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天涯望哭之三:相逢何必曾想识  

2006-01-10 03:46: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涯望哭之三:相逢何必曾想识

关于天涯望哭
    天涯望哭是兰州过年的一种风俗,不过这种风俗已经失传很久了。2006年的年关到来的时候,我忽然地就从一本书里找到它,就有了一种写东西的欲望。兰州是一座移民的城市,过去远嫁到这个城市的女人到了年关三十的晚上,都要朝着家乡的方向哭上一阵子,因为她们有家而不能回,这种哭算是她们对远方亲人的一种惦念与祝福。我因为这种哭而感动,我因为这种哭对女人的嫁有了一种新的理解——妈妈生下每一个人的时候我们都在哭,而女人远嫁之时一般也都会哭,这两种不同年龄段的哭都有着十分深刻的内涵,甚至可以说是石破天惊的事情。妈妈生下我们的哭使人们获得了生命,妇女出嫁时的哭意味着她们将要面对新生——把自己投入到这个社会需要的是一种全新的勇气,妈妈生下我们的时候,我们不具备这种勇气,于是上天让我们哭了;女人面对出嫁的新生同样需要一种勇气,在她们已经知道为人这一概念的时候,她们让她们自己哭了。前者是无意识的,后者是明晰的;前者多少有一种“命”的成份和上天的造化,而后者则是一种理性的被撕裂的痛苦——不管将来的生活怎样,这种撕裂都将是一种必然——这种必然导致了远嫁的女人独自面对而且泪落成行,至于将来也便只能甘苦自知了。因此,女人在那个时候乃至以后的哭也便色彩纷呈,让人肝肠寸断了起来。
    好个兰州年关里的天涯望哭!远嫁他乡的女儿你好吗?于是,在这个年关脚步越来越近的日子里,我决定写下与我有过接触或者碰撞的99个或者更多个女人的故事,与朋友们一起来分享——哭是那样的美好,让我们用心记住她们吧!

    之三:相逢何必曾想识
    见到她的时候,我才二十一岁,一个边防战士,每月只有三十多元的津贴。她本来在另外的车厢里的,但当路过看到我穿一身军装旁边的座位正好空着,就贴着我坐了下来。
    “嘿,去哪?”她微笑着一脸的灿烂。
    我说:“探亲回家呗。”
    她略顿了一下说:“这儿没人吧?”
    我说:“没有。”
    她说:“那我就搬过来与你同坐吧,和当兵的在一起有安全感!”说完便唱火连天地走了。
    大约过了十分钟,她来了,提在手里的行李非常简单,一只一个小小的皮箱。之后,我们开始闲聊,起先时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但后来就渐入佳境了。她告诉我她二十九岁,在乌鲁木齐一家酒店打工,她的家在成都,是和丈夫离婚了才出来打工的。快过年了,她要回家去看父母。她说,自从到了乌鲁木齐后,回成都她的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感——成都生了她养了她,但因为离婚成都却让她很伤心。
    我问她为什么离婚,她低下头近于愤怒地说:“他有人了!”但很快脸上的不快就被她收拾得干干净净了,抬起头来问我:“你看我长得漂亮吧?”
    我说:“漂亮!”
    她说:“是吗?”
    接着我看到她的眼里有泪光闪烁,又赶忙说:“你真的很漂亮!”我并没有说假话——她的确很漂亮,仰起头来的时候让你可以看到阳光明媚和鲜花盛开的春天。因为这种春天的存在,我在赞美她时心里也有一种别样的滋味。但事实是当时是冬天,车窗玻璃上结着一层厚厚的冰,列车穿行在黑夜里。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我喝了杯上车前带来的牛奶,吃了一些饼干。我问她怎么不吃早餐,她说,她已经很多年为吃早餐了,吃了反而感觉不舒服。午饭时,我要了盒饭,我问她要不要,她告诉我自己不饿。晚饭,我依然要的是盒饭,我同样问她要不要,她依然告诉我自己不饿。因为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她的这种反常引起了我的警觉,我说:“不会吧?一整天不吃东西怎么成?”
    她低着头说:“没事的……”
    我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她的头更低了:“没事的……”但很快她便抬起头来,对我感激地笑了笑。因为还不是非常熟悉,我不好再问她什么了。也许正是这原因,接下来我们仿佛没什么可说的了,但正当我昏昏欲睡时,她却用胳膊肘儿轻轻捅了我一下,好关天才松开一直咬着嘴唇的牙齿,对我说:“告诉你,上车前,我的钱被小偷偷了……”
    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她把头几乎埋在了胸间,过了很久才像蚊了歌唱着那样对我说:“能帮帮我吗?”
    我慌乱地翻着衣兜,我知道那里面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十元钱了,接着我拿出那几十元钱对她说:“你看啊……”
    她笑了:“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你这么好的人,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感觉到你会帮我的!”但她并没有去接我捧着的钱,只是春天一样对我美丽地笑着。在这种笑里,我不知如何是好。列车在黑夜里穿行,我的目的地兰州站就快要到了。因为她不肯要我的那几十元钱,我只好列车停靠在一个小站时,为她买了两个大饼和几个鸡蛋、一包柞菜。
    车到兰州的时,我下车了,她为我留了自己在乌鲁木齐的地址。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想着她笑时的样子,天很冷,但我心里觉得很暖和——我想那么好的一个女人咋就离了婚了呢?
    此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也没有见过,但每每年关我想在乌市打工的她是否回到了自己成都的家?而成都将给她的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