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我们不能再爱狼了!(下)  

2006-08-23 20:19:32|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上帝造人时,把人造成了高贵的,让人可以享受世间的一切。我总认为,人是因为他的本性而高贵起来的。而上帝造狼时,给了它锋利的爪牙作为它生存的攻击的武器,同样,上帝也给了羊一个温暖的家和温顺的心,让它们追随人类不再为衣食而忧。没有什么比这更公平了。

                

     今天,狼被人们提高了一个层次来宣扬,都是文化嬗变导致的结果。如今,我在办公室里听得最多的一句有关工作和工作之外的两句话是这样的:现在这个社会的男人越来越不像男人了(女人们说的);现在这个社会的女人越来越不像女人了(男人人们说的)。但听到这两句话我却想到的是另外一样东西:武术。 

               

                

    就像舞蹈来源于劳动一样,武术亦是。劳动不但推动了人类的进化,劳动还创造了人类社会的一切。武术的内容非常丰富,有十八般武艺之说。棍是两头不带任何兵刃的木头,是一切武器的基础。少林僧侣们正是用这最为基本的武器来习武防卫、惩恶扬善,并使棍法这一武术发扬光大,甚至使全国人都知道了"少林棍"这一武术精髓。然而,在武术界里却有"东枪西棍"之说,少林地处中原,其棍术在武林中甚至没有一个门派可以比拟,很显然地"东枪西棍"中所说的棍是指棍法的最早来源。

                

    大西北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也是古战场之一。民风朴实,强悍尚武,为西北地区武术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基础。远古时期的大西北,地广人稀,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大多半农半牧。牧羊人为不使自己和羊群受到狼虫虎豹的威胁,他们的手中始终提着一条木棍(用西北人的话说应该是鞭杆)。上山了,羊儿吃草,牧羊人无事可做,于是便拿起手中的鞭杆练练"打狼"的本领,时间一久,便练成了一套"棍法"。于是,牧羊人也便有了武术。

                

    我的设想并非凭空而来。我的老家甘肃河西一带,那里至今还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十个羊打式九个会拳。"在老家的方言里,"羊打式"指的就是牧羊人,而"拳"就是武术了。为什么那么多的牧羊人会"拳",而且这种"拳"是用牧羊用的鞭杆来挥舞几下,以达到防止自己、攻击来犯的野狼的目的?这就很能说明武术界"东枪西棍"的问题了--中原土地肥沃,以耕种为主,人们自然是不会用西北人放羊用的鞭杆来防卫了。更何况,这些牧羊人的"拳术"并非师傅教出来的,完全是自学自练、浑然天成。如果将他们的"拳术"汇总在一起不知可不可以用"博大精深"这样一个词来形容?

                

    西北地区在古代为"荒蛮"之地,历朝历代流放或来此避难的官吏、甚至武林高手络绎不绝。热情好客是西北人的天性,大家同居一地,难免不会切磋技艺,而牧羊人在武林高手面前练练他们的"鞭杆拳"也是情理中的事情。牧羊人的鞭杆飞舞,自成体系,当然会吸引落难或游历于此的武林高手们的眼球,他们能不将此记在心中,细心揣摸,认真研究,汲其精华用于自身,而后待他日再回中原于武林按时在中原举办的武林大会上与其他高手们一决高低吗?

     这样一来,棍法便流传于全国各地了。

                

    《武备志》云:"诸艺宗于棍。"用今人的眼光分析,棍同样是一切"武器"的基础。在没有铁器与铜器的时代,人们用的防卫的只能是木头,或者更为直接的说应该是棍。至于石器,则更多地是被用来生产与生活。

                

    在棍上加上兵刃,算是对棍的一种武装,这样更容易击败对手,甚至置对方于死地。但这样做却有悖于人类的本性。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向以慈悲为怀的少林僧侣们一直不愿将手中的棍变成刀、剑,甚至矛、戟等等。棍因此在他们的手中炉火纯青,成为一本博大精深的武学。

