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我是一只流窜于都市的狗  

2006-05-03 20:23:49|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杨志军要来了,我听到这个消息激动得一晚上没有睡好,尽管这几天我们报社举办“中国西部(兰州)首届藏獒文化节”,我已经近两天两夜没合眼了,但我还是没有睡好。在报社想请杨志军来参加藏獒文化节之时,我一直都没有出面,我知道他在写着他新的长篇小说,我怕打扰他,但是,我知道为了那些藏獒他会来的。当联系的人把他来的消息告诉我时,我几乎是欢呼着跳了起来——作为朋友,我和杨志军已经整整10年没有见过面了;10年来,我为我们能在茫茫人海里保持那份平淡却又非常可贵的友情而感动。

  认识杨志军大约是1996年,那时我在青海省军区当兵,一个只有二十岁的小伙子。那时的我常写些诗和散文之类的东西,打发无聊的生活,而杨志军当时正在青海日报文艺部,我给他写稿,时间一长两人便有了些往来。他给我的印象是不怎么爱说话,但非常善良和真诚,而我却是一个非常开朗且成天爱嚷嚷的人,这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了我们间的进一步交流。我记得,在一回我开着车去他们办公室找他,但他不在,我就把他们那里的一个编辑发动起来和我玩去了。我把车开得飞快,那个编辑忽然就对我说:“杨志军才从我们旁边过去了……”我说:“那你怎么不早说?”那个编辑说:“他骑着自行车……”我说:“我们可以把自行车放在车后面啊。”那个编辑说:“他现在可能正在创作,急着回家去吧……”我就什么地没的说了。两个月后,再去报社找他,他送了套自己才出版不久的“荒原系列丛书”给我,还告诉我:他与我一样,都是十四五岁当兵的,不过他只当了两年就回到了地方。

  再后来,他就去了青岛,而我则去了新疆。有一回,我打电话问他:“杨老师,你为什么要离开青海呢?”他停顿了一会说:“唉,说不清楚……”那时,我已经把他的荒原系列看了很多遍,被他对于高原的那颗赤诚的心深深打动,同时被他涌动于作品里的横溢才华折服。后来,我们联系得相对少了一些,也就是年节之时相互问候一声,再就是我给他当时所在的《通俗文艺报》偶尔写几篇稿子。大约是到了前年夏天,已经离开部队的我忽然看到他作客青岛新闻网,谈青岛人文,看到那些贴子,我忽然感到他就像一只来自青海高原的藏獒在海边的青岛嚎叫。但当时我并没有想到,会在两年后的今天他的长篇小说《藏獒》会在出版半年后他下发行量已过40万的纪录。我几乎是一口气读完了他的这篇小说,在泪流满面的感动里,我发现他除了与我一样有着军人的经历之外,还有着一个惊人的相似之处:不喜欢大海,但却把亿万年前曾经是大海的大漠与荒原爱到了极限!甚至,我们的经历都有些相同:先当兵,再上大学,后干报纸,再写东西——人海茫茫,有两个人能有着这样的一种经历与爱好,当然可作一种难得的缘份!

  现在,他来了,没有不去接他的道理。于是,清晨起床赶往机场,站在有些空旷的候机厅里等他,一边想着十年前他的样子,一边想着十年来自己的变化,心里反复地问着这样的一句话:“岁月沧桑,十年了,我们还能在见面的那一刻里认识对方吗?”他来了,走得急急忙忙,我向他挥手,他走了过来:“路生,你比以前黑了……”我握住他的手说:“杨老师,我记得以前你的中指上有个笔压下的大坑……”他笑了:“现在没了,现在用电脑了……”我看到,他的头发已经稀少,有一些已经变白了……

  从机场到市区有70公里左右的路,我们聊着,但并没有聊各自的生活,只是说藏獒。他告诉我:藏獒是一种高素质的存在,在它的身上,体现了青藏高原壮猛风土的塑造,集中了草原的生灵应该具备的最好品质:孤独、冷傲、威猛和忠诚、勇敢、献身以及耐饥、耐寒、耐一切磨砺。他还告诉我:牧区的藏獒不是很凶猛,在属于它的领域内非常坦然,一般不咬人,除非侵犯它主人的利益、侵犯了它守护的领地。它的记忆力特别好,很智慧。都市里的藏獒已经没了智慧,嗅觉、视觉也逐渐消退了。因为对周围环境的更换不适应,在恐惧的同时不能平静地对待周围的人群。在“醉氧”和贵族化生活中,能力、身体都退化了。

  当然了,我们也说到了狼和羊,还有人。说过了这些,同车的一位记者朋友忽然地问我:“你怎么看超女?”我身上的劲一下子就又来了,把那个几被称为超女的小女娃给批了个一无是处,这时的杨志军只是在一旁听着笑着,什么地都没有说。

