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2006年夏天的桃花运  

2006-07-21 16:31:25|  分类: 平凡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

昨天下午,以前和我一起跑《晚报西部》的记者王文元,约我吃饭,平时,我们虽然在一个单位工作,他在七楼,我在八楼,但在我做编辑的近两年时间里,我们见面和聊天的机会少得可怜。

见到老王,我总能想起我们跑稿的情形,我们到过武威也到过敦煌,去过民勤大漠也到过甘南的草原,更到进过陇东的黄土窑洞……那些日子,我们几乎是走遍了陇山陇水,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一个开朗而且理智和深刻的人,虽大我几岁,身体有些胖,但很能吃苦,也很憨厚,一起工作总是很愉快。但是,昨天见到他的时候我忽然他现他有些老了,胡子黑黑的,许久不清理,身体也被原来更加地胖了一些,分明能让我感觉出些许沧桑来。

在大众巷一家新疆人开的饭店里坐下来,两个人相互问候了几句就开始没完没了地聊了起来。我问老王最近在干什么,他说在弄一本书的事情,还说想借下我的扫描仪,要我给《晚报西部》写篇有关景泰大敦煌影视城的稿件。我答应了,他就开始和我聊一些有关沙漠的事情,他知道我这个人酷爱沙漠,说这些我爱听。正常当我沉浸在对沙漠的美妙联想里,他就忽然问了我一句:“这个夏天有没有桃花运?”

我笑了,接着我仿佛看到我去民勤大漠见到一个老妈妈用细沙洗碗的情形,在老妈妈粗糙的手指间,我听到了细沙划过的声音。很快地,我就想起了一个外国作家说过的一句话:一个聪明的女人一定能在爱情来临或者离去时,听到流沙的声音。

2006年的夏天兰州出现了38度的高温天气,而且持续了好几天,这仿佛是历史是不怎么有过的,但我高温天气出现之前,我在这个夏天里听得有关气象最多的话是,专家说从气温的角度讲,兰州还没进入真正的夏天。说来就来,几天的高温把人都快晒熟了,人们嘴边流行的一句话是“热死了”。但奇怪的是,在这个夏天里,无论是高温还是低温,我总在没事儿时听到那大漠里的流沙的声音,我不是女人,我知道这声音与爱情无关,但在这个夏天里,我却偏偏认识了两个女人。一个是做小生意的女老板,南方人,长得基本上还可以吧,她常约我去喝咖啡,但我总不喜欢咖啡馆的气氛,也便很少去。后来,她发现的爱喝啤酒,就常约在去冷饮摊喝,在那里,她能陪我静静地坐一会儿,但我很快发现她和我之间有着很多隔膜,我们甚至找不到一点共同语言。还有一个是一家公司的一个小头头,人长得很漂亮,但我总不喜欢和她在一起,甚至她打电话来时我都觉得烦。怎么说呢?这个女人也许算是好为人师的那类人吧,她常拿自己的生活经验来教导我,这让我这也不让我那,但她却忽略了一个非常本质的问题——我与她根本不是一类人,她甚至不知道我的心里想着什么,更别谈对我的教导管用了。我觉得她是一个自以为聪明而实质上很笨的人,在认识我之前,她和另外一个人谈了6年的恋爱,两人在一起同居也有四个年头了,但她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个和她恋爱并且同居着的人已经有三年时间不喜欢她了。她每次打电话给我总是对我说“你吃了没”、“是不是还在睡觉”、“少抽烟多吃饭”、“今天下雨别忘了带雨伞”等等,她总是唠叨而又唠叨,甚至像我妈一样,但她根本就没发现对于我最不需要关心的就是这方面的事情——从离家到现在也有十多年时间了吧,我都是一个人生活,如果我连这些事情都需要人操心,那就有些太没能力了吧?

所以,面对这两个女人时,我总觉得非常茫茫然,甚至愈加孤独,我总觉得我心里的某一方面很空虚并且脆弱得要死,但她们对我的关爱离我心中的那个地方就像天空和大地一样地遥远,遥远得有些让我不能忍受。这个夏天的桃花运就这样在我的这种不能忍受中与我擦肩而过了,虽然那两个女人的桃花还在开着,但我觉得我始终很难在她们那里碰到什么好运气……

和老王一起吃饭的那会儿,我忽然就想起了一个人,另外一个女性,在她与我第一次见面时,她就说我这个人活得很累,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是洒脱。她还说她知道我心里想着什么,能怎么样使我拥有一份真实的洒脱,我觉得她非常聪明,她一下子就看到了我心里的那个空虚的地方,但现在她却去了南京。我想一个女人也许就应该像她这样,要不为什么人们总说女人的直觉胜过男人的判断,可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否则这个世界就不需要男人的判断了——我真的想不出和一个连自己的爱情离去或者来临都感觉不到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她也许能把饭给你做得很好、家给你收拾得很净,但这些你请个保姆同样可以做到的。

写这篇小稿的时候,兰州正下着中雨,高温天气已经不再,这些日子在门前的十字路口处总有一户农民拉来桃子卖,我买过很多回,但今天因为下雨他们却没来。听着雨声,我想这个夏天的桃子也快没了,我也吃不了几天了,接着我就想到了那些开在春天的桃花,我说,夏天里是不会有桃花运的,桃花运只能是在春天,这就是自然,什么时节要说什么话,你苛意追求总不会得到什么的。

2006年的桃花已经开过,但有人还醉在桃花的芬芳里,并没有发现桃花纷飞落尽繁华之后是一片黑暗,而这黑暗正是生命的伤痛,生命因为这伤痛尽显韵味。等着下一个春天的来临吧,一挥手同那些个仿佛开着桃花的故事说再见,独自去听大漠里那流沙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148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