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我和一个女木乃伊有个约定  

2006-03-14 07:2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一个女木乃伊有个约定

  文/路生


  相同的文化总会让人产生一种别样的亲近感。

  我觉得我是像回家一样地走进了一座古墓,那时,我神气万分就像是凯旋的英雄。吐鲁番的夏天能热死人,我想在那里喝上一个冰冰的啤酒,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我太累了,从出发地兰州算起,加上拐弯、游历的路程,我粗略地算了一下到这里我已经走了快4000公里的路程。我不是那种拿着公家或者自己的钱出来闲逛的人,除了向报社定时写稿之外,我还分明感到身上还肩负着另一项使命,我说不清这使命是什么,但我能觉出来它能让我的心灵感到轻松——这种与众不同的使命感很怪——怪怪的,让我极潇洒地走进了那座古墓。

  我拾阶而下,心里很是舒坦。我知道我要进入一座地下的窑洞,窑洞没有窗子也不可能有窗子,我看到窑洞里亮着一盏灯,不是煤油灯是一个瓦数不太大的灯泡,发出的来的光黄澄澄的,让我感到了夏天里那种使人能觉出凉快的温暖。随后,我在心里轻轻地唤了一声:

  阿斯塔娜!


我和一个女木乃伊有个约定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我当时去过的那个"家"

  我知道不用我说出声来阿斯塔娜就能感觉到我的这种声音,是无声的心灵语言,是默契的心灵感受。接着,我看见阿斯塔娜的笑容就像那灯光一样充盈了整个的窑洞,并且轻柔地抚摸起了我疲惫的身躯。就这样,我又对阿斯塔娜说了一声:回家了……

  接着,我开始打量阿斯塔娜了,她躺在一个玻璃盒里,正用全身的温暖与柔情安抚着我。我看到,躺在玻璃罩内的她五官下陷,下巴脱落,当初,穿在她身上的衣服早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那赤裸裸的褐色骨骼。但我一点也不怕,分明感到我与她在生命深处那种息息相通的东西。

  这就是吐鲁番盆地的干尸,既不像古埃及木乃伊那样经过人工防腐处理,也不像长沙马王堆女尸那样被放置在密闭的环境里,是纯自然的,是吐鲁番地区毫无水分的沙土的产儿。现在,让我说说这里的方位:高昌故城北一条狭长的戈壁地下,是从魏晋南北朝至元代约1000年的时间里,生活在吐鲁番盆地的高昌人的墓地。

  躺在玻璃罩内的阿斯塔娜,五官下陷,下巴脱落,当初,穿在她身上的衣服早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那赤裸裸的褐色骨骼……但我一点也不怕……我抬眼看到了墓室的墙壁有一幅色彩鲜艳的6面花鸟屏风。鸟儿有些笨拙,但花儿却开得明丽夺目,在一幅花鸟图上的云彩间,我还看到了南归的大雁。我说:“弄得不错啊,阿斯塔娜!”

  我在墓室里溜达了一圈,嘿,这还画着金人、石人呢!金人“三缄其口”,寓意行为谨慎,张口石人,主张有所作为。嘿,还画有一个《西凉杂记》中的一个典故:左边绘制的是生刍(青草)、素丝和扑满(古代陶制的贮蓄罐),说的是汉武帝时官至丞相的公孙弘开始出来做官时,友人邹长债赠他青草一车、白丝一卷,扑满一具,望他以此为诫。“生刍一束,其人如玉”,语出《诗经·小雅·白驹》篇,意思是说那匹白白的小马吃着一捆青草,它的主人一定像玉一样美好。这幅壁画告诫人们择主而事,不可以待遇的厚薄作为去留的标准;一根丝很细,但多了以后功效就显著了,素丝一卷隐喻由少至多,劝人主动行事不要因善小功微而不为;扑满有入口设出口,蓄钱满后就会被打破打碎,意在告诫人们要为官清廉,不要聚敛无度。

  我说:“阿斯塔娜,咋就这么熟悉呢!”我一回头又看到了阿斯塔娜的微笑。

  这时,我发现墓室的地板光溜溜的,忽然就想在这里休息一会了。于是,我往地上一坐,靠着墓壁打了一个哈欠,但就是在这个哈欠里我看到了伏羲和女娲!我说,怪不得呢,阿斯塔娜,我差点把这码子事给忘记了,你的老家在甘肃啊!北魏灭北凉,在甘肃河西走廊的北凉残部进入高昌,4年之后,建立了“高昌王国”对吗?你把咱甘肃的伏羲和女娲在一千多年前就带到这儿来了,老祖宗啊。

  阿斯塔娜笑出了声,我说,听到乡音了,看把你开心成了这样!想家了吧?

