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一定要吃到处女下的那个蛋  

2006-12-22 19:4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发现我其实是一个非常残酷的家伙——我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鸡蛋破碎了的声音,啪啪的,就像乒乓球在球拍上极富有节奏地跳动。接着我感到有青青黄黄的东西从一个地方流出,慢慢地朝的涌来。我分明地意识到为与我的爱情有关。

昨天下午,有个朋友问我:“路生,你的爱情观是什么呢?”我想了很久居然没把这个问题回答上来,后来,我想到了我经历的第一次所谓爱情,我不想把这种经历的细节描写得多么感人,我只想通过它来说明我对爱情的一种态度与看法。

我的第一次恋爱大约开始于我二十岁的那一年,离现在已经有十年时间了,那时,我是一个战士,生活很单调很寂寞,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天起我就开始在夜里收听广播了。很快地,我便喜欢上了那里的一档节目——更准确地说,是喜欢上了那个节目女主持的声音——不是圆润脆亮的那种,有些苍凉但不沙哑,能给人一种大漠戈壁的想像——那应该算是风鸣或者流沙涌动的声音。所以,我开始给那个节目写稿,也开始在写稿的同时给那个主持人写信。

那时候,我在乌鲁木齐,凭感觉,我认定了那个节目主持人一定是一个漂亮纯情的女孩,她一定常坐在某一处想着她忧伤、淡远的心事,安静得如同北方早春的湖泊,却又透明和澄澈得让人心动。很快地,我们见面了,但也是很快地我离开了乌市,被调至青海工作。分别就是在这样一个时候让我们彼此想念了起来.有一天,我忽然地就收到了一那个女孩子给我的信,在信里,她说非常非常地想我!因为那时我也是非常非常地想她,于是,我就对她说了:“我们恋爱吧!”

两年后,我被思念折磨得痛苦不堪时,我终于托关系调回了乌市。我记得,那仿佛是年底了,乌鲁木齐下了一场很厚很厚的雪,因为这场雪,我乘坐的火车晚点了两个小时,这使一直都在站台上等着接我的战友远远地看上去就像个冰人——我看到穿着大衣、戴着棉帽的他,只有两个眼睛在那里扑腾扑腾地闪着,眉毛和两腮边的帽耳朵全白了。见到我,战友一个劲儿地向我解释着电台的女孩为什么没有来的原因,生怕我误会。

大约是我到单位一小时,她来找我了,我看到她仿佛比以前瘦了,而且目光里总烁着一种不想让我看穿的伤感和不安的东西,因为还没有来及吃饭,她便带我到了单位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在那里,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我问她怎么了,她只是摇头,看着她的样子我忽然就有了一种来乌市错了的感觉。那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吃完饭我要送她回家,但她怎么都不肯,一直陪我走到了单位。我觉得她的表现有些反常,就一直在单位的门房里看着她离去,我发现她坐的车并不是朝她家的方向去了,因为怕天晚了出什么事情,但又不想影响到她的心情,我便打了一辆车一直把她跟到她下车的那个地方,看着她从一个家属院的单元楼里走了进去。

第二天,她又来单位找我,我问她昨晚是不是到朋友家里去了,但她矢口否认。我的心里虽说不是非常舒服,但我并没有过多追问。后来,我和她的一个同事成了好朋友,有回,她的这个同时告诉她是他们台里某个领导的情人,我怎么也都不相信,却忽然地就想起了那回打的跟在她后面的事,就问她的同事和她有关系的那位领导住在那里,她的同事告诉了我一个地方,我什么也都不想再说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常常坐在单位的门口开始没完没了地想要怎么离开乌鲁木齐了,她还是常来找我,有时也能陪我静静地坐一会儿,她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是告诉她我要离开乌鲁木齐了。她说,能不走吗?我说很多事情都是命。她说,你无论如何都得留下来,为了我!我说,仿佛已经没有了这种可能。她说,你是不是听别人说我的坏话了。我说,没有。

就这样,我又开始找关系调动工作了,给我办事的人很爽快,这个过程花了大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走的那一天,她来一边收拾东西给我,一边哭。我说:“我只是调个工作,又没死了,你哭什么?”她说:“可是,你去的是兰州……”看着她的背影我很伤心,但却问了她一句:“你是XX的情人吗?”她一下子被惊成了个木头,之后没了主心骨地坐在了我的床上:“是的,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你已经知道了……”我笑笑说:“其实没事的,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我把我卖给她的礼物送给她,之后向她握手告别。在我下楼的时候,我听见我送你她的礼物被摔得响亮……

故事本应该就这么结束了,但偏偏就在我离开部队的那一年,她打听到了我的消息就大老远地来兰州看我了。我请战友把她安排在了兰空的一个招待所里,我去看她,她像当年恋爱时那样扑了过来,我轻轻推开她,笑着对她说了一句:“你已经结婚了吧!”她就站在那儿不动了。晚上,我陪她吃饭,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向我诉说着她这些年来婚后的不幸生活以及对我的想念,我只是听着,什么也没说。接下来的几天,我陪她在兰州转了转,卖了些东西,我送给她一个毛毛熊对她说:“那回,你摔了我送给你的礼物,这回再送你一件,是摔不碎的。”

当天晚上,她就要离开了,在站台上,她对我说:“你这个人在最痛苦的时候总是笑,我知道你是很在乎我的,只是你不说而已。”我说:“是吗?我这人一向口直心快。”她抓住了我的手:“真的不想离开!”我说:“好好过日子吧,我虽然没有见过你爱人,但我想他应该和我一样是一个不错的男人。”

她上车,我看见她哭了,她不摇地朝我挥手,我仍然是笑着送走了她。但这之后,我发现我的心是那样的痛,接着我泪水滂沱。回来的路上,我一个人像个没家的孩子,茫茫然地飘着,我想我也许应该对她好一些,也许应该静下来和她在一起好好说说心里话,但我却没有,我想我也许做得有些过分了,但我不后悔。擦了一把眼泪,我忽然地就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吃过的那些个鸡蛋——我记得,我奶奶在世的时候,每年的秋天都会给家里抓一些小鸡回来,那些个小鸡在第二年春天就会产蛋,奶奶总把那些鸡第一次产下蛋给我吃,还说那是"处女蛋",男孩子吃了长身子。因为吃这种鸡蛋上了瘾,我现在总忘不了那些个小鸡第一次产蛋的情形——它们在窝里瞪大了眼睛,目光里尽是恐惧和不安,因为产蛋用力,它们脖子上的毛都一根根地坚了起来,而它们产下的蛋壳上总是带着一种让人不易察觉的血丝……

写这个东西的时候,我想我以后恐怕很难见到她了,多少年了,其实,有一句话我一直都非常想对她说,但我一直没有说,这句话很简单,但我一直都说不出口——我最不喜欢那种搂着一个男人享受着肉体的生活,却又让另外一个男人日夜想着她,给她一个爱情的虚幻世界的女人了——我总认为这是一种滥情,我讨厌,我反感,在我的生活里如果发现这类女人,我会立刻删除她!

我想,人生在世,我们有哭有笑,哭和笑的大多也都是为了情,而对于情,我常常采用一种鸡蛋碰石头的方式——即使我败得一无是处,但我最终会淹没你!

   其实,所谓爱情就是一种真心付出后,对被淹没者的一种无限怀念——在童年,我吃过无数“处女蛋”。
  评论这张
 
阅读(1587)|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