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宁夏回族自治区 银川市 射手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广开财路,妙笔生花。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了解我

 
 
模块内容加载中...
 
 
 
 
 

找到我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置顶] 请路生头条号:http://www.toutiao.com/m50458526172/  

2016-11-26 9:34:26 阅读1155 评论0 262016/11 Nov26

请朋友们关注路生的头条号:http://www.toutiao.com/m50458526172/

作者  | 2016-11-26 9:34:26 | 阅读(1155)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兰州晨报专访路生:因为哀伤,所以透彻

2014-3-5 17:08:41 阅读6971 评论2 52014/03 Mar5

 路生曾写过《怀念羊》、《土匪羊》和《甲骨羊》的“羊性三部曲”。彼时姜戎的《狼图腾》正在国内掀起一波“狼文化”的热潮。路生如此这般与羊死磕到底,一时间被冠以“反狼第一人”的称号。近些年,以动物为题材或直接以动物命名的小说屡见不鲜,仿佛是作家们对人性日渐流失的一种挽悼。大多时候,写动物性终归还得回到人性,至少要影射到人性。

  有一种观点,中国的道德是属于女性化的。谦恭、忍让、内敛等种种品质,无不是向内的。这与羊性不谋而合。有人点赞:羊是善和美的象征;有人吐槽:羊是弱小和苦难的化身。看来,羊真是个复杂的动物。在近期出版的长篇小说《羊眼》中,路生对羊的态度也是复杂的,以前羊是作为对象被怀念的,而现在他把全知的视角还给羊。

  “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很多的眼睛注视着我们;我们连同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那些眼睛记录了下来,进而成为我们的故事。在这故事里,是情和爱把我们相互接连在一起,温暖着我们也温暖着世界。”这众多的注视中,有奶奶的眼睛,也有羊的眼睛。

  路生写这部小说的缘起,多少与其奶奶的“托付”有关。路生的奶奶在临终前,用最后一口气向他交代要把她的故事写下来。她张着嘴,眼睛里竟是绝望中的希望。奶奶是家族血脉的繁衍者,她的遗愿当然举足轻重。由此,路生的创作具备了类似羊性生存法则中“跪乳反哺”的使命感,这也就能理解他为何要在小说中代入一个叫做“路生”的人,他是在无时提醒自己:我不能缺席。

  在这本书的封面上有一句话:“你看到过羊的眼睛吗?你凝视过羊的眼睛吗……它映照着天空,也映照着大地……一个家族,一个率领着羊的家族。他的坚

作者  | 2014-3-5 17:08:41 | 阅读(6971) |评论(2) | 阅读全文>>

《歌手》节目无法让歌者脱俗?  

2017-3-18 0:09:08 阅读499 评论1 182017/03 Mar18

听《歌手》,听歌手们唱歌。从前的《我是歌手》到现在的《歌手》已经好几年了。此前的那些歌手们,在日子日日的重复里,除了反复地记着韩磊,其他的都忘了,忘得近于想不起来了。于是就有了这个一个定义:不管是《我是歌手》还是《歌手》最重要的是让人知道什么是歌手,但什么是个歌手呢?回答简单得要死了,即是让人记住。

?这季的歌手,那个曾经消失了的林忆莲回来了,唤醒了年轻时的某些记忆,因而也想说道说道的。

说实话,看或者听《歌手》,见一个个的歌手都像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在K歌练歌,放开了嗓子、没完没了吐露着歌词、没头没脑地拼命唱,忽然就觉得很好笑——真正的歌者是不需要语言的,也是不需要歌词的。所谓语言文字给人无穷魅力是音乐无法完全具体表现的,但只要充分利用音乐的变化来表达一定的语言内涵,把音乐和语言有机融合在一起,从而使人们在欣赏时产生更多美妙享受,就会对语言艺术更加热爱。于是,认定了这档当下再也火不过的节目,无非是在做着一个语言与音乐知识的更加遍及,或者在遍及中调动更多人的参与。它那考场的形式,确实不能让真正的歌手超凡脱俗。

