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父亲那个人……  

2006-04-11 09:08:30|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5岁那年,农村才行联产责任承包制不久,但收成空前好地好。

春节来临前,父亲和我赶着毛驴车,车上装满了麦子。父亲说,要磨一些上好的白面,让母亲给我和弟弟蒸白馍馍,一家人好好过个年。父亲还说,要从供销社里买些布回来,给我和弟弟每人做件新衣裳。父亲盘算着口袋里的钱,又说,如果可能话给母亲也弄一件。那毛驴兴许听懂了父亲的话,也一路欢快地奔跑着,四蹄间扬起细细的尘土。

父亲坐在车前,不停地打着响鞭,系在鞭稍上的那溜红布在空中开成了鲜艳的花朵。

那会儿,父亲真的好威风。

磨面的人很多,秤过斤数交过费用,我们只有等。

父亲将毛驴拴在车辕上,又弄了些吃的草给驴儿,带我来到了供销社。

临近年关,买东西的人很多,我紧拽着父亲的衣摆,怕走丢了。

父亲非常慷慨地拿出二毛钱,要给我秤大豆。

售货员端起天平上的瓷盘,双手夹着抖了抖,大豆便欢呼着落入了父亲撑开的口袋中。之后,父亲又把那些大豆全部装入了我的口袋。

那是父亲第一次买大豆给我吃,我高兴得手舞足蹈,只是大豆很少,总共也不过两把。但这之后,我觉得这供销社里卖的大豆远比母亲做的好吃。在吃最后一颗时,我甚至觉得那大豆有点象童话中的宝石,红红的,很是好看,竟然有点舍不得咬碎它,让它进入自己的肚子了。

布料的品种和花色都是齐全,但父亲无一例外地嫌贵。好不容易,父亲才找到了一种蓝色的卡子布,但父亲却把钱弄丢了。

售货员说:“你这人一点也不小心!”

父亲说:“我怎么知道会……”

售货员收起已扯好的布,看了狼狈的父亲一眼:“快去找呀!”

“刚才还在呢,刚才我还给娃买了大豆!”父亲推开人群,不要命地呼喊了起来:“谁捡到我的钱了?谁捡到我的钱了!”

父亲当时的样子有些吓人,我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但父亲根本顾不了我,找钱才是重要的。

我不小心撞在一个人的腿上,重重地跌在了地上,爬不起来,就在那儿没命地哭开了。

一只温暖的大手扶起了我,又说了些好听的话给我,但那大手不是父亲。这使我站在供销社门前的墙跟下,又一次没完没了地哭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父亲回来了,拉起我的胳膊向磨房走去。我感到父亲的手很是无力,软得没了骨头,而父亲的身子也仿佛被什么东西抽空了,轻飘飘的。

“坐下,儿子。”父亲在车辕上坐了下来,那是我第一次这么称呼我。之后,我觉得父亲有些可怜。

“我们的钱再也找不回来了……”父亲说着用我的大手摸了摸我的头。

我止住了哭声,但眼泪还在往下流.

那毛驴儿停止了咀嚼,有些怅然也望着我们,就差没像我那样流泪了。生活已使它与我们同命相连。

父亲丢下我走了,无声无息的。

我知道父亲不是去找钱,钱已经被父亲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我径直坐着,望着毛驴的眼神,忽然就把驴儿的头紧紧抱在了怀里。

父亲是天快黑时才回来的,那时,我已被冻得有些麻木了。

我看了一眼父亲,忽然就低下了头。

我感觉父亲还在看着我,在用目光温暖我,但我怎么也不敢抬头看父亲。

那时候,夕阳从侧面照着父亲的脸,父亲的鼻梁把一个巨大的阴影贴在了面孔的一侧,这使父亲那见不到阳光的半个脸显得更加地粗糙和黝黑了。

父亲就那样看着我,用目光问我饿不饿。

我的肠子“咕咕”叫着,但我不能对父亲说。

我鼓励自己变得坚强些,但不争气的眼泪却再一次流了下来。

父亲有些慌张地摸起身上的衣袋,那慌张使父亲与做错事的孩子面对大人毫无二致。

忽然,父亲摸出了一颗大豆,一颗宝石一样的大豆!

父亲把大豆捏在手上犹豫了一下,面后剥起大豆的皮来。

大豆在父亲秃秃的指甲下叭嗒叭嗒地响着,一点点地呈现出金黄的颜色。

父亲的手很是粗糙,一看就知道是干粗活儿的,但那会儿父亲却把那大豆的皮剥得仔细而又仔细,仿佛生怕弄坏了那大豆,哪怕是一丁点儿。

我看见父亲的手指破了,被大豆皮弄破了,红红的血一点点涌出来,汇晶莹剔透的小豆儿。

父亲一不小心,那血豆儿便破了,碎了,沾在了大豆上。

父亲把那大豆递给我:“儿子,吃吧!”

父亲的语气很是无奈,却有种非常大气的悲伤。

我接了过来,但只把那大豆紧紧地握在了手里……

我们磨上面已是第三天凌晨四点钟了。父亲对我说:“儿子,回吧!”

夜很黑,我看不清父亲说那句话给我时的表情。

我跟在驴车的后面走着。

出了加工厂,我开始担心驴儿是否能分辨清道路。

没有一丝风。星星在遥遥远远地闪烁,驴儿的呼吸出奇地响亮。驴儿一定同我一样非常饿,我能感觉出驴儿已经出汗了。

翻过上庄坡,我们来到塬上。泥土清纯的气息弥漫开来,干冷干冷的。

我猛一回头,看见一片忽闪忽闪的灯火,灯火距我时远时近,却又一样地明亮。我不由地想起了传说中的鬼火,仿佛那灯火下有无数个鬼露着狰狞的面孔,朝我突奔而来又转尔远去。

我想对父亲说我怕,但却没有。我想父亲说不定也看见了那鬼火,说不定也在怕。

我紧紧地抓住了父亲的衣摆,感到了父亲温暖的体温。

驴的蹄儿叩击地面的声音轻脆悦耳,仿佛是在为我壮胆。

我们回到家已是第二天早晨了。

我把那枚沾满了我的手汗的大豆递给父亲。父亲惊愕地看了我一眼:“你怎么不吃了它?”

我没有回答泪水就流了下来,我对父亲说:“那上面有你的血!”

……父亲,就这样于我的生命之初站成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他是一个比我高大的男人,也比我帅,当然了脾气也比我好多了。关于他,值得我写的还有很多,但我总觉得只要我记住这一个故事就够了——他啊,老实得宁肯花一下午时间去找一颗大豆,却不知道用那一驴车的米面为自己的儿子换一碗面条吃。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我成长的经历里,他没有给我留下任何可以用他自己的语言来表述的所谓人生哲学,但每每想起这个故事来,我的心中就会生出许多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60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