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我们为啥把死者未了的心愿交给羊?  

2006-04-15 09:39:40|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核心提示:
  领羊是西北的一种民俗,就是生者把死者未了的心愿交给一只羊。但我们我们为什么会把死者未了的心愿交给一只羊?我们因为羊对我们的忠实而忽略了它的多少内涵?而这是狼能完成的吗?




  我觉得,所谓图腾,它是一种精神领域的东西,它是看不到的,说它是内在的也好。狼图腾是草原民族所崇拜的,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因为“狼”这一图腾而不再热爱羊,相反地,他们对于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感。我在前一篇文章里提出我们有没必要提出“羊文化”这一概念,随后,我发现这种文化它不仅是我们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而且还是始终与我们相依相随的。

  我在我的长篇小说《怀念羊》里写到过这样一个故事:

  王平川买的羊被牵到了路张氏的灵前,在金马塬将这羊叫情羊,而情羊是要领的。人们将羊团团包围了起来。羊站在人围成的羊圈中间,欲逃无路,目光慌恐无助。

  王平川先是给路张氏烧了一厚沓阴府银行的纸钱。而后,深情地凝望起了那只大肥羯羊,说:“妈,我平时照顾你少了些,但我也给你洗过屎裤子,从你的沟门子(方言,即肛门)里掏过屎……”

  那羊似乎有些不解地看着王平川。

  王平川又说:“妈,你要走了,我很想对你说句话,嫁给路在贵让我受了好多年苦……他把我的一个儿都给我弄得不见了……”

  那羊的目光微微有些愠怒。

  王平川接着说:“妈,你不知道,路在贵从来就没爱过我,我想不通……他和我睡在床上还想着别的女人……这些年,他什么活也不干,整天和路之珍在一起下棋,前些年,他也是什么活不干,只当队长,在家里也当队长……”

  那羊发怒地撞了王平川一头。

  王平川有些害怕,不敢再讲下去了。

  人们开始与羊说话。

  “你老人家就领了吧,难得你小儿媳我这份孝心!”

  那羊无动于衷。

  “你老人家是不是放心不下你这个儿媳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就放心好了,这些年你孙娃子路之乾做生意,人家对人家妈好着呢!”

  那羊爱理不理。

  人们继续猜测。

  在各类猜测中,那羊似乎有些失望,它急躁了起来。接着,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开始环顾四周的人们。

  最终,那羊将目光落在了路在贵的脸上,深情地凝望了我好长时间之后,用头抵开人群径自朝路在贵走来。人们仿佛是看出了那羊的心思,冲路在贵大声嚷了起来:“赶快给你妈跪下!”

  曾为军人的路在贵,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场合的,但是没办法,谁让那羊朝他走过来呢?于是,他只能“嘿嘿”地笑着很不自在地跪在了那羊的面前。

  路在贵说:“妈,我这人是无神论者,你就痛痛快快地上路吧……”

  那羊舔起了路在贵的面颊,眼中流出了两行清洌洌的泪水。它仿佛是在向路在贵告别,但又不完全是,它的目光告诉了路在贵,它是爱路在贵的,仿佛还有许许多多的话要对路在贵讲,但这却使路在贵有些惊慌。

  人们被惊呆了。

  那羊就那么温情地舔着路在贵的面颊,含泪的目光把路在贵的影子照进去,让路在贵沉浸在它的悲伤和无奈之中的同时,也让路在贵感到了它对他关爱与仁慈。

  路在贵没有想到一只羊会这般通人性。尽管,他从不相信神鬼和迷信,但在那个时候,他不能不相信那羊和路张氏有一定的联系。他在那羊的身上路张氏的影子。他把双手伸向那羊,那羊猛地一跃,将两只前蹄踩在了他的手掌上。他一用劲儿把那羊托了起来,几乎快要让它站立。这个过程非常迅速,那羊惊喜而且欢快,表情如同一个小孩子一下子被大人抛在了空中,然后稳稳当当地接住了那样。

  路在贵就这么重复着和那羊玩开了,并不由自主的兴奋了起来,好像这并不是在路张氏的丧事上领羊,而是在向人们表演一种从未搬上过舞台的文艺节目。之后,那羊将它的面颊靠近了路在贵的面颊,并用两只前蹄夹住了路在贵的腰部,仿佛是同路在贵拥抱似的。就这样,路在贵在那羊的拥抱中落下了泪水。他想,羊你好伟大并且富有感情呀,这恐怕是当今社会上一些人永远无法到达的一个境界吧!接着,他听到了那羊的呼吸声,“呼噜呼噜”的,仿佛路张氏活着时喘气那样……

  路在贵哭了,路在贵说:“妈,我知道你在想我两个哥哥!”

  那羊听了路在贵的话,走到人群中间,哗啦啦一抖身子那羊就“哗啦啦”一抖身子,如释重负。接着,路在贵听到人们几乎是欢呼着说:“领了!领了!”

