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今夜,让我的文字来保佑你  

2006-05-27 17:32:02|  分类: 平凡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一杯啤酒,一包红塔山,我坐在兰州铁路局金轮广场的冷饮摊上,开始想那些悠悠的往事。每个星期五,是我的休息日,夏天,我基本上都要来这里,那冷饮摊的主人都认下我了,我一坐下,他总会问我一声“来了”,然后就拿包烟和啤酒来,他知道我爱喝黄河啤酒,而且从来不用杯子。我看见坐在我对面的几个只有十多岁的小孩子在划拳,很快乐的,我想我咋就长这么大了呢?要是生命将我再返回到十多岁应该有多好。我又看到广场的那一边,一个小孩子在放风筝,风筝在高高地飞,小孩子的笑声从几百米之外传到了我的耳朵里。那时候,兰州的天空很蓝,太阳也快落山了,在这样的天空下生存在总有一份好心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偏偏在那个时候想到了何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何洁是我的好朋友,我在周四的时候才见过她的。而我认识她已经快十年了,当时,她在兰州的一家报社做编辑,我在部队当新闻干事,我常写稿给她所在的报社,在一回我去报社送稿,就把她给认识了。她很漂亮,是属于有气质的那种漂亮。都说男人色,但女人往往是以色吸引男人的,这仿佛已经是人世间一个永恒不变的定律了。第一眼看到何洁时,她坐在椅子上,穿着短裤,我只看了她一眼,就觉得她的腿的世界上女人中最漂亮和最吸引人的——这也许和我平时在部队少见女人有关。之后,我又看了她几眼,把稿子交给她,之后就想着如果能把这个女人弄到手这辈子也算是光彩照人地幸福了。何洁留了电话给我,还让我以后与她常联系,这正好有了一个让我名正言顺地接近她的理由。

  于是,我开始在写稿的时候给何洁写信,然后再把信和稿子一起寄给她。何洁也写信给我,但说的都是一些有关稿子的事情,只是偶然地一回,她给我来了封信,写得很长,把她对我这个人的看法以及感觉全都写了出来,大约有将近二十个页码。我把那信看了好几遍,最深的感触是女人就是比男人细心,能注意到生活的细枝末节,并且用这种细节的东西来打动人。但把信握在手里想何洁的样子,我却怎么也都想不起来了,只是觉得她青春的脸就像明媚的阳光一样在我的眼前和心里闪亮。于是,我下定决心抽机会去兰州看何洁,但因为我当时所在的部队并不在兰州,这个机会让我一抽就抽了三年时间。这时候的何洁大约已经二十五六岁了,我告诉她自己已经调到兰州工作了,以后可以常见面,而她只是笑。笑过之后,她说:“我请你吃饭!”我说:“还是我请你吧。”她说笑着说:“吃完了再说!”

  何洁当时带我到了她所在报社附近的一个清真酒店,在那里,她给我要了很多的菜,还要了我爱吃的羊肉。她说:“你说你的胃不好,要多吃羊肉,羊肉暖胃……”那天,她穿西装,看上去很职业,但更加有气质了起来,还趁我不注意时,提前埋单了。这让我很感动。

  再后来,我就常隔段时间给何洁打个电话,有进也约她出来吃点东西。每回在电话里我们都说得很开心,而每回约她都会爽快地答应。这种相约和通电话的时间大约进行了一年,有一天,我忽然接了何洁的一个电话,她问我有没女朋友,要给我介绍个对象。我半开玩笑地说:“要是你无论如何我都去,要是别人就算了!”何洁笑了起来:“我都结婚二年了,你还不知道啊!”我说:“怎么不早说呢,我还以为你一直都在等我!”她说:“我比你大,老妻少妇不合适嘛!”之后,问我见这见要介绍的人,我开玩笑说:“打击挺严重的算了!”她就说我一定是有了,才不见人家的。

  再后来的后来,我就和何洁的爱人认识了。我们两人一见如故,相似的性格让我们有了太多的共同语言,他常约我去他的家里吃饭并且喝酒,还说是他的老婆河洁想我了,有时让我真的没办法推辞。每回,何洁总要给我做好多的菜,然后看着我们吃喝、说话。我也常对何洁的爱人说何洁是个好女人,要他好好珍惜,而何洁的爱人总对我说,何洁常在他面前提起我,还说:“老弟,你没福气,让老哥捷足先登了吧!”那时候,他的表情总是美滋滋地幸福极了!

