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青海湖观鱼鸥育雏全过程  

2006-04-27 16:11:14|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知道怎么贴不上去图了,请在这个地址看我们的图片http://bbs.culture.163.com/board/rep.jsp?b=jzl&i=11795

 


  文:路生  图 :祁晓峰

  青海湖观鱼鸥育雏全过程 - 路生的博客 - 路生的博客

  孵化

  去年4月,我和青海摄影家祁晓峰,一起来到了我心慕已久的青海湖。我们在那里断断续续呆了近半年时间,用祁老师的镜头和我手里的笔,记录下一种叫鱼鸥的鸟儿生育“子女”的全过程。尽管,我们在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之上,风餐露宿许多个夜晚,但面对碧蓝碧蓝的青海湖,想到自己将所做的事情,我们的心情不知有多么兴奋!



  安家青海湖

  4月的环湖草原一片洪荒,高原的空气还流淌着阵阵寒意。但鱼鸥已经陆陆续续地从南边赶到青海湖了。我们看到它们在湖心的岛屿上筑巢安家,忙得不亦乐乎。祁老师虽从事摄影,但对青海湖鸟类的了解一点儿也不亚于内行。他告诉我,这种鱼鸥属于海鸥的一类,它们在青海湖同我们一样,要呆近半年的时间。这期间,它们的主要食物是青海湖中的鱼。我注意到,它们的嘴的颜色是一种坚硬的黄色,但在嘴尖稍后些的部位有一道黑色。它们的嘴闭着的时候,那道黑色仿佛是一道钢筋紧勒着它们的嘴。它们的头是黑色的,眼睛圆溜溜地闪着光。除了翅膀和尾巴是暗灰色之外,体表其余部分的羽毛全是白色的,像是寒冷的洁净的雪一样惹人喜爱。

  到了4月底前后,安好了家的鱼鸥们开始产蛋。这期间,它们白天在青海湖的湖面和岛边的沙滩碎石间飞来飞去的,青海湖的鱼那时已将它们喂得很肥壮了。

  我发现所有的鱼鸥大多成双成对,像是恩爱的夫妻。我问祁老师,假如有“第三者”出现了怎么办——比如,那“家”的公鸟看上这“家”的母鸟,或者这“家”的公鸟看上那“家”的母鸟。祁老师对我只说了两个字:“决斗!”我在耐心地等待中,终于看到了这一场景。我记得那是一天中午,第三者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它气势汹汹地走近了另一只公鸟,它的“妻子”和那只公鸟的美丽的“妻子”都伴随在它们的身边。它们的决斗是在很短暂的对视之后开始的。它们不停地嘶叫着,攻击对方,时而飞起,时而落下,带勾的嘴巴张得老大,只有在接触到对方躯体的那一瞬间才猛然闭合。我看到血液染红了它们洁白的羽毛。祁老师告诉我,“第三者”若胜,它将会得到它想要的母鸟,而失败者只能另觅“新人”或孤单地生活了。所幸的是,我们那次看到的是“第三者”的失败———它被那只公鸟驱赶着落荒而逃。让我有些不解的是,它们的“妻子”对它们的决斗表现得十分冷漠,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雏鸟出生

  5月中旬左右,鱼鸥开始孵卵。它们产蛋的数量一般只有四五只,不像斑头雁要产十来只,也不像斑头雁在孵卵前将不能孵化的蛋从窝里挑出去。我注意到,孵卵一般由公鸟和母鸟相互交替,轮流工作,而且还有固定的时间。祁老师告诉我,这时千万不能打扰鱼鸥,否则,它们会舍“家”而去,哪怕是异类鸟儿。

  孵卵的鸟儿静卧在那里,目光中多了一份警惕,仿佛一丝寂寞与凄凉,湖风吹过来,它们的羽毛有一丝零乱……这段日子,它们的“爱情”完全没有了那种卿卿我我的感觉了,出去觅食的鸟儿总是一副急急火火的样子,仿佛时刻都在牵挂着它在岛上的那个家。公鸟回来,母鸟出去,它们总是那么守时,只要到了时间,觅食的鸟儿即使饿着肚子,也得赶回来替换它的“另一位”。

  就这样,半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雏鸟终于破壳而出。在真正接触到阳光与空气的那一瞬间,它们将头伸得老高,嘴也张得老大,一副婴儿刚出生时的模样!但我不知道它们是在哭还是在叫。之后,它们开始变得急躁和不安了起来,像是焦急地等待着“弟弟”或“妹妹”的出生,又像是很难适应所生存的这个社会。

  含辛茹苦的鸟妈妈

  鸟妈妈开始变得深情了起来。那时,它总是站在自己的窝里,将两只翅膀垂落下来,将身躯形成房子状,一任自己的“孩子”在那里面玩耍、戏嬉。那时,它也总将一般不会低下的头颅垂于双足前,仿佛是在亲吻着自己的“孩子”,或是对它们温柔耳语。那时候,我们似乎还看不出它成为母亲的骄傲与幸福来。含辛茹苦地哺育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我们看到这时的鱼鸥开始不停地飞翔于湖面,而当它捕得并吞下一条鱼后,便迅速飞回“家”中,而后,静静地守护在“女子”的身旁,等它们饿了的时候,再将鱼吐出来喂给它们。

  这一过程完全可以说是艰苦卓绝并且感人肺腑的。一条鱼要被一只鸟儿从腹中吐出,是何等不易!大鸟儿一次次将脖子伸得长长的,嘴张得大大的的,其间它们所承受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更让人感动的是,大鸟吐出的鱼不能落地,因为那样会使鱼体沾上泥沙,会影响小鸟的健康。大鸟在将腹中的鱼吐出并滑落嘴尖的那一瞬间,必须将鱼儿叨住,然后送至小鸟嘴前。小鸟食鱼速度极慢,时间久了,大鸟很难坚持,于是,不得不将鱼重新送到肚里,休息片刻后,再次吐出。如此反复,直到小鸟食完鱼为止。这样的哺育方式不仅感人,而且大鸟体内的唾液能利于小鸟消化,使小鸟尽快长大。

  大约半个月后,鸟妈妈开始带着小鸟活动了,它们常去邻居的领地上“串门”。我们还看到了两只鸟妈妈“对话”的情形,它们面对面,都张着嘴,仿佛是在交流怎样带好“孩子”。而那时的小鸟一个个躲躲闪闪地出现在它们的身前身后,像不懂事的顽童一样调皮。那时的鸟妈妈可幸福啦,沉浸在平凡的幸福中,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大约两个月之后,小鸟就逐渐学会飞翔了。这时,它们便各自为营,开始组建新的“家庭”,与大鸟分家了。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它们从此不再认自己的“父母”为亲了。有时,“父母”若侵犯它们的领地,它们同样会发起攻击。到了9月份,鸟儿们开始结伴成群陆续离开青海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湖心岛空空荡荡的了。

  那时,青海湖的涛声也变得深沉有力了起来,那湖水仿佛知道冬天就要来临了。望着由碧蓝变为深蓝的湖面,我想,那些生在青海湖并在青海湖长大的小鸟儿,还能见到它们的“父母”吗?明年,它们还会来青海湖吗?那些小鸟以后再见到自己的“父母”还能认识吗?

  祁老师告诉我,那些鸟儿全都去了南边,最远的能到印度。

 

  评论这张
 
阅读(58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