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送你土豆当礼物  

2006-06-09 15:16:10|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大约一年多前,时任甘肃的省长陆浩和临洮村民聚会央视《新闻会客厅》,清华大学EMBA学员(广东一集团董事长)李扬钦一起,从种土豆、卖土豆一直说到甘肃新农村建设。在节目中,除了主持人崔永元促成李扬钦向临洮县贺家沟村小学捐款的好事外,大家还就甘肃新农村建设提出了很好的思路和建议。他们互送礼物,村民为省长送上土豆饼,而省长回赠村民土豆种。

  这个节目我是认认真真地看完了,正好这两天我在网易的论坛里看到一篇“骂”土豆的文章,它们一起勾起了解对土豆的理解和记忆。

  土豆应该是我们甘肃的一大特产吧,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儿时的记忆几乎被土豆填满了,重重的,掂着像土豆一样有份量。我是个在山长大的孩子,小时候,总和伙伴一起进山放羊或者放牛、放驴的,我们一般上午出发到天黑尽了才回来。那时,人们都不怎么富裕,粮食也有些紧张,我们除了放羊或者放牛、放驴的工作外,还要给这些家禽弄些夜草或者给家里弄些柴禾回来,在没有干粮的情况下,我们在山里所能吃的只能是土豆了。几个小小的土豆常被我们放在背篓里和我们一起进山,有了它,在牛背上、在驴背上或者赶着羊群的我们总是唱喝连天的。

  我们童年的故事就这样因为土豆而欢乐并且在以后的日子里耐人回味了起来。我们烧土豆有着自己的方法,先是弄来柴禾,接着用土块砌个炉子状的东西,再将柴禾放在里面烧,等土块被烧红了将土豆丢在里面,然后将土豆砸碎了埋住土豆,过会就可以吃了。如此烧出的土豆只要在地上磕一磕,磕去土豆身上的灰土,土豆就变金黄灿烂了,不但美观而且沙甜可口。

  我们吃着、唱着、欢笑着,笑声回荡在山谷里,而土豆的馨香却被我们留在了记忆的最深处。山里人朴实、厚道,如果是夏末,我们进山就可以不用带土豆了,到谁家的地里去扒两颗土豆出来烧着吃,谁也都不会介意的。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而我们是靠土豆吃土豆。常常地,当我们回到家里肚皮志是圆溜溜的,不吃家里的晚饭……

  文章写到这里,我更是想念那些土豆了。在我见到过的庄稼里,几乎没有一样像土豆那样,形象使人能够联想到一个孩子里。憨憨的土豆、胖胖的土豆、圆圆的土豆,像一个孩子一样地被我们背在背篓里或者从地里扒出来,又被我们吃进肚子,进而成了我们生命中一份永恒的记忆。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种感觉我在这里不能不写。人说,土豆开花赛牡丹,在我的记忆里,土豆的美还不完全是它的果实,它的秧苗也是很美丽的。它从田里长出来的时候,只有两片墨绿色的叶子,让人总能联想起少女的头发来,它就这么一点点地长大,长得体态丰盈然后开花。它开的花呈喇叭状,有粉色的,也有白色的,它们站在一起就用这喇叭相互说话,密密地,连成了片儿,就像是苍凉厚重的黄土地穿起了一件漂亮的衣裳。这使我常在风里在雨里听到它们坚强的歌唱——我老家那个地方十年九旱,在其他庄稼都不成结果的旱年,唯有土豆竭尽全力、一如既往地奉献给乡亲们果实,以致于到现在我还记得,每遇旱年庄稼收成不好时,大人们总对我们这些小孩子们主:“娃,别怕,你不会挨饿的,咱还有土豆……”

  土豆就是这样在最困难的时候给了乡亲们活下去的力量,现在虽说生活好了,但乡亲们依然没有忘记它,如今的它不但帮助乡亲们脱贫致富增加收入的同时,仍然被乡亲们储存在地窖里,当成必不可少的菜,从冬天吃到春天。这土豆啊,它就这么同乡亲们的生命紧紧相连着,它也许没有想到吧,我这个离家在外的人在去年夏天见到它时险些哭出了声!

  老家在甘肃与宁夏回族自治区交界的腾格里沙漠的边缘,随着经济的发展,那里土豆越来越的名了,人们给有了名的它取了一个名字叫沙漠土豆。因为这个,近几年每年七八月间都有大量的外地贩子云集于当地收购土豆。他们公路两边租住房屋,打起横幅,土豆儿一袋袋地被乡亲们运来,然后被他们的车车地贩往外地。老家的那段109线因此在那段时间常被堵得过不去车,让过路的司机叫苦不迭。坐在回家的班车上,我看到那些商贩用铁丝做成的网子将乡亲们运来的土豆,一个个地过滤,他们不要大的也不要小的,只要从铁丝网里能通过的那般大小的。做网的铁丝尖尖的,很多的土豆在好上面都受了伤,露出白生生的嫩肉,我仿佛听见它们一个个地在喊痛!

  我心中的土豆,我亲爱的土豆,我的弟弟一样的土豆就这样被装上了车,然后远近家乡,我听见在汽车、在火车的呼啸声里,他们在含泪同我说再见,那会儿风刮黑了它们的肤色,它们在我的脑子里一张张的极似我苦难的乡亲们的脸!

  省长给农民送土豆是多么新鲜的事情,而我没有见过的网友却在没有任何情感地批评着我亲爱的土豆!昨晚的梦里,我梦见自己又一起走过家乡大片大片种植土豆的田园地,我看见那些土豆开花了,一个个美得就像一个个长得漂亮而且结实的大姑娘,它们站在一起,在对我含羞地笑,忽然地风就来了,忽然地雨就来了,我听到了它们在风雨里的歌唱!它们在这歌声里呵护着我老家那一片贫穷苍凉的土地、呵护着我那一个个张着像在风里被吹黑了的土豆的脸的乡亲!

  日子就这么它们这歌声这呵护声里过去了。

  在这篇文章的结尾,我忽然就想到当年和我一起进山烧土豆的伙伴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女孩,她有着明亮的眼睛,她有着善良的心,她常常把那一个个黄生生的土豆拿到我面前对我说:“哥哥,你吃!”而我总是欺负她,常使她一个人在山里哭……后来,我们长大了,她去了上海,我去异地当兵,我们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典型示范想起她来,我就把她的形象和一株土豆的秧苗联系在了一起:墨绿色的,不高,头顶一束喇叭花……

  那个远在他乡的女孩你还好吗?那些远去它乡的土豆,你想到过我吗?嘿,我心中的土豆,我亲爱的土豆,我的弟弟一样的土豆,忽然地风就来了,忽然地雨就来了,我听到了它们在风雨里的歌唱!它们在这歌声里呵护着我老家那一片贫穷苍凉的土地、呵护着我那一个个张着像在风里被吹黑了的土豆的脸的乡亲!

  送你土豆当礼物,供你一生的营养,给你一生的干粮,送你一生的情意。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