                

    粗犷朴实的西北汉子,习武之时,仍然对于棍情有独钟,这恰恰也应让了他们憨厚和仁慈的情怀。这些汉子大多都是一些极为普通的人,他们带着一根棍子走天下,也用这根棍子来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因为,在那个时候,剑在大多数时候被当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而刀很多地方则是杀富济贫的侠客或者强盗的武器。在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武器能比上棍更充满人性与生活情趣了。

    常言说,棍如猛虎、棍打如雨、棍打一片等等。与刀相比,这棍的威力,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可以说是一种性情的威力、人格的威力?

                

    据我所知,今天,甘肃秦安和通渭一带的"货郎担",他们就是用一根棍子行走天下的。他们或多或少都会一些武术,他们肩上那枚扁担便是一根浑然天成的棍子,当他们受到威胁之时,他们依旧会用它来保护自己。多少年了,从旧社会到新社会,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用刀这种武器来攻击威胁自己的人和事物。

                

    中国的文字其实是非常有意思的,它不但是书面语言的载体,告诉人们信息,被忽略了的是它向人们传达的是某种文化的内涵,从而形成对于某种事物潜在规律的一种暗示。中国向来就是一个崇尚文治武力的国家,但武的最高境界又在何处?一个"武"字把一切问题都说明白了--你看,"武"字像不像"戈"与"止"的组合?有什么能赶得上让干戈平息和终止更为可贵的呢?这也许就是为武之道吧。

                

    棍中的武术体现出来的就是高贵的人性。牧羊人用鞭杆“规范”着软弱的羊,也用鞭杆对付着凶狠的狼,在狼与羊的生物链上他们起了维护的作用。打狼的时候他们要比狼还凶猛,放羊的时候他们要比羊还善良,他们和身上既有狼性也有羊性,在这种多元的复杂里他们保持了尊贵的人性。而上帝却让人男女奶别,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一些人不知自己怎么当狼或者什么时候当羊,再或者该狼的时候不狼、该羊的时候不羊。

                

    我这么费力地说了一个棍的的问题,无非是想表明一个意思:我们得用一样东西一管理羊,也得用这样东西一对付狼。而这样东西就晚们的制度,是人性的制度,而不是野蛮的制度。 

 

             

                  七

 

                

                     北风呼呼地刮 雪花飘飘洒洒 

                     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 

                     这匹狼它受了重伤 

                     但它侥幸逃脱了 

                     救它的是一只羊 

                     从此它们约定三生 互诉着衷肠 

                     狼说亲爱的 

                     谢谢你为我疗伤 

                     不管未来有多少的风雨 

                     我都为你扛 

                     羊说不要客气 

                     谁让我爱上了你 

                     在你身边有多么的危险 

                     我都会陪着你 

                     就这样 它们快乐地流浪 

                     就这样 它们为爱歌唱 

                     狼爱上羊啊 爱得疯狂 

                     谁让它们真爱了一场 

                     狼爱上羊啊 并不荒唐 

                     它们说有爱就有方向 

                     狼爱上羊啊 爱得疯狂 

                     它们穿破世俗的城墙 

                     狼爱上羊啊 爱得疯狂 

                     它们相互搀扶去远方……

                

    现在,我所在的城市里很是流行这样的一首歌,它告诉我们,狼和羊生活在一起没什么不好。大家都知道,中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封建历史的国家,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有两种文化一直相互交融着: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这两种文化的最终交融结果是狼和羊的:我成不了狼,那一定是羊;下级是上级的羊,上级又是上上级的羊。这是一种被压制的畸形文化,并没有开成狼羊的对等,所以,这就形成了中国人一心想做狼而不想当羊的意识深处的概念,进而使他们忘记了,自己是龙的传人而非狼的传人。

                

