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让博客裸露我们的心灵  

2006-05-15 14:47: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文/路生

 

5月了,昨天上班的路上,猛一抬头,忽然看到兰州的南北两山都绿了。那些郁郁葱葱的林木在阳光下极几地张扬了自身的活力,就像青春张扬着向上的生命。这时,我就觉得应该让自己的心灵也晒晒太阳、呼吸呼吸空气了,人与人之间的隔膜以及在这个城市中里忙奔的行走,常使我把自己的心灵裹得严严实实,即使在夏天它依然如果冬眠的蛇。

为什么呢?我这是怎么了?我一次次地追问着自己,却一时无法找到这中间更深的缘由。平常甚至平庸的日子让我几乎是长年冬眠着的日子已经分外地麻木了起来。大约是前几天,有人说我在暗恋某个女网友,而我写在自己博客里的文章都是写给那个女网友的情书。我没有反驳,因为我觉得那根本没有反驳的必要——在生活里,我们有多少情书难以寄出?而我会暗恋上一个女网友吗?我觉得也许我会恋但绝对不会是暗恋,暗恋在我的意识里是如果初恋一样美好的,而如今的生命却给了我那么多现实和功利的色彩,再加上我有些张扬和性格我对某一个人还能做到暗恋吗?

暗恋如果隐藏的心底的一泓清泉,正在离我们这个繁华的时代一点点地远去,看着的它的背影我只能发出一声沉沉的叹息,即使暗恋的情绪还在,又能将它寄托于匆忙的谁?想到这里,我觉得博客其实是一个很干净的地方,或者是一个很纯粹和洁净的人,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也许只有在那里我们才可以自言自语,或者很安静地与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说上一些心里的话,然后让他(她)把那些话收集起来,就当是旅途上的一种纪录吧。

昨天,我曾经在博客里写到的一位朋友去了我的博客,她看了我写的那篇与她有关的《我那瓦蓝色的灵魂》的文章,不仅给我留了言,而且还打来电话给我了。她的留言让我感到惭愧,而她的电话又一次让我感到了自己的麻木。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她在这个五一来兰州并且由兰州去青海湖时,她站在车前足足看了我两分钟,但粗心的我却因为加了三天班却在她一个劲儿地说着“我想睡觉!”她在电话里说:“你知道吗?那么多年不见,在见到你的那一刻,我都被惊呆了,你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仿佛能被一阵风刮走。我想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但让我庆幸的是那么多年了,你依然保持着自己身上那份让人嗅到田野气息的纯真……”她还对我说:“你知道吗?在兰州时,我其实很想与你单独相处一会儿,但你一直都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朋友我说让我吃惊得不知如何是好,再看她给我的这些留言:看了你写的文章,我明白了“什么叫狗屁作家再创作”,生活原本的美在你的笔下消失殆尽,你是一个空灵的人吗?你世俗却标榜纯洁,这是你的文风吗?你把个人对生活过多的揣测白描成“看起来很平实的文字”,其实如果你无语,生活本身折射的美更能撼动人心!

     我就觉得有些惭愧难当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了刻意雕琢生活中原汁原味的东西,而让它们变成所谓的文章?我怎么从来就没发现过自己的强差人意与笨拙呢?而我的博客记录下我的将是什么呢?5月了,山青了,树绿了,我还会让我的心灵冬眠吗?就让博客裸露我的心灵吧,就让我写在博客里的那些文字变成写给自己的的情书吧。

  评论这张
 
阅读(47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