了那么多年,人类对它充满了无限的情感,将它视为吉祥、视为财富。它像玉一样圆润得让人爱怜,又像钱一样真实得让人心动。君不见多少年了,我们在账本人民币的小写钱还要加一个“羊”字来表示。但是,羊又被人们理解为善良与软弱的一种化身,像“你这个替罪羊”、“你乖得像一只绵羊”大约都说的是这个意思。事实上,善良的东西一般都会被我们理解为软弱的,进而使我们忽略了善良最初的本质。这就是我要说的羊或者羊性了。

                                      二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就天地、男女而言我们离哪个更近?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天地哪个更离我们近的答案,但就男女而言我却肯定了这点:我们每一个传承母亲的东西要比父亲的多得多,因为这个原因即使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突然受到惊吓的时候也会喊“我的妈”,而不是“我的爹”。

               

      如果真像道家的理论“天为阳地为阴,男为阳、女为阴”的话,我想,父亲代表的应该是天空,而母亲代表的应该是大地了。那么,作为生命的个体,我们应该是离地近而不是离天近,因为即使我们每走一步都不能离开大地,而天永远在我们头顶高高在上。

               

    十多年前,我看到一个外国作家说过的一句话这样的话“大地的真正形象是一个母亲抱着一个孩子”时,这句话是对的吗?这些年,我一直在大自然中找寻着真正答案。 

 

     我的老家甘肃省靖远县的一座旱塬上,这个地方离宁夏回族自治区的西海固地区不远。因而也粘连着被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1972年,确定为不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西海固虽然离我的老家很近,但我真正去那里却是大前年7月份的事了。一个阳光炽烤大地的季节。我来到了一个叫"喊叫水"的地方,这个名字一听起来就让人心颤。相传一千多年前,北宋忠军杨家将在抗击辽国入侵的战争中,兵锋直抵西北黄河北岸的贺兰山,征途中至喊叫水时,水尽粮绝,兵马饥渴难奈,一时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悲袭上心头。杨家将南征北战,常胜不败,怎能坐困山中?霎时,英雄胸中升起勃然不可磨灭之气,扬鞭跃马,想奔出"死亡"之地。可是战马呼啸腾空嘶叫不前,叫得穆桂英这位女中豪杰心焦如焚,随后,她大声呼喊:水、水、水啊? 

 

    这喊声撕肝裂胆,响彻天宇,震撼山谷,久久回荡。余音渐渐散去后,只见马蹄下渗出清清的流水来,喊叫水便由此拥有了它这个十分响亮的名字。千年之后,人们渐渐忘却了穆桂英当年于喊叫水的英雄气慨,却在喊叫水的喊叫声中将喊叫水当成了一个极为缺水的穷地方。我在这个地方待了大约三个小时的时间,就在我准备乘车离去时,忽然注意到这里绝大多数人家的院落里都有两个类似于坚起的馒头状的东西,被当地人称其为土粮库,说是因为气候干燥,老鼠较多,为了不使辛辛苦苦种下的粮食被老鼠偷吃掉。"土粮库"用土块砌成,外面糊上泥巴。因为底部筑了水泥,老鼠无法进入,只能从"粮库"的外围进入,而那样人们会即刻发现,并立即消灭它。因此,这"土粮库"只能让老鼠们望粮兴叹了。这土粮库矗立在农家的院落中,如同大地竖起的"布袋奶",哺育着世代生存在这里的人们。面对这大地的母乳,再想想厚土苍黄的喊叫水,我忽然就觉得有些心酸了——在这里我们的大地母亲裸露着胸膛! 

 

    大约是在一年后,我只身一人来到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在塔河镇,我雇了一位女司机想要沿沙漠公路穿越大漠,但到沙漠腹地我们却遇到了沙尘暴。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们走着走着天一下子就黑了下来,接着我们看到地上的流沙就像大蟒蛇一样地流动了起来,再接着我们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只听见沙子打得玻璃“哗啦啦”地响。我有些怕,再加上来前就听说过沙漠会把人活埋了的说法就更怕了,而当想到自己远方的亲人我的心里甚至有一种酸楚得想要哭的感觉。 

 

     黑暗中,女司机对我说:“别怕,很快就会过去的……” 

    我强打着精神和她开了句完笑:“我还没谈过恋爱呢!” 

