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菜和粮的亲情高度  

2006-05-24 15:29:04|  分类: 平凡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我似乎一直都分不清粮食与蔬菜的关系,虽然我很清楚它们都是地里长出来的,就像一个母亲生下的两个儿子,但我总是很难将它们上升到亲情与血缘的高度。需要说明的是我是个农民的儿子,对粮食我总有一种亲近感,但这同时了使我忽略了蔬菜在我心中的地位。虽然,我已经在都市里生活了十多年,几乎每次吃饭都没有离开过蔬菜。
    关于粮食的记忆始终让我刻骨铭心。1980年,我的老家刚实行"包产到户"不久,那一年的收成不怎么好,粮食缺得很,我常饿肚子。有一回,我去磨坊里玩,碰巧一户陈姓人家在那里磨油麦面,他们将没吃完的一些煮红薯片给了我。开始时,我还有些不好意思吃,但等他们都进磨坊去后,我便一口气将那些红薯片连同其间的汤汤水水吃了个干净。那是我第一次吃红薯,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那么香的红薯,到了现在,我每次回到老家还忍不住要到那磨坊前去转一转。虽说,那里面什么也没有了,石磨也不知被谁早就弄去赌了猪圈门,或者干了别的事情,但我仍要在那空空的窑洞前待上好一阵子,似乎还想吃那红薯。
    有一回,我把这事儿说给了一个我的姑父,但他听了仿佛一点儿感觉也没有。让我更不能理解的是,他沉默了半晌,近于不屑地看了我一眼:"那算个啥?你知道旧社会吗?你祖爷爷就是旧社会饿死的!"之后,他又说:"你知道三年自然灾害吗?人们把树皮都吃光了!"当时他的态度很不好,粗鲁异常,我对他有了一丝反感,但他一点也没察觉,反而更来劲了:"六零年,差点把我给饿死!"他说着一把扯起了裤腿,又滔滔不绝了起来:"那时候,只要手指头往我的腿肚子上一按就是一个小坑,那时候,粮食才叫粮食呢,才叫个香呢,你们这些娃娃知道个啥呀!"
    他说这些给我,是在一家餐馆的饭桌上。我任他发泄一通,他见我无动于衷,就把别人撒在桌上的几只饭粒捡起来吃了。他的这一举动不知为啥使我忽然觉得有些恶心,他却喃喃地说:"这都是粮食啊,让这些不知好歹的人给遭踏了……"之后,他立起身忿忿地走了。让我不明白的是当时桌上有好多蔬菜和肉,几乎没动过,珍爱粮食的他却对些不屑一顾。
    若干年后,我的这位姑父死了。听别人说,他在临死前还给自己的儿孙讲给我讲过的这些,泪水涟涟的的。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他死去之后,我反而常想起他来。以后,我再去为我的祖爷爷上坟,眼前总晃动着一个骨瘦如柴的饥饿的老人!于是,我学会了像城里人那样"打包",把在饭店吃不完的东西带到家里留给下顿,但我每回带来的都不过是些"菜",并没有"饭"。于是,我常想起一句话——城里菜贵粮贱!
   是的,城里菜贵粮贱,但乡下人的脑子总转不过弯来——粮和菜都是地里长出来和啊。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