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天涯望哭之二:妹妹别怕  

2006-01-09 04:4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涯望哭之二:妹妹别怕
 
关于天涯望哭
 
天涯望哭是兰州过年的一种风俗,不过这种风俗已经失传很久了。2006年的年关到来的时候,我忽然地就从一本书里找到它,就有了一种写东西的欲望。兰州是一座移民的城市,过去远嫁到这个城市的女人到了年关三十的晚上,都要朝着家乡的方向哭上一阵子,因为她们有家而不能回,这种哭算是她们对远方亲人的一种惦念与祝福。我因为这种哭而感动,我因为这种哭对女人的嫁有了一种新的理解—— 妈妈生下每一个人的时候我们都在哭,而女人远嫁之时一般也都会哭,这两种不同年龄段的哭都有着十分深刻的内涵,甚至可以说是石破天惊的事情。妈妈生下我们的哭使人们获得了生命,妇女出嫁时的哭意味着她们将要面对新生——把自己投入到这个社会需要的是一种全新的勇气,妈妈生下我们的时候,我们不具备这种勇气,于是上天让我们哭了;女人面对出嫁的新生同样需要一种勇气,在她们已经知道为人这一概念的时候,她们让她们自己哭了。前者是无意识的,后者是明晰的;前者多少有一种“命”的成份和上天的造化,而后者则是一种理性的被撕裂的痛苦——不管将来的生活怎样,这种撕裂都将是一种必然——这种必然导致了远嫁的女人独自面对而且泪落成行,至于将来也便只能甘苦自知了。因此,女人在那个时候乃至以后的哭也便色彩纷呈,让人肝肠寸断了起来。
好个兰州年关里的天涯望哭!远嫁他乡的女儿你好吗?于是,在这个年关脚步越来越近的日子里,我决定写下与我有过接触或者碰撞的99个或者更多个女人的故事,与朋友们一起来分享——哭是那样的美好,让我们用心记住她们吧!

