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曹操没有我们想像的那样“坏”  

2006-07-29 05:46:46|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

 

中国的老百姓实在,判断是非的标准重情亦重道。儿时,常在道边听那些上了年龄的老人讲《三国演义》的故事,什么“桃园结义”、“云长单刀赴会”、“孔明七出祁山”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亦令我记忆犹新。长大一些时,自然是很想读读《三国》的了。虽说,整个过程中都尽力从理智的角度去分析其中的每一个人物,但最终还是没能喜欢起那个反复无常,饥贤若渴却又多疑忌猜、“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来。这也许正是上面提到的那种“百姓情怀”在做祟吧。

曹操是沛国谯县(今安徽省亳县)人。重读曹操是从他的诗歌开始的。其诗反映战乱年代真实的同时,表达了自我远大理想与抱负,气魄雄伟,情感沉郁,风格苍凉。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这首《步出夏门行》是公元207年前,曹操远征柳城,大败乌桓,袁尚、袁熙逃辽东被太守公孙康杀后写成的。是年,曹操已53岁。这首诗具有浓厚的思辨色彩,即摆脱了古典的束缚,又吸取了汉乐府诗的营养。有诗评家将曹操的诗视为“下品”,原因是他们认为曹操的诗过于“直白”,缺乏“文采”。但曹操诗中的大气风格及其思想性恐怕是让众多诗家瞠目其后的。这首诗中“老骥伏枥”四句总会使人热血湃澎、激动不已。诗以言志。据说,东晋时军权在握的大将军王敦每每吟咏此诗,适意之时,总以唾壶打节,壶口残缺多处。与《步出夏门行》风格类似的《短歌行》,则表达了曹操思慕贤才的真切情怀。其中“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如今读来亦是其情可见,感人至深。这也是曹操的诗隽永生动的原因所在。

曹操曾被一些史家称为“奸雄”,可能是因为他“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曹操本人早年并无争霸天下的野心,不过是“欲为一郡守,好做政教建名誉”而已。当天下群雄逐鹿之际,他也有过回故里“秋夏读书、冬春狩猎”的念头。赤壁战败后,政敌们利用他的挫折加紧了对他的攻击,逼他交出兵权,他发布了著名的《让县自明本志令》,文中反复表述了自己忠于汉室,决无争夺帝位的想法。他还引用了蒙恬遭害时对秦二世说的话表白自己:“自我祖父、父亲直到我,受秦国信用已三代。现在,我统率军队三十余万,论力量足以背叛,然而,我自知必死也要坚持君臣大义,不愿玷辱先祖教诲而忘记先王恩德啊!”曹操说,他每读至此,都会感动得落泪。令文最后一段是这样的:想要我就这样放弃所统军队,交出兵权,回到封地武平候国(今河南鹿邑西北),实在是不行的。为什么呢?我确实怕丢了兵权,遭人谋害。这既是替子孙打算,也是怕自己失败导致国家危亡,因此不能追求退让虚名而遭受灾祸……可见,曹操所做的一些事,在某种程度上属不得已而为之。他的《苦寒行》和《蒿里行》以“纪实”的风格,表答了自己置身于战乱年代的真实情感。

 

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树林何萧瑟!北风声正悲。熊罢对我蹲,虎豹夹路啼。    谷少人民,落雪何霏霏!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水深桥梁绝,中路正徘徊。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栖。行行日已远,人马同时饥。担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悲彼东山诗,悠悠使我哀。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把汉代人的思想禁锢了三四百年,真正有情感、有个性的文学得不到发展,“外定武功、内修文学”的曹操带头叛经离道,给当时的文坛带来了活跃的空气,为借古乐府写时事开了先河。这两首记事性的诗既描写了行军打仗之艰难,又反映了当时群雄争霸之现实。虽赶不上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那般真诚悲愤、掷地有声,但读来却是历历在目,让人难以忘怀。“我心何怫郁,思欲东一归。”句写出了曹操对于故乡的思念之情;“悲坡东山诗,悠悠使我哀。”则隐含了曹操勃勃的政治雄心和抱负;“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反映了战乱年代军卒、百姓的真实生活;“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则表达了曹操对于人民的无比热爱。这种情景交融的现实主义风格,情真意切,慷慨苍凉,在众多诗家中,不愧为大手笔。

最值今人学习的是曹操任人唯贤的治军思想。他曾多次下达求贤令,明确招聘“果勇不顾,临敌力战;若文俗之吏,高才质异,或堪为将守;负污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的人。为此,他招纳贤才的很多故事,被人们传为佳话。他在公元210年春下达求贤令中这样说:“自古以来,开国和中兴的君主,哪有不是与有才能的人共治天下的呢?而他们所得到的人才,往往未出里巷,难道是侥幸碰上的吗?是当权之人访求而得的。当今天下还未太平,正是迫切需要贤才之时。春秋鲁国廉士孟公绰充当晋国赵魏那样大贵族家臣是胜任的,但却不能胜任滕、薛这样的小国大夫。如果一定要所谓廉士才可以用,那么齐桓公怎能称霸天下!现在,难道天下就没有穿着粗布衣而有真才实干、就像姜子牙那样在渭水边垂钓的人吗?……你们要帮我发现那些地位低下的被埋没的人才。只要他们有才能你们就推举出来,让我能够任用。”这段话表达了曹操在用人方面的见地,真可谓“不拘一格降人才”。

    曹操在军事史上的地位,在于他整理和研究《孙子》,并做了删校和注释。他的军事思想具有唯物主义和朴素辩证法的色彩,指出用兵“不可以祷祀而求,亦不可以事类而求”。他视善变为用兵核心,“因事设奇,谲放制胜,变化如神”,为我国古代军事史增添了光彩的一页。《三国志》的作者陈寿将曹操与申不害、商鞅、白起、韩信等人相提并论,说他是非常之人,超世之杰。但在中国老百姓的眼中,曹操的身上却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缺点,说他狡诈多变、老谋深算等等,但若没了这些,曹操也就不能称之为曹操了——他其实一点儿也不“坏”。
  评论这张
 
阅读(221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