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人活着,就是一口气  

2006-04-10 17:47:11|  分类: 情色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活着,就是一口气

/路生

 

 

我总像个傻子,弄一些别人不喜欢弄的问题,谁都知道人活着就是一口气,但我偏偏要探下这里面的究竟。我把这个问题告诉我只有5岁的外甥,他说:“舅舅,你真是个傻子,人要是没气不就死哩?”我笑笑,我知道事情并不像这个孩子说的那么简单,这是个理,是要思辨的,就像吃饱了不饿是一个需要我们长时间实践并且明白过来,进而将它用到生活里的浅显道理。

人活着,就是一口气。那天,我在朋友的家里看鱼,朋友养的那几条普通的金鱼游在水里很是漂亮,朋友正在为它们喂食,之后充气。我不喜欢看朋友劳累的样子,但我却爱看那些金鱼。我问自己:金鱼知不知道我此刻在欣赏它们的美丽?鱼儿会不会哭?谁是它们的上帝……我的这些问题当然是得不到鱼儿们的回答的,但我不小心看了朋友一眼,她是这些鱼儿的上帝,而在过去,我总问自己上帝是个什么样子。劳累并且快乐着的朋友,使我一下子明白了啥是个上帝:奶奶啊,上帝原来是个美女,成天只知道为人民服务!

我又看到了那些鱼,它们都游在水里,但供它们游动的水却使我想到了在戈壁滩上见到过的地气,一层层地向上升着,紧紧地依着地表,像是湖泊的波纹,好看得要死。我接着就把当年在戈壁里生活的我联想成了一条游在水里的鱼,我问我自己:“当年游得好看不?”但我却不知道,我一抬头,看到身边的朋友看着她的那些鱼在微笑,我想我当年一定是一只鱼,一只游在戈壁里的鱼,我之所以没死,是上帝给了我水和氧气以及粮食,而勤劳的上帝那会儿看着我一定是像朋友现在这样是微笑的,因为我没有死,所以我游得总是好看的。

感谢上帝给了我活着的那口气,我是一只呼吸着空气的鱼,没了空气我会死。

 

 

下午,在家写了一些狗屁文字,接着看书,是汉代王充的衡论。书上说王充是个极其聪明的小子,6岁时开始在家读书识字,但后来因为家贫买不起书,就成天开始在洛阳的街上闲逛,但到书摊上他一翻书就能把书上写的东西记下来,就这样,他弄通了百家诗经,还写了一篇《大儒论》,以汉代大儒自命。

我是最佩服聪明人的,于是就读了下去,忽然就发现这个人很有意思,也找到了人活一口气的出处——此前,我总以为那是民间的一句俗语。书上说,王充针对汉儒们提出的提出了气的一元论思想,说是气天地间最基本的元素,所谓“天地间含有自然之气也”。他还说,气凝为天地,天地是有形的东西,星辰是在天地之上,像地上的宅舍一样,没什么神秘的。

嘿,一个汉代人能把天地看得这么透彻,多聪明啊,天上的星星像地上的宅舍一样吗?人家一千多年前就想到了,我怎么一千多年后还没想到呢?好奇啊,我真想带个女人上去住住,但是,不现实啊,我从另外的书上看了说是那些星星上没有气,而我上去就会死的,再带个女人就成了垫背的,好歹人家也是一条命啊,不能那么跟着我死。

又接着往下看,王充说:“阴阳之气,凝而为人,年终寿尽,死还为气。”我忽然地就觉得有一团气来了,我知道那是王充死了的气,我抓住那气猛地同它握了个手:“老王啊,朋友!”接着,我告诉老王,我虽然傻,但我在没有看到他的书的时候,就弄清了一个问题:人是天地间的一根天线,总吸收着大地与天空的灵气,身体像个电视机不断地上演着精彩的节目。但是,你知道的,老王他虽然提出了“精神依倚形体”这一伟大的哲学命题,但他现在已经死了,已经成了一团气,他不可能与我做太多的交流,我所表现的一切不过是自言自语。于是,我心里唠叨着一个气字,我开始想我经历的那些仿佛已经很是遥远的往事。

 

 