之二:妹妹别怕
 
前年冬天的那个下午母亲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被一种很难说清的东西给融化了、淹没了。母亲告诉我,妹妹生下才三个月的孩子死了。我看到了一双眼晴,一双晶莹剔透的分明痛苦着的眼睛,一双会说话、我们能听懂但却没有留下任何声音的眼睛。我看到眼睛越变越大,最后变成了在太空之上看到的蓝色的、据说还有些雾茫茫的地球,把我淹没在了茫茫的人海里,把我淹没在了漫无边际的痛苦里,让我用忧伤和无奈把自己给活埋了……这就是我那小小的外甥的眼睛!记得,妹妹抱着他来到兰州看病的时候,他就是用这双眼睛看着我,当时,他才只有两个多月大,不会说话,但我分明听见他用他那明亮的小眼睛对我说:“舅舅,救我!舅舅,救我!”我的心被他这种无声胜有声的眼睛给撕破了,扯碎了——他不停地咳着,弱不禁风的嘴唇乌紫,小巧的脸庞下也凝聚了许多许多的不能流血——他把一切的希望都盛开在了他的眼睛里,他说:“舅舅,救我!舅舅,救我!”大夫的查检很快有了结论:外甥得的是先天性的心脏病,而且心脏严重移位,肺上的毛病非常大。大夫说:“如果你们有100万,我们也不能保证能这个孩子的病,像他这种情况至少需要两次手术……”大夫说着外甥哇地哭开了,仿佛他听懂了大夫说什么了。我强忍着眼睛问大夫:“真的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大夫说 :“看样子你们不是有那么钱的人,我建议让孩子出院……听天由命……”
我的眼泪掉了下来:“不成,他才来这个世界不到三个月,我们得为他尽到自己的责任,你让孩子住院,让他的痛苦少一些!”大夫摇了摇头,转身走了,我看着他的白大挂消失在长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医院的走廊里,浑身仿佛是被抽去了骨头一样地瘫坐了下来——那个时候,我又看到了那双眼睛,它被泪水包裹着,不再对我说“舅舅,救我!舅舅,救我!”,它在温柔平静中折射着一种凄惨但却安然的美丽,仿佛大海把我给吞噬了……
妹妹没有说话,妹夫也没有说话。我摸了一把眼泪:我这辈子就是死了也要救活他!接下来的日子我除了每天在医院里陪外甥一阵子,给他买些好吃的(尽管当时他什么地不会吃),就是四处筹钱了,但我弱小的力量就是毛毛早要憾动一座大山那样,只能在深深的痛苦里感到深深的无奈。 大约过不一个星期,我和往常一样来到了医院,但妹妹他们却抱着孩子走了, 那天,我临风而立,在车站里茫然无助地哭了一个下午……之后,我更多地想念妹妹了,在医院的那段时间她仿佛丢了三魂七魄,瘦弱的身子仿佛能被一阵风吹走,但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的是一个母亲的责任和力量,一种生命挑战极限的在绝望中闪光的希望——我想我的妹妹能承受了这种打击吗?她的尽此刻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一想到这里我就哭,分明地,我把我身为男儿的泪水流进了妹妹流进了她破碎的心田,在那里给着她些许滋润与安慰……
记忆中的妹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子,她虽是叔叔的女儿,但在我的心里她被亲妹妹还要亲,我在异地求学的那几年,父母因为身体不好,妹妹就主动来到家里为我们家做农活。每天天不亮她就套着犁唱火连天地进山了,山路难行,到处都是黑压压山包包,村里的人吓唬妹妹说山里有鬼,妹妹就说:“鬼要是来了,我就抽它一鞭子!”更为重要有是妹妹还承担着照顾父母和给我这个远在他乡的哥寄一些生活费使命。妹妹风里来雨里去,在我们家一干就是整整四年。在我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妹妹便出嫁了。我记得在离开家的那一刻,妹妹忽然地就跑过来抱住了我这个仿佛一直游荡四处的哥哥,妹妹说:“哥哥,哥哥,你以后要常来看我,我要去的地方离家太远,我会想你的,哥哥!”妹妹说着哭成了一团,她粗糙的小手将我的手捏得生痛!一朵鲜花一样的女孩子就这么远嫁了,在以后的生活中她能盛开如初吗——我的妹妹!!
……说来惭愧,外甥死后两年,我这个当哥哥的才去看了妹妹一回,那时的妹妹已经成了另外一个孩子的母亲,她和妹夫又生下了一个男孩。妹妹的家里捉襟见肘,妹妹在家务农,妹夫常年在外打工。我到来的那个晚上,妹妹的孩子又发热了,孩子一哭妹妹便被吓得浑身抖个这停,她说:“哥哥,我怕……哥哥,我怕……”孩子迟迟不退热,我决定连夜带孩子去医院,但妹妹家所有的那个地方白天只通一趟班车,晚上要出门根本就不能指望什么。我抱起孩子决定走着去几十里山路外的卫生院,妹妹走在我的身后,孩子哭个不停,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听到一种像大树倒下去时的声音,回头看到妹妹瘫在了地上,嘴里一个劲儿念叨着:“哥哥, 我怕……哥哥,我怕……”
 
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我抱着孩子,背着昏死的妹妹,走在沉沉的夜幕里。
妹妹呓语般地说:“哥哥,我怕……哥哥,我怕……哥哥,我怕……哥哥,我怕……”
我说:“妹妹,别怕,别怕,妹妹,天就要亮了……”
……记忆中的妹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子,她虽是叔叔的女儿,但在我的心里她被亲妹妹还要亲,我在异地求学的那几年,父母因为身体不好,妹妹就主动来到家里为我们家做农活。每天天不亮她就套着犁唱火连天地进山了,山路难行,到处都是黑压压山包包,村里的人吓唬妹妹说山里有鬼,妹妹就说:“鬼要是来了,我就抽它一鞭子!”更为重要有是妹妹还承担着照顾父母和给我这个远在他乡的哥寄一些生活费重任。妹妹风里来雨里去,在我们家一干就是整整四年。在我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妹妹便出嫁了。我记得在离开家的那一刻,妹妹忽然地就跑过来抱住了我这个仿佛一直游荡四处的哥哥,妹妹说:“哥哥,哥哥,你以后要常来看我,我要去的地方离家太远,我会想你的,哥哥!”妹妹说着哭成了一团,她粗糙的小手将我的手捏得生痛!一朵鲜花一样的女孩子就这么远嫁了,在以后的生活中她能盛开如初吗——我的妹妹!!
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我抱着孩子,背着昏死的妹妹,走在沉沉的夜幕里。
妹妹呓语般地说:“哥哥,我怕……哥哥,我怕……哥哥,我怕……哥哥,我怕……”
我说:“妹妹,别怕,别怕,妹妹,天就要亮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