  ……这是一个故事,但它并非凭空而来,路张氏是我在小说里写到的一个苦难的女人,她在死的时候,仍然没有记忆自己离家多年已经杳无信息的大儿子,而领羊则是风行于西北大地的一种风俗,很多作家也都写过,在这中间,我们应该看到的是人生最后一站的许许多多的遗憾,但能引起我们思考的是:为什么我们的那些心愿会通过一只羊来完成,而不是一条狗或者别的什么。我个人的理解可能有些浅显,我期待着更多的人能给于此自己的看法,在这里,我先将自己的观点说出来。

  我认为,羊与人类相伴了那么多年,它至少与人类在某些方面是相通的,我得讲一个故事:

  我的一个远房的叔叔出生后母亲没奶,家人为他卖来了一只才产后不久的山羊,那时候不像现在有奶粉之类的东西,家人就为我的那个叔叔每天挤羊奶吃。刚开始,那山羊有些不愿意,总是不好好给我的那个叔叔给奶吃,总是偷偷地把自己的奶给自己的小羊吃,而它的奶却不够我叔叔的小羊吃的份量。于是,我叔叔的家人就强行把那山羊和它的小羊分了开来,没多久小羊就死了。我奶奶说,小羊死后,那山羊在小羊的身边一直闻着小羊身上的气息,整整一个下午,都那么闻着,眼睛蓝旺旺的,让人看到心痛。直到天黑的时候,我叔叔哭着要吃奶,家人才把它牵到屋里。我奶奶告诉我,打那以后,那山羊就住在那屋的炕沿下不走了,一听见我叔叔的哭声就忽地跳上了炕,随时都准备着给我叔叔奶吃。

  我觉得,这是羊的一种母性,它在很多动物和我们在人类向上都有体现,我们能看见。但活着的人为什么把一个死去的人未了的心愿交给一只羊呢?我认为,这与羊从来都没有伤害过我们人类有关,我们常说狗对人是怎么忠实,但狗的忠实是仅限于它的主人,我们也常在电影或者电视上看到这样的镜头:有钱的人常放出他们放的狗来咬叫饭的穷人。我们把那狗叫恶狗,进而把不分事非就帮坏人办事的人称为“狗腿子”,但多从来用“羊腿子”或者“恶羊”来骂人的,羊腿子只能给我吃。一个连自己的血肉都给了人类的动物你能说它不是衷实、伟大的吗?更何况,羊给我们的何止血肉,羊毛我们用来加工衣服、羊皮也被我们当衣服穿,但我们却对此视而不见,很少听到有人赞美它。这是为什么?我一直都想不通,也就只能在这里为羊鸣不平了。

  羊皮、羊毛、羊血、羊肉这些在很多人的概念里仿佛已经是羊的全部了,但是,许多年以来,我却一直在留意着羊的另一样东西——羊角。羊角能干什么呀?我在青海时曾看到有人把它们加工成工艺品来卖钱,很贵的,但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个,我觉得它是一种语言,是羊用它的骨头告诉我们的一种语言。请原谅我这么理解,我从来也都没有听到过羊说话,但我想如果它们有一天开口会说话了,它们一定也会照我这么说的——羊角是一种语言!

  这些年,每当我摸到羊角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抓住的并非一只羊角,而是一种雄性美的实体,或者说是实实在在的雄性美,这使我感悟出了这么一个道理:人会说话而羊不会,人可以用语言来展示自身之美,这里头缺少的是一种实打实的东西。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可以用花言巧语来骗取一个女人的芳心,而羊不能,它们必须将自己最坚硬的骨头暴露在肌肤之外,并以此在羊群中称雄霸道,赢得母羊的欢心。因此,羊角就是一种语言,只有公羊才有的真实的语言。但是,我们人类却没的让很多的羊把这种语言发挥出来,我曾经在老家甘肃一户养羊人家里看到,春季,他们把很多的小小的公羊赶出羊圈,然后把他们骟了。我看到羊的睾丸白花花地落了一地,那个骟羊的主人对我说:“等会吃这东西,大补啊!”过了一会,他真的把那些羊的睾丸煮着吃了。他再三让我吃,但我怎么也都吃不下,我想,如果一只公羊失去了角,那么,它将意味着失去与母羊交流的机会,这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人却用刀割去了这羊的生理功能,这羊角也便停止了生长,如同半截朽木,毫无生机可言。这对一只羊来说,是一件极为不公平的事情。那些小羊的角啊,它们完全可以长得茁壮、锐利同时优美无比。但是,羊对此却没有一点儿怨言,就连队刀子插入它们的身体时,它们也都是平静对待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一样动物面对刀子时,像羊一样坦然。你也许会说这是羊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但狗为什么会有?你也许会说那是狗比羊聪明,但驴总应该比羊笨吧,它们也有这种意识啊——我曾经见到一头驴儿在被杀前,看着主人拿出的刀子浑身在打抖!

  现在,应该是回到我说的活人为什么要把死人未了的心愿交给一只羊了。我是在想,一方面这是因为羊从来没有伤害过我们人类,另一方面在我们的文化里有着一个这样的概念:活着的时候如果你不干好事情,死了你就得下十八层地狱。而在我们的文化里还有着这样的一个词:替罪羊。通过领羊这一风俗我看到的是我们人类让在我们中的一些人死去的时候还让羊这个跟随了我们不知道多少年的动物为替我们受十八层地狱之罪!

  这就是我们和羊,我们更多的离用它并让它们给我们替罪,难怪,西北一带死了人的时候,总要多杀几只羊!我想起了高尔基说过的一句话:在沼泽地里住都会往土堆上爬。正因为羊的无怨无悔,才使我们忽略了羊的很多实质性的内涵,而这些并非狼能够完成了的。因此,我们必须重新审视羊。

  关于狼和羊我还会进一步论述,我会把这两样东西与我们男人和女人联系在一起,也希望更多的朋友参与进来。上篇文章:《我们有没必要提出羊文化这一概念?》链接地址:
http://www4.blog.163.com/article/-MsCn-sGwIYp.html

也欢迎朋友们来我的博客讨论这一问题,给我留言。留言板地址:http://www4.blog.163.com/article/-MsCn-sGxwX6.html

我会把我们的讨论这收录成书的

 

  评论这张
 
阅读(90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