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昆仑山实质上是一个女人(下)  

2006-02-03 22:3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摊开你的手掌
摊开我的手掌
不管是你姓李还是他姓张
手背上是昆仑
手掌就是一张相思网
      ——一首流传于昆仑山的歌

 
昆仑山实质上是一个女人(下)
     
                            

                             

    我当兵也在昆仑山上,也是在一个吸气里。当兵当到5年的时候,我被提干了。有了每月三百元钱的工资,两年没有探亲的我,便很想探家了。思乡之情宛如一张无形的大手,时刻都在牵引着他的灵魂朝着家乡的方向飘呀飘。
   我当时所在的那个哨所很高,据说比海平面要高出四公里多,是云最好的别墅。盛夏时节,云总像多情的少女那样,在哨所里飘来飘去的,弄得他的心思也飘忽不定。我常常想,云呀,你就带我走吧,走到我的故乡去会见我的亲人。而云却只能带走我的心思,不能带走我的身体。这让他的思乡之情与日俱增。
    我就是这么探家的,在云不能带走他身体的时候,他来到昆仑山下,坐上了回家的列车。
    长途汽车的颠簸让我疲惫不堪,当我昏昏然入睡之时,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我梦见盛夏时节来我们哨所里避署的那些白云,一起向我涌了过来,像温情的手儿抚摸着我全身各个部位,我舒坦极了。之后,云就开始驮着他飘了。轻风抚面,我骑在云的背上,太阳非常动人地朝我笑了笑,我十分潇洒地朝它挥了挥手。田地、村庄、草源、湖泊还有沙漠和戈壁,都在我的下方缓缓地后移着,并且时不时地朝我眨眨眼,投来羡慕的一撇,让我感觉好幸福。在这种幸福中我沉浸了好长一段时间,忽然就发现自己骑的那朵云,散发着一种温湿的热气,低头一看,云变成了一个女的,非常漂亮,秀发如瀑布般下垂着,有几根似乎是透明的,被风吹了起来,抽打着我的面颊,把我心里弄得痒痒的。
    我说,云,你累吗?
    云说,不,我不累。
    我心痛地帮云理了理头发,发现云的鬃角浸出了细细微微的汗珠儿,在阳光下亮晶晶的,如同朝露那样使人联想到纯洁。再说说被我抓在手里的云的头发吧,那么光滑、细腻,仿佛是一种奇特的按摩器,轻松而自然地吸引着我的手掌,并将神奇的按摩功效传遍我全身各个部位,让我身心愉快。
    我说,云,你的头发好漂亮噢。
    云说,仅仅是漂亮吗,你好傻。
    我就嗅到了一股幽雅的芳香,淡淡的,沁人心脾。我敢肯定,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香味能让我如此心醉。接着,我闭上了眼睛,尽情地享受着来自云的秀发之上的芳香。世界静悄悄,没有任何声响,阳光、蓝天以及所有的事物被我关闭在了眼睛之外,只有芳香,只有让我如痴如醉的芳香,我不再需要任何东西。
    云说话了,路生,我们到哪儿去呢?
    我说,回家呀,云。
    云说,我见了你们家的人怕羞呀!
    我说,那有什么呢,那都是人之常情,只要你不怕我们家的人会把你吃掉就行了。
    云说,我也叫你父母是爸妈吗?
    我说,云,你这么说就是同我恋爱了!
    云说,你废话。要不我会驮你回家和你一起去见爸妈嘛!
    我高兴得大笑了起来。大笑不要紧,要紧的是我乐过了头,一不小心从云的背上掉了下来。在坠落地面的过程中,我惊慌失措地疾呼着云。云也肝肠寸断地喊着我,但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与云就这么分离了……
    这之后,我便醒了,发现眼角中还存着泪水。这泪水使我对那个梦产生了无穷无尽的回味,并对梦中的云怀念不已……
    这个世界上的就这么巧,就是在梦见云后的不久,我便遇到了雅洁娜。那是在三十里营房,我觉得眼前一亮,随后,我的心也被感觉到的这亮色打开了,整个儿心房像是飘进了白云,长上了壕草,开满了鲜花,甚至充满了鸟儿鸣唱的音乐。接着,我呆了,我傻了,我看到了一个漂亮得能让我呆和傻的女人!她站在那里朝我微微地笑着,像是个女神。
    我感到开满鲜花长满青草流着音乐的心倾刻被这温柔的声音化成了一滩水,正在一点点地向我脚下的昆仑山里渗。
    她朝我缓缓走了过来。
    我看到,随着她的走动,整个儿的雪山与白云都温柔地动了起来……
    于是,在后来的日子,我和这个仿佛上辈子就见过的女人之间的恋爱开始了。但是,谁知道她会死呢!
                            