  大约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忽然接到了何洁爱人的一个电话,他说:“老弟,我听何洁说你会给孩子取名而且还会给人算命,我现在有姑娘了,这名字的事就全靠你了,三个字,取好了我和何洁请你喝酒!”我说:“老兄,你得了千金到现在才告诉我,太不够意思了吧!”但我却听见电话旁边的何洁说:“他在天忙得要死,懒得通知他!”何洁的爱人说:“听见了吧,老弟,是何洁的指示!”接着,我听到了他们在一起的幸福的笑,就想,漂亮的何洁能打这么个老公也真不错呢,比我强多了。

  以后,还是给何洁打电话,还是受她老公之约去她家里渴酒。而何洁的老公除了说以前常说的那句话之外,还总说一句这样的话:“这么多年,你与何洁能保持这么一份友情真不容易,有时候,你和何洁通电话我就在旁边,何洁对你那么关心让我好羡慕!”之后,他就抓住我的手说像我这样的男人难得,要是换了别人他总有百分之二百个不放心。但是,事情忽然就在周四也就是前天晚上发生了变化,下夜班的我准备回家时,电话响了,是何洁打来的,她说:“忙完了没,忙完了到广场来,我等你!”没容我说什么,她就挂了电话。我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要不何洁根本不会在这么晚打电话给我,而我再打她的电话,她已经关机了。

  于是,我打的到广场。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广场上空荡荡的,何洁一个人在那里晃来晃去像是丢了魂。我问她怎么了,她阴着脸什么地不愿说。我陪她从广场的东头走到西头,又从西头走到东头,她才问我:“你常喝酒,酒好吗?”我说:“喝醉了很难受……”她说:“你给我测个字吧!”我说:“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好字。”我说:“是不是你爱人有了什么事?”她说:“要是我现在嫁给你,你会要我吗?”我笑了,我说:“你爱人要比我强多了……”她说:“不提他了,以前我没看出来……”我看见她有些茫茫然地望了天空一眼,眼泪流了下来。我说:“何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他一个劲地摇头。接着我的电话又响了,她说:“接吧,是他打来的……”我看了一个号码,果然是何洁的爱人的号码。

  “何洁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是的,我们在广场转悠……你们怎么了?”

  “唉,不说了……都是我的错……你能保证她的安全吗?”

  “没问题,你放心!”

  挂了电话,何洁问我:“说完了?”

  我说:“……”

  何洁说:“我太不了解男人了……”

  我说:“我送你回家吧,免得你爱人着急……”

  何洁说:“难道你就这么打算把我送回家?”

  我说:“作为朋友,我只能做这些了……”

  何洁沉默了很久,才对我说了声:“走吧!”

  到何洁住的楼下,何洁说:“好吧,不用你送了,家门我知道……”

  我挥手同她说再见,我看见她在楼道的昏暗的灯光里黯然失色。

  回来我路上,我一直都在想着何洁是怎么了,但我怎么也都想不出这事情的原委,想着想着,我忽然就想为她写点了什么了。人生在世,恐怕只有文字才能把我们的情感与生活记录下来了,除了文字,也许记录情感和生活的也话还有心灵,但在生活和情感的漫漫长路上,我们的心灵往往只属于一个人,而文字则属于大家。更何况,我们的作为个体的心灵,会随着我们呼吸的停止而不再跳动,但文字永恒。我记得在我有老家,大人们出门的时候,常会给熟睡的小孩子的枕头下压一本书,说是书上有字而字是避邪的。因为这个,我常常对文字有一种敬畏感——何洁,今晚就让我的文字保佑你平安——作为朋友,我对你做的也许只能是这些了——人生在世,有什么能比祝福让人更感动和幸福的呢?

  我就这样把何洁与我的故事写了下来。一杯啤酒,一包红塔山,我坐在兰州铁路局金轮广场的冷饮摊上,天已经黑了。

 

 

  评论这张
 
阅读(98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