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路生忽然想做回西门庆  

2006-07-04 12:58:05|  分类: 情色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

 

1

 

这是73日发生在我生活里事情,这也不完全是73日发生在我生活里的事情。

中午,有个朋友来找我的住处找我,说是要请我吃饭,我答应了,但却见他心事重重的样子,就问怎么了。朋友反问我:“要是爱上一人漂亮高傲的女人怎么办?”

在生活中,我属于那种严肃和正经型的,但面对朋友的问话,我却将这样三个字脱口而出:干掉她!我知道自己说得俗气和求实极了,会让很多人嘲笑的,但我怎么就把它说出去了呢?

但随后我想,说出去也没什么不好,对男人来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能比他们干女人更快乐,更何况干并且干掉的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2

 

饭后,和朋友约了几个朋友去黄河边。这几天,兰州太热,我的情绪有些燥,睡眠也不是很好,到河边去凉快凉快是应该的。朋友们都到齐了,三个男的四个女的。说着一些无聊的话题,有些没劲,但忽然地一个女朋友就问一个男朋友了:“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被问的答:“骚的!”

问话的女的又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呢?”

我也答:“老婆得老实些。”

又问:“情人呢?”

我答:“和所有男人一样。”

我觉得自己回答得很实在,但对面的几个女人却诡诡地笑了起来,我不知道她们在笑的时候为什么要相互扫同性一眼,但我知道她们的笑与我无关,我猜想她样可能是在暗地里或者说是心里较什么劲儿——骚劲儿?用眼睛比试比试?

 

3

 

下午上班,开编前会。总编辑忽然地就冲进来讲话了,说是这段时间报社里有些流言,说是某报社要在我们这边“挖人”,被挖的对象是某某、某某、某某。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总编说的这些某某里居然有我,我想我得罪了谁啊,他或者她怎么会制造这种谣言给我?但是,谣言不问出处,我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一笑而过吧,就是你能知道那是谁干的,但你又能把她怎么样?我不想捅破隔在我眼前的,让我不知道幕后的无形的纸——若问谣言出处,那就是你自己有问题。

 

4

 

会后,吃饭。去了大众巷里一家新疆人开的店,要的是抓饭。店里放着新疆的歌,是巴哈古丽唱的《最美还是我们新疆》,听着歌我忽然想起我和巴哈见过一回,但之后,我很快笑了——我觉得我就像一条狗总嗅着过去的一些什么味道,而这种味道对我来说有什么意思?我得不到答案。

吃着,电话忽然响了,一个女人打来的,一个已婚的女人打来的。这个女人常打电话给我,开始的第一句话总是:干啥呢?而且还问得极有意思,分明让我能感觉到她对我有什么“意思”。

她问我:“晚上干什么去?”

我说:“上班,然后下班,再然后睡觉。”

她说:“不休息吗?”

我说:“我的休息日是每周五。”

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就把电话挂了。

 

5

 

饭后,回办公室,上搏客。看到一个人的留言,我把它给删了,我觉得这个留言给我的人非常熟悉我的生活,她甚至知道我在某个晚上没有回家,但我却不知道她是谁。接着上QQ,有一件事要做,那天有QQ说把那些不理我的坏女人给删了,有女人就找来了,还哭着说我是什么意思,要我说个清楚,因为当时确实忙,只能留到这会说了——但又能说什么呢?怎么说呢?其实,我和这个女人没见过面,我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子,但有时我却很在乎她,我总想知道她点什么,这种态度与我对待那个常在我的博客里留言、熟悉我的生活的女人相反。

接着,我看见部落里在讨论西门庆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个问题没必要讨论的,有些无聊。

 

6

 

然而,夜里下班,一个人又去喝啤酒。店老板光着个身子看电视,我忽然就十分地羡慕起他来了——要是我能像他那样旁无他人地脱光上半身也一定非常舒服吧。之后,我忽然就发现了这些年我一直不想离开兰州的一个理由——我喜欢这样的生活镜头,光着身子的男人身上有一种自由——其他地方也有,但兰州的仿佛有点不同。

于是喝,舒服又舒服地喝,但喝着喝着就又想到了西门庆。不同的是,这回想到西门庆时还想到了女人,但不是潘金莲。拿出手机打电话。

“干啥呢?”

“做梦。你才下班吧!”

“是的。”

“在喝啤酒?”

“是的。你一个人吗?”

“是的。我还能和谁在一起……”

“今晚我想去你那里……”

“……好吧……”

 

7

 

打的。一路都在想:西门庆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他不就是干了好多女人吗!再想想一天的经历,忽然就发现自己周围有很多的纸,总在遮挡着什么,忽然地就觉得自己要捅破一张纸了,一个女人的婚姻的纸,但是,不怕,今天需要。

一声叹息过后,发现西门庆其实也有不好的地方,他把女人的婚姻的纸捅破得太多了,太多了就成了职业的,没什么意思!

哪个男人不喜欢发骚的?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很多男人很多女人都在快乐地上床;没有男人,也没有女人,很多男人和很多女人没能快乐地上床。

然而,还是尽量留一份神秘吧,像我不问谣言处出,像那个在网上的女人总让我抓不住,像那个总留言给我很熟悉我的生活的人,让我总不知道她是谁……别全捅破了那些纸。

仅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1239)|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