     死人在昆仑山上是常有的事,人死了就志了一堆黄土。乘车下昆仑山出了车祸并且死了的雅洁娜也一样。而活着的人总得给死了的人一些纪念和哀思,要不海关就没什么意思了。于是,就有了离开昆仑脱去军装的我每年都要去昆仑山看已经死了的雅洁娜的经历,而我讲我的这个故事真正让我感激涕零的是前年夏天——在雅洁娜的坟前,我见到了一个白发飘飘的老人,站在雅洁纳的坟前他显得更老了,头上的白发更像昆仑山上的雪了。他连头也没抬一下,但却像一个老朋友一样地问我:“你来了?”
    我问他:“你是谁?”
    他说:“我来看我的女儿。”
    我说:“对不起,我没有见过你!”
    他说:“你还应该知道我叫李明超,是你爸当年的战友!”
    我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老人从怀里取出两条烟:“给你爸爸带上,说我想他!”
    我接了过来,老人便头也不回地走了,看着他的背景我在心里一遍遍地问自己:“他怎么就不问我妈妈还好啊!”
    对面是雅洁娜的坟,我想起了以前我上昆仑山时特别爱唱的一首歌:
            好高好高的大坂
            好冷好冷的冰山
            好远好远的边防
            当兵当到了天边边
            守着好长好长的国境线
            好圆好圆的明月
            好长好长的思念
            好沉好沉的枪杆
            当兵当到了国境线
            抬头望明月
            故乡在身边……
   
    我还想起了我们当年在哨所时和战友们最爱唱的那首歌:
       你下你的海哟,
       我趟我的河,
       你坐你的车,
       我爬我的坡,
       既然是来从军哟,
       既然是来报国,
       当兵的爬冰卧雪,算什么。
       什么也不说,
       胸中有团火,
       一颗滚烫的心啊,
       暖得这钢枪热;
       什么也不说,
       胸中有团火,
       一颗滚烫的心啊,
       暖得这钢枪热。

       你喝你的酒哟,
       我嚼我的馍,
       你有儿女情,
       我有相思歌,
       只要是父老兄妹哟,
       欢声笑语多,
       当兵的吃苦受累,算什么。
       什么也不说,
       祖国知道我,
       一颗博大的心啊,
       愿天下都快乐;
       什么也不说,
       祖国知道我,
       一颗博大的心啊,
       愿天下都快乐,都快乐。

    我要说的是那天归来时,我回头看见了一片蓝色,蓝色之上是白色,我知道那是很多人守望了很多年的昆仑山,眼泪也便彻彻底底地流了下来。那时,我不再认同蓝是一种忧伤的色调,我甚至把划破长空的闪电、游荡于荒原的孤魂野鬼,都看或想象成了蓝色的。蓝色的生命富于质感,磅礴大气,如同天空和海洋。蓝色的梦孤独却又激越,沉闷但不压抑,苍凉甚至悲壮,会给生命以巨大震颤。那时,我感到自己的骨肉挺拔成山,然而,当我再次回头,却又分明看到身后的昆仑变成了一只羊,羊的角弯曲着向天空伸展,眼睛里静静注视着他的蓝色却忧伤得让他再次落泪!
    我说,昆仑山,既然你是一只羊就为人类提供新鲜的乳液吧!之后,我看到昆仑山那只羊来了个倒立,把角插在地里,两个后蹄不停地踢蹬着天空,两只前蹄则向我比划着说什么。我想这羊在说什么呢?但我始终弄不明白。我看到因为自己的愚钝那羊被急得满头是汗,进而浑身是汗,汗水沿着长长的毛流成了很多很多条河,但汗水却在那里变成了羊奶……之后,我在心里结结实实地喊了一声雅洁娜!
    这就是昆仑山吗?我的故事讲完了。故事是真实的,是关于父亲、母亲、我和另外一个女人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和九十年代,距今天已经非常遥远了,但它却足以让我用一生来守望。
               摊开你的手掌
               摊开我的手掌
               不管是你姓李还是他姓张
               手背上是昆仑
               手掌就是一张相思网……
    世界上的事就这么巧合,但生命给我的其实是太多的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