  阿斯塔娜笑止住了笑,我伸了伸脖子、晃了晃脑袋说,这里面真凉快啊。想想此刻于烈日下下承受暴晒之苦的高昌古城,再看看这里面游玩娱乐,样样不缺,甚至还有五谷、瓜果、点心和粽子等,俨然一座座“地下家庭”。

  接着,我打了个哈欠,睡了。


我和一个女木乃伊有个约定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高昌故城里的游客

  迷乎中,我分明感到阿斯塔娜在招待着我,在我的附近像空气一样地晃来晃去,忙得不亦乐乎。但我始终感觉到左半个身子不是非常舒服,却又说不清不舒服在哪里。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个人在我的脸上拍了拍:“小伙子,要睡觉回家,这不是睡觉的地方……”

  我不耐烦地对他说:“你吵什么啊,杨过不是和她姑姑就睡在古墓里吗?”

  那人骂了我一句神经病,我看见他的身后有很多伸长脖子的游客,有些不情愿地站了起来。

  那些人怪怪地看了我一眼,又没见过世面地看了古墓的壁画一阵子,离开了。我想接着睡,但睡觉也需要兴致啊,还是走吧。

  然而,我一回头,却发现在这个古墓里还有另外一个木乃伊,这里并非只有阿斯塔娜!

  我说,怪不得我才半个身子不舒服呢,原来这儿还有一个男的!此话一出,我看到阿斯塔娜黯然失色。

  我知道这都是那些考古学家们干下的好事情,因为高昌历来与中原汉族文化一脉相连,所以,这里的墓葬盛行夫妻和葬或家庭成员合葬。大福大贵者披银盖金;一贫如洗者,只能用一张草席打发一生。让我感觉半个身子不舒服的男尸就属于后者,据考古工作者鉴定,他不属于可能是由中亚一带迁徒而来的外族人。想必他客死他乡,好心的高昌人将他安葬了,今天,那些考古学家居然把他从他的墓室里搬了出来,让他住进了阿斯塔娜的家!

  那些自以为是的考古学家觉得他们这么做很“人性”,但他们哪里知道他们这么做分明是让一个去强奸另一个人嘛!就是那个人是个老实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住那么久,鬼才不相信弄出点啥事来呢。

  我甩下了这样三个字:他妈的。然后有些生气离开了阿斯塔娜的家,但走了半截又折了回来,举起相机给阿斯塔娜来了一张!这之后,我忽然想起古墓里是不让拍照的,就飞奔着离开了。在售票处附近我真的买了一个冰冰的啤酒。

  在去乌鲁木齐去的汽车上,我迫不及待地喝着冰冰的啤酒,等喝完了才知道这家伙能在大夏天把人的身子喝软,喝得让人没精神,而车又是飞快的,我无心欣赏路边狂奔的风景,在不知不觉里头一歪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忽然地就感到一种剧烈的撞击,但我还没来及睁开眼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看到好像驴打滚一样的班车里一片血肉模糊的景象,这帮想起刚才翻车的事情。

  几个人正在大呼小叫地从车座上向窗户外拽人,我试着动了一下发现自己没多大的问题。随后,我想到的第一样东西就是我的摄影包,还好,它正吊在行李架上大爷一样地朝我仰脸笑着。我一伸手,将它揽到怀里,为看看它肚子里我那心肝相机的功能是否还好,我打开了它。

  我拿出相机一看,嘿嘿,老爷子,你还好着呢!随后,我就看到了我在古墓里拍下的那张片子,又看到了阿斯塔娜!她画一样地躺在我的相机里朝我微微地笑着,分明是在问我:“没事啊?”那些拽人的人还在慌张拼命地工作着,听了这话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我说:“阿斯塔娜,我还要行走近万里的路,如果我一路平安,返回时我一定再来这里带你回老家!”我看到她又笑了,在她的温暖的笑里我的眼泪很快就干了,接着被那些拽人的人从车座的缝隙里拽了出来。

  他们说:“这家伙到现在不玩照相机!”

  我告诉他们我没事。

  他们仿佛还要对我说什么,我就暗自得意了起来:要是在古墓里拍照让工作人员给捉住,一定会收了我的相机……嘿嘿,那样的话,我为阿斯塔娜拍下这张照片可能就得让那些人删了。

  后来,我到了乌鲁木齐绕道吉木萨儿,又折转去伊犁过天山然后到库尔勒,再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至和田又到新疆的最边边的阿克苏。在那里,我坐飞机到乌市到甘肃兰州,风尘仆仆的行程让我忘了自己和阿斯塔娜的那个约定,直到今天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才猛地想了起来,于是,只能在心里轻声说:阿斯塔娜,我算是平安的回来了,但却骗了你!

  文章写到这里,我翻出了阿斯塔娜的照片细细端详了很久,我觉得,她的微笑一直涌到了我的心里,我想,人和人之间只要不要变成泥土或者是灰尘就一定能很多共通的东西。阿斯塔娜现在至少也应该有一千多岁了吧?但她绝对不是鬼。

  附带说一句:其实我早就知道“阿斯塔娜”在维吾尔语为“都会”之意,而我看到的那具木乃伊人们到现在也弄不清它叫什么名字,但绝对是个女人。是母亲的女人生下了多情的男人,而这句话与我和阿斯塔娜的约定无关。如今,我最想说的是,阿斯塔娜你在那里想家吗?

  

我和一个女木乃伊有个约定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