我首先想到是我小时候的一个邻居,一个如花似玉的阿姨。那时,我去她家玩,她总坐在窗户边的亮光处绣花,我不知道她绣的是什么花,但我现在想起来那些煞费苦心都是活的,芬芳美丽。但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她却死了,在我十四岁当兵的时候,我记得,我出家门的时候,人们抬着她的尸体准备埋她去。我听见很多的人都说她死得可惜,送我的奶奶还说了一句:“一口气没出来,憋在心里就这么死了……可惜、可惜……”我说过我是个傻子,爱琢磨一些傻傻的问题,我就把这句话记下了,当了十多年兵,我在没事时总是在我奶奶的那句话里想起那个阿姨的死,我想一口气就能弄死一个人吗?那个阿姨憋在心里是个什么气?后来,我弄清了那个阿姨的死因:她生了两个女孩儿,没儿子,但我们那里的人们很在乎这个,有一天,他的爱人在外面和别人下棋,人家说了句:“你这个绝后的东西,还有脸下棋!”那个叔叔就和别人打了起来,他打不过人家,气得口吐白沫,回家不久就死了,阿姨因为叔叔的死开始与人打官司,但直到她死,她也都没有打赢。曾经的我虽说为阿姨惋惜过,但总想着她不至于打不赢官司就死啊,始终没有弄清我奶奶说的那口憋在阿姨心里的气。

但那会想到这个经历的时候,我下子就想到了叔叔死后,阿姨带着她的两个女儿走在我们老家那段山路上的情形:那段时间,她明显地老了,头发白了不说,走路的时候我还仿佛能听到她的骨节发出的声音。见了我,她依然热情,依然笑得灿烂,但我听说她在家里常常不吃饭……终于,我弄明白了,气啊,这个东西能把人憋死——我想阿姨如果还活着,那一定是她的官司打赢了。唉。气……

 

 

晚上上夜班,下班晚了,一个人往家里走,忽然地就从一个小巷子里冒出个醉鬼来,他碰着了我,是我首先对他说了对不起,但他还要伸手打我,正好,在单位受了些气,我得出出,于是,一抡胳膊和他干脱了,他给了我几拳,我踢了他几脚,几个回合下来,我们不分胜负。忽然,他拿起路边的一个酒瓶朝我砸了过来,我一闪,瓶子砸在了电线杆上碎了,但他却抓起利器一样地瓶嘴朝我刺了过来,眼看我的脑袋就要被戳着而又躲闪不及,我赶忙用双用顶住,血就那时我的指缝间流了出来,我一点儿也没同情心地一仰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他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我踩着他拳头轮圆了收拾他,但很快,我发现自己落在他身上的拳没有力量不说,还颤了起来,之后,我发现我的手掌全破了,两个指头也快断了。我这才丢下他往医院里跑,给我包扎的是我当护士的表姐,她唠叨个没完,说我三十岁了还像个二百五还和人打架,我向她讲明了事情的经过,还说:“这口气出美了,你不知道我把那家伙开到地上就差没弄死了!”我表姐结结实实地骂了我一句:“你再出你那二百五气,小心把你的命搭进去!”

我看见我的血被我表姐擦干净了,我的手上包上了洁白的纱布,我在心里骂了一句:“姐姐的,又和气扯上了关系!”

 

 

回到家已经天大亮了,我的外甥在阳台上背书,是我给他安排的那首诗: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然塞苍冥。

穷时节乃现,一一垂丹青。

 

听着外甥背,我忽然地就想:文天祥啊,你个老文,原来你诗里的东西都是弄个人家老王的,啥是个正气啊,你说说!但我一不小心却把后半句给说出了声,惊动了我的外甥,他跑了进来热乎乎地朝我扑了过来,我怕他弄新旧我受伤的手,慌忙躲闪,他瞪在了眼睛:“舅舅,你的手怎么了……”我咧着嘴对他笑笑:“舅舅想出口气,但没弄好,把自己给出伤了!”我外甥听了扑腾起了他的大眼睛问我:“痛吗?”我说:“舅舅不痛!”但我一脱衣服却忘了手受伤的事儿,痛得在地上跳着叫出了声。我外甥说:“你不是说不前痛吗?”我说:“都快断了能不痛吗!”我外甥看了我很久,说了句“舅舅,我得给你出口气让你不痛”就回到阳台上去了。

我想睡,但却睡不着,就开始用几个还能用的指头敲这篇稿子,很长时间过去了,我猛地发现阳台上的外甥没了声息,跑过去一看,老天,我的外甥居然把我养在阳台上的鱼从水里捞出来吹死了!我想收拾他,但他却说:“舅舅,你的手不痛了吧,我这口气给你出得好吧?”

我哭笑不得,只好对他说了一句:“人活一口气,你娃随便吹!”但我哪能想到我外甥又把昨天说给我的那句话给我端了上来:“舅舅,你真是个二百五,没气人就死啦!”

我说:“你个尕娃,天下有你这么出气的吗?背诗!”随后,我上床睡觉,我听见我外甥把那诗背得响亮。我知道那家伙是在有意吵我,因为我这一睡就意味着一整天没人带他出去玩了。我在心里说:老王啊老文,你们看我外甥那个傻子……我算不算是弄清了人活一口气这问题……唉,我的上帝,我十多年前死了的邻居阿姨、我今天早晨才死了的鱼……

 

 

  评论这张
 
阅读(192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