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我们的世界需要狼也需要羊  

2006-02-10 14:2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世界需要狼也需要羊
——长篇小说《怀念羊》后记

    我有一个网名叫男儿本色,我理解色有二个意思:一个英雄气概;一是喜欢女人。因为我有男儿本色。我在这篇小说写的男人和女人都是些小人物,但他们几乎是完整地表达了我的这个“意思”——女人就要让男人喜欢,男人就要有英雄气概。就像这个世界需要两极一样,生活也需要它的两极。当下很是流行一本叫《狼图腾》的书,在看了这本书后,我觉得我们在提倡狼性的同时,是不是也可以想想羊性?如果说能把狼性理解为男人的血性的话,那么我们的这个世界更需要母性的关爱与柔性,这就是我说的羊或者是羊性。
    离家在外已经有些年了,有时候我想想自己行走的样子真的很像一只狼,一只孤独甚至凄凉的狼,但走了这么久,我觉得自己都没走出故乡、走出母亲。在这篇小说里我把羊和女性联系在了一起,在很人看来羊是弱者,但事实并非如此,有句话说是大地真正的形象就像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而当母亲抱起孩子的那一刻,你能说她是弱者吗?我们的世界需要狼也需要羊,这并不是矛盾的——我的这篇小说想要表达的就是这么个意思。
    再说我和我的写作。就像一个女孩从出生到成长,再到接受一个男人的爱然后和他一起创造出另外的生命那样,写作亦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我没有当过女孩,我不知道孕育生命的真正艰辛,但写作的过程同样漫长、艰难并且痛苦。当然,在经历了这些其终极是幸福的。   说起来,我也曾是一个少年作家。从16岁开始发表作品到25岁,我已经发了近百万字的作品,写过诗、散文、小说,写过什么都不是的东西。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我是用才华来写作的那类作家,但即使是这样,迷茫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必然。而这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大约是近三五年,写了有阵子小说的我突然就觉得自己原来不会写小说。所幸的是,我这个人很自信,从来也没没有因此而怀疑过自己的才华,我依然认定我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而且能走得与别人不一样。都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在这几年当中,我的人生经历发生了重要的变化,首先是我离开了部队,其次是我混入了新闻界。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很多战友和朋友有当了官的也有发了财的,但我依然忙奔于这座城市,一无所有,而写作还是最终被我穷且益坚地挺住了。困难在检验着我的品质,有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甚至在为自己的一日三餐而发愁,更别说什么将来或以后了。但是,曾为军人的我知道有一种东西叫青铜,会闪光也能掷地有声。我以青铜的品质在困难中前行。因为自己姓路,所以很爱马(先有马后才有路的),又因为自己非常瘦,所以在那段日子里我就恋上了这样的一首诗:     
    此马非凡马,     
    房星本是星。     
    向前敲瘦骨,     
    犹自带铜声。
   苦闷的时候我就一遍遍地写和诵着这首诗,就像杜甫当时由甘肃回四川时诵的那首“有客有客字子美”一样。这个时候,我仍是一无所有,孤苦伶仃地漂流在大西北这片土地上。于是,有很多人来劝我干点别的,弄些实在的,终于在某一天里我经不起别人的劝说,第一次跟着一个朋友做做生意,但却赔了个一塌糊涂。之后,我发现自己在赚钱这方面笨得一无是处,于是,又开始写了。这时,我已经快30岁了,很多男人在这个时候都已经属于妻妾成群的那类了,而我依然像个孩子一样地流浪着。此时的岁月有了一种不饶人的感觉,每每过年,时间老人就用他的手抽我的耳光。我知道自己是在完成一种积累——事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变化——2000年“五一”长假时,我回老家看望父母,看到母亲带着弟弟的小孩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老太太,白发苍苍。
    那天晚上,我哭了一夜,觉得自己应该干一些事情了,但能干什么呢?在那个晚上的思考里,我决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写我的家族,写我爷爷辈、父辈和我三代同为军人的经历。那个晚上的黑色夜幕让长篇小说的基因在我的心灵中受孕,我别无选择!   
    真正动笔却是两年之后也就是前年春节前后的事了,我想了很多,把好多东西都想透了——官当得再大也得退休、钱挣得再多也带不到坟墓里去,这个世界上只有文字是永恒的。我为有情而写。在近三年的时间里,我在完成本职工作的情况下,苦苦地写着我的小说,甚至没有洗脸刷牙的工夫,我的朋友说我的脸上都能抠下污垢来,人黑瘦得就像一块木炭。甘苦自知,是这部小说吸干了我,让我没有一点多余的水分,但我愿意。  
    现在,我想告诉朋友们的是,我在这篇小说里写到的很多事情都是真实的,是属于小说的真实和我的理想。我写的金马塬就在我老家甘肃靖远那个地方,写到的人,都是看我从小长大的,我不过在他们和我的生命里加注了一些东西而已。我觉得他们就像我老家的旱柳树一样富有生命力,却被传统文化和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甚至扭曲,但他们没有错。他们也许不招人喜欢,但却值得尊敬。我通过写他们,写出了惨酷而美好的人性。我也许不是成功的,但我肯定是努力的。我没有在小说里刻意地去写昆仑山的严酷和战争的惨酷,只是写了一些普通人和普通事干下的事情,对也好错也罢,都在深深地感动着我。至于我为什么把小说取名叫怀念羊,我的回答是怀念一个人类共同的美德,更是一个男人的美德。但在这篇小说里我只是讲了一个故事而已,所幸的是在这个故事里我完成了对于土地和家园的崇拜。        
    我对文学的理解是它是一个长久的工程一个树人的工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完成的更不充许浮躁、虚伪和欺骗的。它就像圣母一样庄严美丽并且长命万岁,但眼下文学的发展或者动作状况是,一些文化痞子或者文字游戏者把它给玷污了——我从不对此指责什么——这是社会的一种进步啊,至少是痞子和圣母之间有了交流。但是,我相信最终圣母还是圣母,而痞子不过仍是痞子。这些不提也罢。  
    在生活中我是一个率性而为的人。如果说人们用眼睛、脑子和心灵同时认识这个社会的话,我更侧重于用心灵去感受,我不喜欢用脑子把一些很好玩的东西过滤掉,我喜欢生活的多彩与丰富。至于这部小说里的性描写,我觉得我不是刻意的,我不喜欢像有些人一样把性写得光彩四溢或者天花乱坠,我觉得它就是一个种在心灵得到安抚的前提下使身体得到宣泄的机械运动,很真实也很现实的,没必要添油加醋和胡说八道。我最相信我自己说过的一句话——男人和女人到了床上才是最真实的。所以,我觉得就像生活不能没有性一样,小说也同样不能没有性。  
    从积累到完成,这部小说花去了我近8年的时间。三十岁了,古人说三十而立,我用文字垒起自己。我知道有一种骨是像松柏和鲜花一样俊秀的。  
    最后我想对那些还惦念着我的老朋友和我将要结识的新朋友说,在这个物质的时代,有空来与我坐坐——我会举杯祝愿大家一起升官发财。特别一提的是我15岁时就走上了从军之路,在军营的十多年里,我几乎走遍了整个大西北,如果没有军旅的经历也许就不会有我的现在。感谢我的父母和那些给我关怀和帮助的人们,感谢我生存的这片土地和这个社会。
         作者 
         2005.10.28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