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远去的羊群  

2006-05-10 20:16:0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五一长假时,回到了老家,见村里的人家把羊都卖了,理由是天不下雨,老家南边的山里已经很难养活那些羊了。看着羊儿们从黄土路上走过,搅起细细微微的尘土,我的心里忽然的了一种酸酸的感觉——这些羊儿什么时候背离过我们,而现在,它们却变成了那些养它们的人手中的一叠微不足道的人民币,就离我们一点点地远去了,而在不远的地方等待它们的却是刀子,它们在走过这一段离别的路时是怎么的一种心情?

  忽然地,我就想去老家南部的山里去看一看了,陪着我的是我的大伯,一个60多岁、在前不久才卖掉羊的失业的牧羊人。我和他一起走着,路面上有很多的浮土使劲地往我的鞋里钻,但却在和我们的身后留下一串串仿佛是我已经很多年也没有见过的清晰足迹。山光秃秃的,阳光落在上面有些刺眼,我的心沉重。大伯粗重地呼吸着,这让我想起了他当年背着毡包时的情形:

  那毡包里有时候背着的是被狼咬死的羊,但更多的时候背着的却是一只或者两只还不会活蹦乱跳却会咩咩叫着的羔羊。大伯就那样背着它们,手里提着一根牧羊鞭杆,弯着腰,沉重地呼吸着,吆喝着那些羊。那时候,大伯还年轻,不像现在这样没有毡包他的腰也是弯着的——现在,他弯着的腰让我更多的看到了一种爱,一种失去了的但却沉重得他的腰再也不能直起来的爱。我记得,到了羊圈,他常常轻轻地把那些羔羊放下来,那些羔羊就会从他的毡包里跑出来,他总会轻轻地摸摸它们,然后对它们说:“到家了,快去找妈妈!”当时,谁也没有在意他的这话,但现在想起来,但现在想起他的这话里却极尽温柔,是一个男人对于自己的儿子的那种温柔。随后,我就能看到他的脸上浮上一种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融在了因为他的那句话而变得温暖起来的夜色中。我看到那些个母羊一个个跑了过来,对着自己的孩子嗅嗅,再咩咩地叫两声,就让自己的孩子吸吮自己的奶液了……

  这是我有关羊群的最温暖的记忆。它让我现在想起来,仿佛是有种回到了一种久违的家的感觉,甚至,我觉得自己就是那只奔向母羊的羔羊,总让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心生感动。但有时候,我一想那不过是一种羊群里的爱而已,也就一笑而过了。但是,今天,我忽然地就想起了那些从我眼前走过的、一声不响的、被卖掉了的羊群,我甚至觉得它们就像从的眼前飘过的蓝天上的白云,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我想起了我小的时候和大伯一起在在山里放羊,我把一束草给它们,胆小的他们常常惊恐地望我很久,然后,其中的一个胆大地就走了走上来,把我手里的草吃了,然后,感激地看上我一会儿,然后我甚至就能感觉到吃草的那只不好意思地脸红了,然后,我就能听到羊群嘻嘻地笑着散开……我还记得,天太热的时候,它们常把头对在一起围成一个圈儿在背阳的地方避署,我抱着一只像玉一样的羔羊,让它在我的怀里睡觉;天热,我睡觉了,它也总会睡着的,但睡着的它也总会把我弄醒的,而那时,它总从我的怀里跳起,跟着羊群一起上山吃草,等它吃饱了草,也总会朝我咩咩地叫上两声,似乎想要让我再抱下它,看着它可爱的样子,再看看太阳,我就知道应该回家了……

  有关羊的记忆就这样被我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在我的眼里,它们就像一群不会说话但无声胜有声的孩子,然而,今天,它们却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我看了那些个山一眼,觉得他们就像我干裂的嘴唇一样,呼唤着雨露和水分,我的那些个羊儿永远地走了……

  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这山里还有酸酸山、呱啦鸡,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鸟儿,还有猫头鹰、黄鼠狼,还有十里飘香的柴胡和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野花……那时候,天总下雨,山里也有狼,但是现在这山里什么也没有了,我深爱着的羊像白云一样地飘走了……

  我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大伯在每年的春天会把它们一个个抓过来,剪去它们身上的毛,然后把它们的毛换成钱,再让我们哥哥、姐姐、妹妹、弟弟们上学,我上初中的时候,它们的毛已经不能满足我们的费用了,大伯就开始每年卖掉一些羊,它们也会像先前我看到的那样从黄土路上走过,搅起细细微微的尘土,一声不响地,但那时的我却从来没想到过面对它们的的钭是刀子……

  我山里,我坐了下来,我哭了,我给了大伯一只烟,我好想抱着它们中间的某一只坐下来,和它们聊聊天,但是,除了光秃秃的山和火辣辣太阳,我什么也都看不到了……我想身为人,我给那些远去的羊群做了些什么呢?仿佛,我又看到在春天还是一只小羊的它们,到秋天时已经是老大了,已经是一个羔羊的母亲了,我看见它们领着它们的孩子越过没有一颗草的山梁,默默地看了我一会走了……而我还能记得它们吗?

  山青青,我的童年一去不复返,我把我的羊丢了,它从我的怀里跳起来,羞答答地对我笑笑,永远都不回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