想到北京一哥们,会写歌,据说还写得不错,但人俗气,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告诉别人:他给某某歌手写歌了,拿了多少钱;某某歌手又在找他写歌,真是忙不过来了。甚至,还说因为他的歌写得好,还和某某想要出名的歌手暧昧过。有回,忍不住问这哥们:“你的歌写得这么好,更多是因为曲还是因为词?”这哥们想了很久答:“词。”猛地,觉得有些恶心了——以著名音乐人自居的这哥们的水平,居然还停留在词上——我由此看他不过是一个文字匠而已,这也使我很快找到了很多的“音乐”一旦没词便显得苍白无力的原因。

作者  | 2017-3-18 0:09:08 | 阅读(499) |评论(1) | 阅读全文>>

最近有点为北京感到难过?  

2017-3-17 12:34:45 阅读324 评论0 172017/03 Mar17

最近,有一篇文章《最近有点为北京感到难过》开始刷屏,大意是说那个曾经滋养了地数外地人梦想的北京,可能已经消失了。大城市总体氛围的劣化,更侵蚀了人们生存意志的企图心。当大城市的梦想背负上无法承受的压力时,很多年轻人选择了离开。

记得,很小的时候,村里只有一台黑白电视,每晚全村的人都围着它看。新闻联播前天安门的镜头给我的印象很深,我在幼小的心里便想,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去哪里一趟也就是白活了。这和要将来要出人头地一起悄悄地成了我的梦想。

大约走过了十多年的里程,我终于有了一次去北京的机会,那时候我虽然已经参加工作,但根本谈不上什么出人头地。到了天安门,看到曾经只有出现在电视里的那个镜头,我开始哭,眼泪哗哗的。同行的朋友问我:“你哭什么呢?”我实话实说:“我想我们村的那么多人,那个多和我一样有着同样梦想的人都没有来过这里,而我终于来了。”随后,我想到了我的一个爷爷,他曾经对我说,他也想来天安门看看,但那个时候他已经去世了。

那一刻,我们想到我们村才通电的时候,我的这个爷爷看着亮得不能再亮的电灯泡,拿了一根烟,对在那上面想要点着,但却没能够。而我的一个妹妹,看着那亮亮的灯泡,看着点烟的爷爷,不由分说地爬在地上给那灯泡磕了一个头。她说:“爷啊,老天爷,我们这个地方终于亮了!”我的这个妹妹当时也就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她和我的那位爷爷一起让我在天安门前哭了个痛快。

人活着多么不容易,但表达需要一个场景。天安门,北京的天安门,就这样成了我表达的场景。

也许是当年哭得太直率,一位北京的领导看到了被感动了,随后问我想不想来北京工作,我

作者  | 2017-3-17 12:34:45 | 阅读(3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京东给快递员涨工资,与县长有啥关系?  

2017-3-4 0:21:32 阅读1101 评论5 42017/03 Mar4

3月3日晚间,京东集团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县长的收入是5000多,拿到手,我们在宿迁的快递员拿到手是6000多,所以我保证我们快递员的收入永远比县长高。”

这话是句好话,事儿也是件好事,但听起来让人觉得仿佛有些别扭,涨工资就是涨工资干吗要扯上县长呢?

刘强东还说:“国家如果给县长涨工资了,我立即给你们涨,国家不给你们涨工资,我也会给你们涨工资,每两三年涨一次。因为只有让员工活得有尊严,他们活着有发自内心的幸福,才能真诚,才能快乐。”

这话听起更别扭,钱或者高工资可以给人尊严不假,但钱并不一定能够成为全部的尊严或者尊严的全部。而按刘强东的意思来说,钱基本是就是尊严了。

刘强东最后说:“大家只看到所谓的电商就业数字,而看不到90%以上的电商从业人员没有五险一金或者少的可怜的五险一金。现在他们吃的是青春饭,将来谁来养活他们?以克扣配送员和卖家从业人员的福利带来的快递业、电商表面‘繁荣’该停止了!”

