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潘金莲与陶罐儿  

2006-03-02 16:5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个老人看着这些个陶罐想了些什么?


  朋友送了我一个陶罐儿,是很普通的那种红陶,不过,是个古董,据说离现在至少已经有3000年了。我一直把这陶罐放在书棹上,本来,在我们甘肃这个被称为“彩陶”之乡的地方,这算不上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硬是非常喜欢它,在朋友刚送来它的那几天,我几乎每天都能观赏或者把玩(是不是可以称为抚摸?)一至二个小时。我真的不知道它用什么吸引着我。

  在报社,我是个文化记者,对考古和文人方面的事情有独钟,这也使我见到了很多人都没有机会见到的好东西,但我为什么如此迷恋这么一个普通的陶罐呢?我想了很久也都没有找到其间的答案。大约是大前年夏天,我忽然接到了一件采访任务,说是在我老家甘肃平川一个叫屈家庄的地方发现了一处原始古墓群,盗墓者几乎将发现古墓群所在的山头翻了个遍。于是,我要了车,和摄影记者一起出发了。

  这天是2003年5月12日,对我和摄影记者来说都是非常难忘的。当我们驱车走过屈家庄与平川区政府所在地之间那60多公里柏油路与沙土路之时,在村民李万玉家位于一座圆形土包上的20多亩自留地里,我们看到的是被当地村民称之为“红土罐罐”的碎片,历史就停留在那些碎片和位于山包之上的古墓群中间,默无声息。因为盗墓者的盗掘和“一个红土罐罐能卖500元”的“新鲜”话题,使一向寂寞着的屈家庄一下子变得热闹了起来。当然,那些残陶碎片和深藏于地下至少有4000年的古墓群,也为我们打开了一个古老却也新鲜的话题。

  我们的采访很快引来了许多围观的村民,他们观望我们的眼神隐含着几许不解的迷茫,但面部的表情中却是掩饰不住的兴奋甚至激动,仿佛我们是从天而降的外星人。从中,我们看到的是屈家庄的封闭以及村民愿意与外界沟通的渴望。随后,村民们开始不厌其烦地问我们“那些红土罐罐是干啥的”、“一个红土罐罐能卖多少钱”之类的问题。相对地,李万玉在村子里算是一个有些文化的人了。他告诉我们,自己初中毕业,面对我们的采访,他显得很是自如,还把农村人所说的“老婆”变成了“妇人”这个词。因为这点,我们与他交流起来容易多了,他说自己从电视里听到陕西一带流行着这样的一句顺口溜:要治富,先挖墓。但这位质朴的汉子并没有因此将自家承包地里的古墓群给“挖”了,从他的嘴里我们所得最多的是对于“道德”的强调,而这则是世世代代居住于此的“先人”流传下来的,是能够深入他骨髓的,他把这作为人生的“最高信仰”,因此在他面前,贫穷与封闭的屈家庄于我们的心里产生了几分近于神圣的东西。

  随后,我们向发现古墓群的地方进发。李万玉告诉我们一些盗墓者还有枪,让我们小心。因为曾为军人,我的身上似乎有一股“二杆子”劲儿,就对李万玉说了句:“就是他有炮我也不怕!”之后,我从李万玉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对我的失望,他的意思很明显:别为了那些个陶罐出了事情。事实是我们在墓地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一个盗墓者,因为采访的需要我们收集了很多残陶的碎片。

  第二天,回到单位我们带着那些残陶碎片,首先找到了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郎树德研究员,他告诉我们那些陶片距今已有4000-4800年了。在郎研究员察看好些陶器碎片时,我们意外发现其中的一个陶片上有一个圆形的小孔,郎研究员说小孔是古人当时修补陶器时留下的。面对那些陶片以及陶片上的小孔,我们似乎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古人在那个久远的年代里于屈家庄那片黄土地上刀耕火种的生活。

  补陶?多么新鲜的一件事情!我分明看到一个距我好几千年的人,正用骨制的锥子一点点地在一个陶罐上钻孔,那个陶罐因为用得久了,有个地方已经被磨出了一个窟窿,他要用一个陶片补上那个窟窿。我看到他认真而投入,鬓角甚至渗出了细细微微的汗水,生活的艰辛就这样因为他的用心而变得美丽了起来。

  因为想着这事,那天晚上我基本上没怎么睡。朋友送我的陶罐儿不在我的床头,看着它,想着那些离我们数千年的古人,我忽然就有了一种极想亲近的欲望。但后来不怎么的,我把那陶罐就和女人联系在了一起。

  它的脖子虽然不长,但胖乎乎的,煞是可爱,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它的肚子圆圆的,有一种吃饱了要在人面前撒娇的欲望,会让人产生一种想要伸手摸一摸的愿望。

  女人是个陶罐?女人是个陶罐!我有灵感了!但在这之后,我却昏三倒四地想到了潘金莲,我说,如果她能把自己补补该有多好啊。几年前,我大电视剧《水浒传》里看到她(当然了,不是她本人)时,她漂亮得让我心动,也许是因为她的漂亮有随后就有一帮无聊的文人开始为她翻案了,说什么她找西门庆是应该的、武大配不上她等等,有人甚至还说她是一个时尚前卫的女性,敢于同传统挑战,把她简直说到天上去了。我也曾经参与过这方面的讨论,甚至还给某报写过类似问题的稿件,我当时的看法是:不应该死的武大死了,这里面就有与他的死的关的活着的人的不对。我没有说前卫,也没有说敢于传统挑战,是因为我觉得好运不过是小说,而我本人就是一个写小说的,我知道小说是怎么回事。

  然而,今天当我把这篇文章写到这里,忽然就想到了这样一句话:破罐子破摔。于是,就觉得潘当时和西好并没这个意思了:罐子破了,也不能破摔啊!于是,我又看了朋友送我的陶罐一会儿,又想起了那个补罐的古人。汉朝的董伸舒在写给汉武帝的一篇“对策”里说,他听说积少成多,积小成大,所以圣人没有一个不是从黑暗中通过积累到达光明,从卑贱里通过积累到达显贵。

  应该补的就补一补吧。我又看到朋友送我的那个陶罐肚子圆圆的,我想到了有容乃大这句话,我再也不想和那些无聊的文人一样去给潘平反了。不是都说女人的包容心都比男人强吗?现在,我把我当时采访得到的那枚有孔的残陶碎片放在了朋友送我的陶罐里,就让它有容乃大去吧。只是我想说的是,有一回我喝酒醉了,回到家里我怎么也打不开卫生间的门,但我的尿又憋得我受不了,于是,我就把尿撒到了朋友送我的那个陶罐里,我知道我糟蹋了这个几千年人古董,后来,我把它放在我的阳台上凉干了,拿回来,依然珍爱它。

  昨天有朋友问我:如果你是潘金莲,你会找西门庆吗?我说可是我不是潘金莲,所以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身为男人,我不会做西门庆,就是一不小心做了,我也会因为像在陶罐里撒尿那样而自责,因为女人不是玩的!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