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永不说再见  

2006-04-28 15:07:16|  分类: 情色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总喜欢把再见说得响亮,这是因为我对这两个字非常的敏感,它让我伤心甚至让我流泪。

  2002年,我在一个边防连队工作,那年的冬天我的一个老班长出去巡逻时因为迷了路,被冻死在了风雪交加的边防线上。某天的上午,连队的同志们找到了他,但却没有人敢去把这个消息告诉来部队没几天的他新婚的妻子。同志们把老班长的尸体放在离部队不远的地方,一个个低着头走进了连队的营区。

  我当时是连队的文书赚报道员,我站在二楼的窗户前一直看着老班长的妻子站在风里呆呆傻傻地等着老班长回来。天刮着风,风里夹着打在人脸上很痛的那种雪粒,我看到班长的妻子也就是我们的嫂子站在风里都快变成木头的。整整8个小时,我眼睛里的泪一直没有干过——那时,嫂子并不知道老班长已经死了,她只知道老班长那天怎么都该回来了……

  就是在那个晚上,我学会了怎么才能写出好文章,我把我白天看到的这一幕连同老班长的故事一起写进了稿子,很多回,我的眼泪都把稿纸淋湿了。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当大家鼓起勇气把老班长死了的消息告诉嫂子时,她却没有哭,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下来,这让我们那些军营里的男儿都感觉到非常吃惊。

  我把再见能说得非常的响亮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当我们把要回老家去的嫂子送到车站,她只是歪着头朝我们轻轻地挥了挥手,然后从疾驰而去的车窗里给我们甩下了一句“我会想你们的”,便头也不回地走了。此后,在每年送老兵复员哭泣的站台上,我都会挥着胳膊像喊口号一样同那些被列车带走的我的战友高呼再见。也就是在那人时候,我也总会想起那个至今我仍然没有见过的嫂子——我想,我今生也许永远都见不到她了,因为,她在离开的时候对我们谁也没有说过再见。

  这些年,我一直都在东西南北地行走,每次面对那些遥遥相望之后短暂相聚却又匆匆离别的朋友,我都会给他们说;“再见!”那时,我总会下意识地握紧拳头——我相信,如果还能活着,我就能还见到他们!然而,就在昨天晚上,我和一个很不错的朋友聊天,我问她怎么看我这个人,她说:“和你在一起,我总有压力……”我问为什么,她想了很久才说:你总是爱说再见,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想告诉她我爱说再见的原因,但我很快就觉得这成了没必要的事情——我的这位朋友是一个幸福、宽容也有着完美的梦的女人,在她的概念里也许再见就是再也见不到你了,这就是两个人与两个字的理解的不同。

  忽然地,我想到了一棵树,一棵叫土匪或者寡妇的树,一棵长在我老家村口的树,一棵与再见有关的树。这棵树里有着这样的一个故事:

  几十年前,我们的村子里来了一个叫饭的孤儿,一个三十多岁、才死去丈夫不久的女人收养了他,但是,那个女人家一贫如洗养活不了那个孤儿。于是,乡亲们你一件衣服他一口馍地养大了孤儿。

  后来,村里发生了旱灾(我们当地人把这叫年馑),一些乡亲们出逃了,一些乡亲们被活活饿死了,长大了的孤儿也失踪了。但让人感到神奇的是从孤儿失踪的那天晚上开始,那些还在村里的于饥饿中在死亡边缘上挣扎的乡亲们的家门口,总会隔三差五地出现一些银两、铜钱或者干粮,正是这些东西伴随村里的乡亲走过了那个饥饿的年馑。

  正当在丰收的年头人们为那个寡妇白白养大了一个没良心的孤儿而惋惜时,孤儿却出现了。

  老人们告诉我,那是一天夜里,从远处归来的孤儿敲开了寡妇的门,那时候寡妇已经快老了,孤儿给她背来了很多的银子。但寡妇连看也没看那银子一眼,只对孤儿背着身子轻声说了句:“你给我走……”孤儿给寡妇跪了下来:“让我叫你一声娘吧!”之后,起身离去。不久,寡妇在村口的哭声划破了夜空,人们看见她在村口的那颗树前变疯了,而树上吊着的是孤儿的身……

  大约是在解放后,人们才终于弄清了当年失踪的那个孤儿原来是在外面当了土匪,而乡亲们家门口出现的那些铜钱、银两和干粮都是他送来的。人们说,孤儿之所以上吊是因为感觉到自己做了土匪而作孽太重……于是,人们给那棵树命名了土匪树,当然也有人叫它寡妇树。

  上百年了,那树一直都长在我们村口,乡亲们从来也都没有产生地砍掉它的想法。大约是前年,我回到老家,和我的一个远房爷爷坐的土匪树下聊天,爷爷告诉我:“其实,那人土匪那晚离开寡妇家的时候,还对寡妇主了一句话:‘娘,我走了……’”我问爷爷:“那土匪为什么不对他的寡妇娘说再见?”而爷爷只是对我笑笑。

  想到这里,我就看见那个和我聊天的女人给我发了一个仿佛是有些郁闷的表情,我叭叭叭几下就给送出了这样的发言:我向你保证,以后永不说再见!接着,我仿佛看见当年那个和我在树下聊天的爷爷还是那么笑着,但这回他却慢条斯理地对我说:“你要走就走,为什么要把再见这两个字留给女人,让她们伤心?”

  其实,我的这个爷爷去年的时候已经死了,我想,我能听见他这么对我说可能是因为我长大了,懂得了什么是女人的心。而将来,我还会对再见敏感吗?


  评论这张
 
阅读(78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