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抬头看天  

2006-04-04 14:41:24|  分类: 情色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

 

昨天,我遇到了一个乞丐骗子,他说他来兰州丢了钱回不了家了,要我给他一顿饭钱,我就给了他五十元,他谢天谢地拿走了。过了一阵子,我和朋友去一个小餐馆吃饭,我没想到他也在里面,见到我,他有些不自然,我说:“你不是没钱吗,还在这里猛吃啊?”他傻兮兮地笑着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就对他说:“坐过来吧,你这一顿饭钱我出。”与我一起吃饭来的朋友猛地骂了我一句傻子然后转身离去,把我一个人丢在了餐馆里。看着那个骗子在那里狠狠地吃,我就有了一种忽然想哭了的感觉——我又一次想起了我从腾格里沙漠的五粒沙子……

今天早晨,我坐在家属院花园围栏上,看了看兰州灰蒙蒙的天空一眼,就觉得心晨有些酸溜溜的了。来这里前,我看过天气预报的,说是兰州这几日的沙尘暴,在那种发酸的心情里,我想到了那些遥遥远远的往事。那时候,我手里捏着五粒沙子,是我从甘肃河西的沙区带来的,它们在我的掌心里散发着一种潮湿的温暖,我看到了它们在那种温暖里散发出了五种不同的颜色,虽说微小,但也绚丽。

我想到沙区的那个老妈妈,现在我不知道好是否还好,我是去年见到她的。她固执地守候在沙漠的边缘上,沙子每天都会把她的家埋了,但沙子每埋一次她就清理一次。她的家里只有两间房,儿孙和丈夫都搬到了别的地方,只有她一个人留了下来。我问她为什么不搬走呢?她仿佛没听到一样什么也没回答。那会儿她正在洗碗,没有水,她用的是沙子,我听见沙子与饭碗摩擦的声音,我觉得那像是在哭笑或者歌唱,但我很快又觉得不对,那声音啊——其实更像一个人的呼吸和心跳!

我还看到老妈妈的手就像是大西北冬天光溜溜的山脉,挺拔着坚硬的骨头,而老妈妈的血管就像是青色的河流那样醒目、那样清晰地晃动在我的面前,但我却听不见河水流动的声音……

“总得有个人留下来吧,在这地儿住了一辈子,这沙子都埋到我的脖子上了……”老妈妈抬头说话了,我看见她的头发全白了,脸上有很多很多的皱纹,皱纹很深,里面装着不少我再也熟悉不过的黄土面面儿了,沙漠送给那是才从外面归来的老妈妈的。

把碗放下,我听见老妈妈又说:“这沙子都埋到我的脖子上了……”我看见她抬头看了屋顶一眼,我也看见她的眼睛就像是现在我看到的兰州的天。此后,我总会情不自禁地看着这天然后再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个老妈妈,那天,我是在老妈妈的家里留宿的,我手上现在托着的五粒沙就是从老妈妈的家里跑到我的口袋里的,一年了,我常把它们像现在这样托在手上用我的汗水给它们温暖,让它们得到潮湿,但我没有想到时间久了,它们居然有了五彩的颜色……这就是腾格里沙漠边缘的沙子,它们五个小玩皮的孩子一样背着老妈妈跟我来兰州了。

我又想起了我朋友骂我傻,我不知道傻子与沙子有什么关系,我把那五粒沙丢在了空中,我觉得它们在空中划着美丽的彩虹然后落下,但我看不见。我想我做错了一件事,我就是我不应该和一个骗子面对面地吃饭,虽然我早就知道他在骗我。之后,我抬头望了天空一眼,我觉得我找到了活着的尊严。

 


 

  评论这张
 
阅读(5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