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想雪  

2006-11-26 20:26:31|  分类: 平凡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雪

   

文/路生   

                     

    冬季来临,我总会想起雪来。我现在居住的这座北方城市,仿佛已有好几个冬天没有下雪了。曾有外地的朋友打电话来问我,这座县城的冬天是个什么样子,我说,它像一条小狗,始终都在太阳下晒暖暖,即使你将弄脏了的手指塞进它的嘴里,它也懒得咬。起先的时候,我非常喜欢它这种处世不惊的样子,但后来,我发现,它是不得已的,它跟我一样是在想雪,而且,已经想出病来了。只有经过雪水的洗礼,我们才会变得精神抖擞和容光焕发的。

    儿时,我常在纷纷扬扬的雪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呆呆傻傻。我喜欢让雪冰凉的手臂,触摸我的肤肌,仿佛灵魂会在那雪化作的洁净的水里,变得一尘不染。现在,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我的耳边仍旧回荡着一个伟人的声音,是他将北方的山、北方的川比成了银蛇与蜡象,还说那奔驰的蜡象那飞舞的银蛇欲与天公一比高低。而我眼里的北方,却因为没有了雪变成了另外的一副场景。道道山梁恰似北方干裂的嘴唇,在无言地向上天乞求着什么。是雪给了伟人喷涌的激情与才思,是雪让北方的土地充满了灵气,变得气势恢宏。冬天的北方渴盼着雪的装扮与浸润。我乃凡夫俗子,永远也不可能拥有伟人的博大胸襟,并且写出那般惊天动地的诗句,而心若能永久存留一份对于雪的感念,也便不枉此生。

    雪来自比路途更为遥远的路上,长袖当空舞,以其圣洁的躯体在人间吟唱一曲无言的歌,会将一切不快与忧伤统统埋葬。“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为人间制造出这份永恒浪漫的在某种程度上说,是雪,而不是岑参。雪,一点点、一片片轻歌曼舞而来,轻轻覆盖了大地的伤痕,想想吧,玉树琼枝该是何等地美丽。

    在大学的课本里,有一首诗,写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面对她的情人信誓旦旦。在想雪的日子里,让我感动的并不是那匪夷所思的爱情誓言,那句“冬雷滚滚夏雨雪”使我幻想不已。冬天的寂寞的天空太需要滚滚雷声的活力与激情。也许,只有这样,夏天才可能下起雪来。这也是令人神往的事情。夭桃  李,绿树鲜花,忽然间都于枝头燃烧起雪的圣洁来,艳丽因此更加艳丽,青翠因此更加青翠,和着雪水滴落之时的优扬之音,流芳流韵,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天高地远,雪于天地间,像个精灵,是天公送给地母的爱情信物。真正的雪是飘飞于心间的。没有雪的日子里,我仿佛《诗经》中描述的那个于霾雾沉沉的天气中,因无法等到心上人的来临,而在心中充满了不尽忧伤的痴情女子。“终风且霾,惠然往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面对昏沉日色,雪,我是否真的可以等到你的来临?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胡云不瘳。”上天不负痴情人。我想,即使我因为想雪而大病一场,也会在雪儿来临的那个时辰不治而全愈。不是吗?上面这句诗中写的女子,在鸡鸣不已的风雨之夜,忽然见到夫君归来,心里就像大病初愈一样的高兴。

    冬天,所有的生命都需要雪的滋润。想雪,是因为想自己能在某一天中为某一个人捧去一片圣洁的雪;想雪,也是因为想让雪于无声无息中抚平自己心中的伤痕。

  评论这张
 
阅读(98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