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我的半年生活总结  

2006-06-30 01:37:42|  分类: 平凡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

 

朋友要我帮助给写篇半年工作总结,答应了下,写完了,想了很久,忽然就想写写自己这半年的生活总结了,除了工作之外的生活总结。于是,呆呆傻傻地想了两个多时间,但却满脑子的茫茫然,一时难有个思路,也就只好把这些能在茫茫然中看到一些东西写下来了。

这半年,我一直都在等着我的长篇小说《怀念羊》的出版,它的完稿可能是在去年的十一月前后,后来,我又把它改了一遍,大约是今年二三月间送到出版社的,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有苦苦地等待关有关它的消息。因此,我是心神不宁的,原先的计划我准备在今年写一个新的长篇,但正因为这种等待让我无法开始新的写作,所以每天也就只能玩博客了,写些零打碎敲的东西。

我是一个军人出身的人,我干什么事都比较干脆利落甚至武断,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都对出版社的工作效率不满意,但我又不好催促他们,我怕人家烦。等待让我学会了忍耐,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个极其暴燥的家伙,但在等待《怀念羊》消息里,我充满了耐心,我的表现让我的朋友都感到惊讶。他们对我说:“路生,你干吗非得要在那一家出版社上吊死,还不如在我们这边找一家算了!”我一直都没有按照朋友的说法去做,原因是我觉得这家出版社有些名气,它们能把我的小说做得成功一些。如果我去找我们甘肃这边的一些出版社,我会极不放心的,也是极不甘心的,原因是这些出版社连个网站都没有,就是在他们这边出了,他们在宣传上也很难跟上,所以,我的原则是我宁可不出也不愿找他们。

我觉得,我从来没有如此像重视《怀念羊》一样重视过一件事情,这部37万字的小说从着手到脱稿,花去了我近十年的时间,更何况写它是我为了完成对我人生产生过非常重要的影响的奶奶临死前的一个托咐——是她让我把她连同我的家族的故事写下来,我这一写就是十年。在这十年的艰苦的写作过程中,我始终在想着这样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人活到生命最后终究少不了一死,而我们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最心爱的人永远活在这个世界上呢?除了写作我想不到其他任何东西,这也可以算是我在艰苦中寻找到的一条理吧,是这条理连同我自身对于家园、对于亲人的那种厚重的情感让我坚忍不拔地苦苦支撑了十年。

在等待的日子里,我是极其孤独的,这种孤独一来自于我对自己的封闭——我从来没有把我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告诉过我的亲人和朋友,因而他们,活生生地在我生活里的他们很难理解我,常批评我干什么不好,偏偏要搞这么个东西.这使我发现我和他们的心的距离是那样的遥远——他们永远不可能与我达成心灵上的一种默契,这也使我很快发现,自己在人生的路上虽然走了三十年,但仿佛还没有遇到了一个心灵上的知已。

于是,孤独成了我生命里随时都在承受着的一种重量,它有时让我喘不过气来,好在我的工作很忙,工作让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去体验或者说品尝这种孤独。这样,我就能生活得略微轻松一些了,累了就睡,饿了就吃,每天真实得就像个机器。幸好,我有一种意识,这种因为等待而给我的生活带来的东西,很快也就会过去的,我有这个自信,所以等就等,压抑就压抑,孤独就孤独,我把它们也都看得很小儿科。

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也都会按照我的计划实现的,一切也都会好起来的。但在生活里,你总得有个人说话吧,不是那种无聊的闲言碎语,是那种心灵上的相通与交流,在一次不经意的聊天里,我发现我不由地把我心里所想的这些告诉了一个女网友,而且因为倾诉的畅快而泪流满面。之后,我就猛地发现我喜欢上了那女网友,我在心里一次次地对自己说着那样不好,但我却常在没事时忍不住想她——我知道这个女人是一个世俗而且难耐的寂寞的女人,如果在生活里,她的种种表现可能让我懒得去和她说话,但网络给了我足够的美好的想像空间,我常常把她想像成我一直都在寻找的那个女子——虽然理智下来的时候我发现她不是,但是,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就是网络,它让我在这半年的等待的孤独里爱上了一个网上的女人——天啊,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孤独的等待还没有结束,我就被一个梦折腾得痛苦不堪了起来!不过,我分明能感觉得到这种痛苦对我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情——不经历苦难,你怎么可以见彩虹呢?