    她说:“如果你今天要死掉,我愿意为你生下一个孩子!”她的这句话把黑得什么地看不到的车内说得温暖得像个家了,在这种温暖里我当然不再怕了。 

 

    车玻璃上的沙子打击的声音渐渐变小了,我们的视线也渐渐恢复了。女司机朝我妩媚一笑,而后我们很快穿过了整个大漠。后来的路是特别好走的,景色也是格外迷人的,我觉得那个个的沙丘真的很像一排排的乳房,金光灿灿的。我想这就是大漠,这也许就是大地母亲的形象。我记得有一句话说的是在大漠里,每一座沙丘都是一座坟墓,但又谁曾想到这曾经水草肥美的大漠给人们的给予呢?其实,当年,这些沙丘都是一顶顶的帐房,那账房升起的饮烟诉说着母样的年轻与美丽,如今,那帐房没了,但母亲的乳房还在,还向人们诉说着她曾经的孕育。大地让我们无节制的索取或者大地给我们无限制的给予,这本身就是善良就是无私教会我们“人之初,性本善”的大地,就是我们生命的基石就是养着我们的“羊”。 

             

    生活就这样让我看到了母亲的形象,也让我在这形象中理解了大地,要是有人再问我大地是个什么样子,我的回答一定是:我见过了,她像我的母亲。

     我说的这些都是大地让我们必须懂得的善良的本质。

 

                

                     三

               

    我觉得,所谓图腾,它是一种精神领域的东西,它是看不到的,说它是内在的也好。狼图腾是草原民族所崇拜的,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因为“狼”这一图腾而不再热爱羊,相反地,他们对于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感。因此,我们必须重新审视羊。 

 

    在大西北,都有领羊这一风俗,我在《怀念羊》里也写到了。所谓领羊,就是管理者把死者未了的心愿交给羊,让羊来完成。为什么呢?我认为,这与羊从来都没有伤害过我们人类有关,我们常说狗对人是怎么忠实,但狗的忠实是仅限于它的主人,我们也常在电影或者电视上看到这样的镜头:有钱的人常放出他们放的狗来咬叫饭的穷人。我们把那狗叫恶狗,进而把不分事非就帮坏人办事的人称为“狗腿子”,但多从来用“羊腿子”或者“恶羊”来骂人的,羊腿子只能给我吃。一个连自己的血肉都给了人类的动物你能说它不是衷实、伟大的吗?更何况,羊给我们的何止血肉,羊毛我们用来加工衣服、羊皮也被我们当衣服穿,但我们却对此视而不见,很少听到有人赞美它。这是为什么?我一直都想不通,也就只能在这里为羊鸣不平了。 

 

    羊皮、羊毛、羊血、羊肉这些在很多人的概念里仿佛已经是羊的全部了,但是,许多年以来,我却一直在留意着羊的另一样东西——羊角。羊角能干什么呀?我在青海时曾看到有人把它们加工成工艺品来卖钱,很贵的,但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个,我觉得它是一种语言,是羊用它的骨头告诉我们的一种语言。请原谅我这么理解,我从来也都没有听到过羊说话,但我想如果它们有一天开口会说话了,它们一定也会照我这么说的——羊角是一种语言! 

 

     这些年,每当我摸到羊角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抓住的并非一只羊角,而是一种雄性美的实体,或者说是实实在在的雄性美,这使我感悟出了这么一个道理:人会说话而羊不会,人可以用语言来展示自身之美,这里头缺少的是一种实打实的东西。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可以用花言巧语来骗取一个女人的芳心,而羊不能,它们必须将自己最坚硬的骨头暴露在肌肤之外,并以此在羊群中称雄霸道,赢得母羊的欢心。因此,羊角就是一种语言,只有公羊才有的真实的语言。但是,我们人类却没的让很多的羊把这种语言发挥出来,我曾经在老家甘肃一户养羊人家里看到,春季,他们把很多的小小的公羊赶出羊圈,然后把他们骟了。我看到羊的****白花花地落了一地,那个骟羊的主人对我说:“等会吃这东西,大补啊!”过了一会,他真的把那些羊的****煮着吃了。他再三让我吃,但我怎么也都吃不下,我想,如果一只公羊失去了角,那么,它将意味着失去与母羊交流的机会,这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人却用刀割去了这羊的生理功能,这羊角也便停止了生长,如同半截朽木,毫无生机可言。这对一只羊来说,是一件极为不公平的事情。那些小羊的角啊,它们完全可以长得茁壮、锐利同时优美无比。但是,羊对此却没有一点儿怨言,就连队刀子插入它们的身体时,它们也都是平静对待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一样动物面对刀子时,像羊一样坦然。你也许会说这是羊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但狗为什么会有?你也许会说那是狗比羊聪明,但驴总应该比羊笨吧,它们也有这种意识啊——我曾经见到一头驴儿在被杀前,看着主人拿出的刀子浑身在打抖! 

 

    现在,应该是回到我说的领羊或者活人为什么要把死人未了的心愿交给一只羊了。我是在想,一方面这是因为羊从来没有伤害过我们人类,另一方面在我们的文化里有着一个这样的概念:活着的时候如果你不干好事情,死了你就得下十八层地狱。而在我们的文化里还有着这样的一个词:替罪羊。通过领羊这一风俗我看到的是我们人类让在我们中的一些人死去的时候还让羊这个跟随了我们不知道多少年的动物为替我们受十八层地狱之罪! 

 

    这就是我们和羊,我们更多的离用它并让它们给我们替罪,难怪,西北一带死了人的时候,总要多杀几只羊!我想起了高尔基说过的一句话:在沼泽地里住都会往土堆上爬。正因为羊的无怨无悔,才使我们忽略了羊的很多实质性的内涵,而这些并非狼能够完成了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