笔者没有怀疑刘强东的诚意,但还是忍不住想问一句:县长的五险一金会被“没有”或者“少的可怜”?我们虽然都说人和人都是一样的,但这个事情这么相比是不合适的。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生县长因为嫌工资低而辞职去当强东同学快递员的事情。为什么呢?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县长恐怕还是有附加值的。 这是王道。

然而,什么是个王道呢?王者,三横一竖中的“一”来自八卦卦爻的基本元素阳爻“一”,上边一横代表天,下边一横代表地,中间一横代表人,能把天地人贯通起来者,就是王。后来,是指因为自身修养和智慧以及能力非常之

作者  | 2017-3-4 0:21:32 | 阅读(1101) |评论(5) | 阅读全文>>

爱情和糖  

2017-3-3 0:03:35 阅读440 评论2 32017/03 Mar3

当那一包糖在和军校与索明娟之间传来来去的时候,也便注定了他们一生的幸福。这是我相信的结局,但我却只能给大家讲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和军校还是一个肩上扛着一道金黄色麦田的小兵,他爱那一道在明亮中似乎有些湿润的标志——他当列兵的日子也仿佛就这么简单——明亮而且欢快、单纯也很温情。

那一年,和军校被分到汽车营学开车,但他却意外地当了那里惟一的一名话务兵。那时候的电话不像我们现在想打哪儿就找哪儿、想找谁就拨谁的号码,那时候的电话是需要转接的,也就有了话务兵这一说。

有一回,和军校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索明娟打来的,找二连二排长。现在,若能让和军校来形容一下索明娟电话里的声音,他也许只能用很贴切的词——漂亮!他当时仿佛能看见那声音一下照亮了整个电话间,如同阳光,却又让他毫无防备地穿透了他的脑壳,使他的大脑在一片空白中有些痴迷地欣赏起了它!

“二连的电话没人接……”和军校说。

“您能帮我再叫一下吗?我好不容易才打通了你们总机的电话!”索明娟说。她是个在师部大院里长大的女孩,有些韧性、自大,但那一刻她不知道为什么却变得客气且温柔了起来。

和军校按照索明娟说的办,但二连的人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让他在电话的“嘟嘟”声里替打电话的索明娟冒了一头焦急的热汗。他感到自己从来没有因为转接一个电话,这么尽心尽力地为用户服务过。

“还是没有人接!”和军校有些失望地说。

“那就谢谢了!”索明娟说,“小弟弟,你的服务态度挺好,下次我去你们营给你带几块糖!”

半年之后,和军校已经忘了这事儿,但索明娟却带着糖开找他了。

作者  | 2017-3-3 0:03:35 | 阅读(440)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中国是“丝国”,也是“纸国”  

2017-3-2 23:55:43 阅读666 评论2 22017/03 Mar2

提示:中国被称作“丝国”,其实也是“纸国”。作为书写材料的一次革命,纸张不仅代替了树皮、树叶甚至羊皮纸与皮革等,而且推动了整个世界的文化发展。它让知识变成人们可以买得起的书籍,提高了教育的水平。同时, 这纸与后来中国的发明的印刷术一起改变了世界的货币形式,把“钱”都变成了纸币。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相伴而生的,也注定会结伴而行的。最早养蚕织丝发明丝绸的中国人民,在上等蚕茧抽丝织绸后,剩下的恶茧、病茧等则用漂絮法制取丝绵。漂絮完毕,篾席上会遗留一些残絮,最张积成一层纤维薄片,经晾干之后剥离下来,可用于书写。这便是世界上最早的纸,与丝相伴而生的。

蔡伦,东汉宦官,当民间智慧的阳光照进他的脑袋,他总结造纸经验革新造纸工艺,成为纸的发明者。《后汉书》:“伦乃造意,用树肤、麻头及敝布、鱼网以为纸。元兴元年奏上之,帝善其能,自是莫不从用焉,故天下咸称‘蔡侯纸’。”公元105年,汉和帝下令推广他的造纸法,成就了这位“纸神”。