    在古代的西北居住着一个叫羌的民族,这个民族是以羊为图腾的。如今的羌字也是由羊和儿(人)构成的。我查过一些资料,说是炎帝的部族就是用羌人发展而成的。而我所居住的甘肃这个被称为龙乡的地方,也有着很多羌人与羊的传说。置身于这样的一个地方,我常常由羊而联想起龙的形象来:在中国的文化里龙文化是多元的,它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体现,它是鸟、鱼、龟、蛇、鹿、马、羊等多种图腾文化的综合,在这种综合的多元文化里,我们一直没有看到狼的影子,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狼是血腥的、残酷的,不是我们民族文化本质的东西。

                

    那么,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的人为什么要把狼作为一种所谓的文化进行鼓吹的宣扬呢?这些人的理论根据是:狼有三大特性,一是敏锐的嗅觉,二是不屈不挠进攻精神,三是群体奋斗。我没说这种理论有什么不对,但毫无疑问地和这间的一点被这些乎视了,那就是一个道德底线的问题。举个例子,如果我们大家都变成了狼,都去争、都去抢,什么都争、什么都抢,我们可能主是一个人见人怕的集体了。我在网易论坛里提出宣扬一下羊文化这一概念,遭到了很多的人攻击,理由是把我这种理论放在八国联军入侵中华民族的时候,肯定是我不能成立的;有人还说我不是特务就是领导。这些人表面上说得很有道理,其实,他们忽视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对羊文化的概念了解太少,他们羊一定就是软弱的。这种对羊文化的狭隘理解直接导致了狼文化的盛行,据我所知,羊文化并不代表软弱,它包含了奉献、牺牲、担当、爱、服务、民主、圣洁、公义、慈爱等等。如果在这里,我们丢开中国人的羊大为美不谈,羊在西方的圣经文化里直接是上帝之子耶稣,它不仅是神圣的、伟大的,还是不可战胜的。

                

    我们是一个和平而尊贵的民族,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崇尚狼文化?这是因为我们的社会目前还处在一个收拢资金的初级阶段,一些企业为了创造太多的财富不得不把“狼”作为一种楷模,因为它不去吃人自己很快就被吃了,而这恰恰与我们目前的竞争和运行机制有关。试想,如果有一天,我们有了良好的竞争和运行规则,我们能相信一个狼一样的企业吗?这中间的道理是不言而喻的。

                

    长篇小说《藏獒》作者、青年作家杨志军在我谈到“狼”时说:“我读过《狼图腾》,作者讲的是狼作为自然的代表和草原的主宰,无可奈何地走向消亡的悲剧过程。可惜人们看不到这一点,看到的只是狼的凶残和吃掉弱者的方式,并在无限夸大之后视为楷模……关于‘狼道’、‘狼经’的现代崇拜完全违背了人们的普遍愿望,违背了人性公德,它是极端利己主义的一种宣泄,是市侩哲学的一次喷溅。” 


而同样作为一个小说作者,《狼图腾》作为一部文学作品,如果我们将其当作小说来读,它根本是立不住足的,首先是它违背了生命平等的原则,在狼吃羊的不平等原则里,它丢掉了文学作品应该具备的人性。而《藏獒》恰恰与此形成了互补:这部借“獒性”呼唤人性的小说,它提倡忠勇、责任、牺牲、规则等,是人性指标的另类显示,是我们极端缺乏的道德良心的体现。但在自然界,与狼真正相对的并不是藏獒,而是羊。所以,这也是我写《怀念羊》的最初缘由。 

所以,这也便有了我今天所要强调的“狼性羊心”。我在《怀念羊》写了三代军人,他们最终无一例外地都是对于战争的厌倦,表面上看起来,他们是在为守土尽责,但为他们“守土”的却是他们身后的那些在他们很里有些软弱的女人们。在这个过程中,我仿佛看到的是血性的男人从女人温柔肚皮是的起跳——这也使我打到了女人为什么把自己喜欢的男人称为狼的原因——狼羊对应该在我们这个世界里缺一不可。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