这些都算是我个人在半年来的生活的秘密,今天终于把它们写到了这里,原因是,我已经清楚的意识到我等待的生活就要结束了,而在这之后,我所谓的网恋(其实还没到这个程度,但我始终都觉得这个被人嘲笑的词是无比美丽的)生活也就结束了——目前而言,有关《怀念羊》的消息基本上是让我满意的,我甚至还接到了陕西一家名为羊老大的公司打来的电话,他们真诚地提出愿意与我合作,因为书稿暂时还没有最终定下来,我并没有答应他们——我不是那种一听到钱就给人家胡吹乱蒙的人,我一直奉行的原则是真诚做人,永远善良也永不欺骗。而女网友则因为一些事情被我从QQ里删了,我想在以后我日子里就是忘掉她再艰难我也会忘了她的,就是忘了她会让我心痛我也会忘了她的,我始终坚信这个世界上只要我下定决心要去做的事情没有我不可以做到的。

这是我半年来在情绪上的一大变化,有了这种变化我感觉轻松多了。

因为成天泡在网上,也让我感觉对于网络感触特别多,我认定了网络是我们生活之外的另外一种生活,它虽然是虚无的,但它却是真实存在的。通过网络我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这个社会和这个社会上的一些人。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是,我在论坛里的两次骂人,我本来想着这事儿过了也就过了,但我没想到那些人竟然是那样的卑鄙和龌龊,他们直到现在还在当马甲骂我,这一点使我由他们的网品怀疑到了他们的人品,我看到了他们自私卑劣的本性。这两件事情大约是这样的:

一是我说文化论坛为什么火不起来,我说有些人天生就是个小文人,不懂什么是文化。现在静下心来我想我可能是有些过了,而且,后来的文化论坛版改版之后也确实有些进步了,但被我骂过的那些人现在对我仿佛还是恨之又恨——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难道论坛就只充许人们说他的好话吗?这些可以不说了,让我到现在极为生气的是第二件事:

先前,我常去新闻论坛的君子楼,还在那里发贴,因为一件小事我和那里一个叫东什么的猪吵了起来,这一吵使我非常不快,决心与他们斗一斗,但我没想到这帮人一下子对我这个孤家寡人发动了前所未有的人身攻击,我的几个网友看不下去了,想帮帮我,但我没让他们去做。我说:“骂就让我一个挨吧,反正这件事情我也不对。”但我没想到这帮杂碎们到现在还在论坛里坏我的事情。其卑鄙和龌龊让我简直难以容忍,但他们拿我没办法——因为网易论坛不是他们家的。

本来,这些东西我不想写或者想写得更详细一些,而把它写成这样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我犯了一个低级的无聊错误。所幸的是,我由此得到了一条生活的经验:

这半年来,我的母亲和一些我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都劝我学会宽容,我也试图改变着自己好斗的性格,但我一次次地发现我不可以改,宽容这两个字表面上看起来很漂亮、很有修养,但实际上有时候真他妈的什么都不是,当你面对一群混混的时候、当这群混混影响到你的时候,如果你是个男人,你只有出击。我悔我的水平和能力有限,而无法改变什么,但我绝对不会成天把宽容放在嘴上、装在心里。

在论坛,我看到一些人的总混得那么清楚,而另外一些比他们有实力有能力的人混得总不是那么清楚,因为和我做过斗争的那些杂碎们的存在,使网易论坛总停留在一个低水平的状态上,而与我的博客息息相关的网易部落和网易博客,也因为一些自私的人划地为牢把持,总停留在一个低层次的状态上。

这让我看到社会。社会,它就是这个样子,乱七八糟的什么人也都有,一些人没水平甚至人品都有问题,但他却是你的上司、你的领导,你得被人家管着,除非你不干。但是面对这些你却真的很无能为力!你想制造出一个干净整齐的环境,最后的结果是你连自己怎么死也不知道。

论坛的社会、网络的社会,终于让我在这半年长大了一点——有些事不是你能改变了的,你最好不要去管它;有些人是你不喜欢,你最好不理他就是了,如果你要弄他们,你先要问问自己有没有弄死他们的能力,有了十足的把握你再下手,一次性将他们除尽,否则他们会死灰复燃的。

这同时让我明白了只要是认真的、有实力的,那么生活是不会亏待你的,比方说我的博客现在每天至少有200个我认识或者不认识的网友出入,他们至少觉得我是在认真的写而不是在敷衍什么,他们至少能觉得我是一个真诚的人,而不是一个骗人的人。甚至连那些与我骂过架的杂碎们都忍不住来这里,看我有没有写骂他们的话,留下一段骂我的话,然后离去——对于这样的人留下的这样的话,我会毫不客气地删了它——妈的,你爱来不来。

这就是我半年来最大的生活经验,对此,我想到了一句话:

让他们一个个怨恨地死去,我永不宽容。

这话仿佛是鲁迅说的。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就看到了那些与我从来也没有见过面的网友们,他们的脸一张张地非常鲜活地堆在了我的眼前,他们给我问候、为我祝福让我深深地感动着,我不知道我今生还能不能见到他们,但他们无私的爱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永恒。

   半年了,应该是三十岁半了,完成奶奶交给我的那个心愿我想我应该找个女人结婚了,明天,我去人群里呼喊她的名字。等待的孤独和骂人的激情过后,一切都会好起来,上天已经让我历尽苦难,应该是苦尽甘来时了!
  评论这张
 
阅读(90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