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等待幸福  

2006-01-09 03:2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母都是农民,他们对待庄稼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离家在外十多年,回想起他们对待庄稼之时的那神情、那态度,总是让人感动。

在金黄色的秋天里父亲总是拿着一把剪子出门,在灿灿的阳光下,他有些佝偻的背影时隐时现于麦的海洋里。他把那一颗颗饱满得让人感动的麦穗儿带回家,他的身上尽是阳光和麦子的香味。那时候已过响午了,他把那些麦穗一个个地摊开,摆放在自家的院子里,然后盘腿坐下,不管是有人还是没人他都有会说上一句:"这就是我们来年的馒头呀!"他总是把这话说得色彩纷呈,农家小院里的阳光和空气因为他的腔调一下子变得温柔并且温暖了起来。

之后,他开始用一只短且粗的棒子来锤那些麦穗儿,一下又一下,一下下的总是那么有节奏,地上的声响"咚咚咚"的,仿佛是一只巨大的战鼓发出的沉闷的声响。父亲就是在那声响里不紧不慢地劳作着,额头不慌不忙地冒着些汗水。有时,他会停下来,独自抽上一支烟。那会儿,他的目光悠悠的,默默无声息地望着远方,大概是又一次地丰收起了田里的庄稼吧!

一年年、一岁岁的希望仿佛就在父亲的这种望里。我看见父亲把那些一粒粒都红活圆实的麦子装进了一只细长细长的口袋,然后将那口袋悬在了房梁上。日了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了,房梁上的麦子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父亲踩在椅子上,总会轻轻地拍拍、打打、抖抖,晚上,睡不着觉时,他也总会盯着那麦子看个没完,仿佛是在用一种无声的语言在和那些麦子交流着一件很是重要的事情。那会儿,他的脸在黑暗里被烟叶上的火光照得忽明忽暗,或者说是一会儿黑了一会儿红了,若隐若现的轮廓给了他更为丰富的内涵。

日子如同父亲的烟头一明一暗地过去了,父亲偶尔也会选上一个很好的天气,将那些房梁上的麦子取下来,在院子里晒晒让他们见见阳光和空气。然后再将它们悬挂上去。父亲说:"这麦子啊就是咱的命根子!"那时候,父亲已经显得很苍老了,胡子一根根地仿佛室外坚硬的枯树枝,被他精耕细作过的田地在严酷的冬天里等待着他和春天的到来。我看见一只鸟儿从天空里很孤独地从天空中划了过去,父亲就是在这只鸟儿的背影里走向了他的田地,他蹲下来,抓了把泥土,攥在掌心里仔细地看了看,又将土儿放了回去。

接着,他直起腰来,看了一阵子远方,又从土地的东头走到了西头。他什么也不说,也没人同他说什么。但许多年以后,我却在心里对自己说--父亲那漫长的等待终归是幸福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