  到了宾馆,有很多的记者已经等着杨志军了,但他们看到杨才下飞机,不知道怎么开始采访,于是,我们又聊到起来。这一回是一向拘谨的他主动同我说话的:“路生,十年了,你还是那么好玩,走路还是那么快,对一些事还是那么对一些疾恶如仇……”我说:“我得抨击他们,我就这个性格!”他说:“哎,你写了这么多年小说居然还不会宽容,我听见你在批评狼图腾,你可以认为它不好,但你总不能不让人家发言吧……就像你才在路上批评超女,它只是一种文化现在,你可以批评,但总不至于横加批责吧……”我笑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激动起来叭叭几下子,过了就过了……”他说:“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过了你就忘了,但别人可能忘不了……”我说:“就是,我无数次发现了自己这个毛病,但就是改不了!”他也笑了:“不过,你这种性格地挺好的……”

  接下来,我们就聊起了各自的生活。他告诉我,他每年他都要来青海,他总想着青海,他的母亲还有青海,每次来青海他都要去牧区。他问我:“那么这些年你呢?”我看到他的脸上在这时有一种难言的表情,我知道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荒原时的忧伤——虽然是在问我,但那时他已经想念起他的高原了。我叹了一气说:“很简单,每年挣些钱就到处走一走把他们花掉,回来再挣钱……”他说:“再去过青海吗?”我说:“基本上每年都去,还去过可可西里到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他说:“哎,你这个人哪……”我说:“没办法,爱了,你有什么办法……”这之后,他和我都不愿再说话。

  吃饭的时候,我知道他不喜欢那种酒桌上的热闹的人,就和会务组的同志说明了,我以朋友的身份请他吃饭。在去饭店的路上,我们两人悠悠地走着,我抬头看了兰州灰蒙蒙的天空一眼,说:“唉,人活一辈子……”他说:“别说人活一辈子没意思……”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已经三十岁了,我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他说:“三十岁以前你意识不到……”这时,我看到路面上仿佛有几片落叶跑过,我很惊讶——夏天哪来的落叶啊!他见我在抽烟,就说:“路生,你还是那样烟不离手……”我说:“想不抽了,但总想抽……”他说:“戒了吧,以前我比你抽得更凶……”我说:“他妈的这个城市!”他说:“下午去看看藏獒吧!”

  中午,我们一起在宾馆里休息了会,下午,我们见到了藏獒。他说:“路生,你知道那些被关在铁笼里的藏獒为什么总张牙舞爪的?”我说:“不知道。”他说:“他们怕……”之后,他告诉我:由于生长环境的影响,“水土不服”、记忆力丧失,都市里的藏獒情绪受到影响,显得烦躁不安。但在草原就不一样,它们可以在三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就可以嗅到其主人的味道,那里生活简单,它们能分清谁是主人的朋友,谁是来家里偷东西的贼……但到了城里,这里的味道太多、声音也太多,人也太多,它们就害怕了,他们分不清哪个人是主人的朋友,也分不清主人身上的味道是个什么样的……忽然,我看见一只藏獒用幽蓝和恐慌的眼睛看着我,我猛地一下就想起了大漠,想起了我的老家。我想,在大漠里多好啊,生与死的界限是那样的明显,甚至可以听见每一粒沙的声音;老家多好啊,老家天蓝云白、空气清醒,童年的夜晚睡在床上,我总能分清父母晚归的脚步声!想过这些,我忽然就觉得自己其实是一条狗,一条流窜于都市和狗,不是我的名字路生没叫好,而是这里太复杂——在兰州生活了7年,我仍然分不清东南西北!我恐慌吗?我害怕吗?这时我听见杨志军说:80年代,由于藏獒还未被人们认识,导致藏獒杂交化,品种不纯了。都市里的藏獒虽然被保护了,但最好还是让其回归自然,才能使其成为真正的“东方神犬”……

  我想,这城市啊,让我丢掉了多少可贵的品质,什么时候我才能去我老家的荒山野岭在一个向阳的山坡上好好地睡上一觉,然后再把那纯朴和简单捡回来,然后再永远不回来……我听见,大漠又在我的心里鸣唱开来了,我知道那是沙子的声音,五彩缤纷的沙子的声音,它能让我的五脏六腑都为之颤动……

  好在生活还赐给了我像杨志军这样一个朋友,只是明天送他走时,我又是怎么样的一个心情,十年了,君子之交淡如水,十年了,我们还是那么深爱着我们的爱……荒原与大漠离我们总是那样的远离我们总是那样的近……

  评论这张
 
阅读(107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