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莱茵河上空的啤酒香味  

2006-06-21 20:51:30|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前天晚上下班大约两点钟了,朋友叫着要去看3点的英格兰与瑞典的球赛,我很困,没什么兴趣,就来到大众巷一个小吃店里喝啤酒。小吃店的服务员和老板都是球迷,为看世界杯,他们给店里弄来了电视,还把声音开得响亮。因为比赛还没开始,电视里介绍世界杯现场英格兰球迷的一些情况,说是他们中间的一部分人因为买不到那场球赛的门票,就挤在一个比赛现场附近、莱茵河畔的一个球迷公园里一边通过电视看球,一边喝啤酒,以致于莱茵河的上空飘起了一股啤酒的香味。
    在电视镜头前,英格兰球迷表现得非常真诚也非常顽皮,还说他们“LOVE”中国。我就想,这些球迷自然进不到比赛现场,为什么主不能回家去看呢?但小吃店的老板说,在那种场合看球喝啤酒的味道都不一样。这个,我信。之后,我觉得自己喝的啤酒没什么意思了,进而仿佛嗅到了莱茵河上空的啤酒的香味。
    关于啤酒我听到过这样一个神话传说:据说神为惩罚人类,曾派遣疫病女神下凡,欲将人类毁灭。可是,人类掺有红色药草的啤酒,女神误以为是人血,便大饮而醉,返回天上。因这个神话故事,故每当疫病流行的时候,人们都要饮用加有红色药草的啤酒。在英格兰球迷的身上,我看到了啤酒的浪漫、刺激,这之后,我把世界杯很容易地联想成了一种疫病——不是吗?就连我楼上老太太都知道什么是“小贝”,看球到半夜。而我的另一个朋友则对我说:“现在你要是和别人见面了不谈球,人家就会说你是老土!”我看到了足球在世界杯间的流行,像一种疫病的流行,这让我想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少不更事的我追歌星、影星的经历——当时,我也像那些球迷一样,对那些星们狂热异常。但是,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可笑的,虽然,现在我已经不再追星了。因此,莱茵河上空的啤酒的香味让我向往了起来。
     再说莱茵河吧。据说,莱茵河心的莱茵岛上有一座“鼠塔”,是由罗马元帅德路威斯在公元前8年修建的关税塔。相传公元10世纪时,有一个吝啬残暴的人不顾百姓的饥苦,把大量粮食藏在塔中。百姓忍无可忍,将他禁锢在塔中,最终让它成了成群的老鼠的美餐。由此,“鼠塔”成了关税塔的别名并一直流传至今。今天“鼠塔”作为莱茵河上的信号塔指导着来往船只的航行……它在欧洲是一条著名的国际河流,奥地利、法国和荷兰都留下了它的足迹,关于它的传说故事还有很多,一些故事被流走了,但河水却永不停息。就像现在莱茵河上空的啤酒香味儿,总会在某一天里散去的,而河水依旧,从来不会因为这种味道而改变什么。由此想到一个不是球迷的女球迷说给我的一段话:
    虽不是很铁杆的球迷,但是还是懂一些。 曾经被巴乔射失点球后落寞的背影而深深的感动,曾经很沉迷于欧文年少的意气风发,曾经为齐达内的倒地而扼腕叹息,依稀记得兰斯拉夫那精准的中长传 传说中左脚能拉小提琴的达沃·苏克,大劳得鲁普外脚背得挑传 贝贝托的摇篮庆祝,小贝标志的右脚弧线球 还有只会扑点球的塔法雷尔,老马进球后夸张的怒吼……
    就这样,我理解了莱茵河上空的啤酒香味——当一种东西像疫病一样流行的时候,我们需要也必然付出热情甚至狂热支持!

  评论这张
 
阅读(54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