这时,丝绸已经上路,是后来被称为丝绸之路的路,不但作为时尚之物影响了西方人的审美,而且被充作“货币”职能,被囤积起来,影响着罗马帝国的政治经济。

高仙芝(?—756年),唐朝中期名将。姿容俊美,善于骑射,骁勇果敢。他衣披鳞甲,身跨青海骢,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一个不但漂亮还会打仗帅哥。在帕米尔高原,身为大唐安西节度使的他率领部队深入万里、屡建奇功,最得了一系列的惊人胜利,被当时唐朝在中亚的竞争对手阿拉伯帝国称作是“中国山地之主”。

怛罗斯之战,大唐的势力与来自阿拉伯帝国的势力在中亚诸国相遇而导致的战役

作者  | 2017-3-2 23:55:43 | 阅读(666) |评论(2) | 阅读全文>>

文/路生

中国的北方草原如同一幅辽远隽永的画卷,耐人寻味。突厥,中国西北与北方草原地区继匈奴、鲜卑、柔然以来又一个重要的游牧民族,也曾为这幅画卷注入真实而生动的诗意。然而,他们在草原上是如何生存的呢?有哪些在我们今天看来依然特别之处呢?史书中那些古老的文字为我们记述了他们生活的美丽痕迹。

1.孩子随母姓,战旗上面绣有金狼头

突厥汗国的最高首领称“可汗”,其妻称“可贺敦”,其子弟称“特勒”。《周书》中说,突厥之先出于索国,在匈奴之北。他们曾经的首领讷都六有十位妻子,所生子皆以母亲家族为姓,阿史那是其小妻之子。“讷都六有十妻,所生子皆以母族为姓,阿史那是其小妻之子也。”他们擅长骑马射箭,战旗上面绣有金狼头。可汗的卫队叫“附离”,是汉语中“狼”的意思,“待卫之士谓之附离,夏言亦狼也”。人们崇敬英雄,人去世后不但随葬角弓、短刀类的武器,还要画下死者的画像以及他战斗时的的样子。

2.崇拜天地日月和数字“7”、“9”

《北史》中说,突厥可汗继承汗位时,侍卫和大臣让他坐在车上,并用毡将他裹起来,随着太阳转九圈。每转一圈,侍卫和大臣都要行拜礼。九次之后,人们将他扶上马,用布帛缠住他的脖子,但不至于让他断气,然后松开赶忙问:“你能做几年可汗?”可汗被勒得有些神智不清,随口说出来的数字在人们看来带着“天意”。侍卫和大臣就按照他所说的,以检验他在位时间长短的年数。这里不但有“太阳崇拜”,还有数字“9”。

在葬礼上,人们都要绕着帐篷跑马七圈,在帐门前用刀划面,一边划一边哭,血和泪一起流淌。“绕帐走马七匝,诣帐门以刀剺面

作者  | 2017-3-2 0:13:59 | 阅读(342) |评论(1) | 阅读全文>>

“白人”是怎样融入中原的?他们姓什么?  

2017-2-28 20:52:51 阅读334 评论0 282017/02 Feb28

文/路生

人生处处是故乡。狭义的中原地区指今河南省,广义是指洛阳至开封一带为中心的黄河中下游地区,包括河北、山东、河南、安徽、江苏等地。有朋友问:中原地区为什么会有白人?其实这就是一个人生处处是故乡的问题。一个人可能会在一个地方生活一辈子,但没有人能做到世世代代生活在一个地方。历史上,自汉以来就有“白人”不断向中原迁徙,唐朝更是,历朝历代都是。

在突厥之前的匈奴、鲜卑、柔然(鲜卑一支),甚至古籍中的羯、氐、羌、吐谷浑、敕勒等民族在隋以前已经基本与汉族逐渐融合,走进了中华民族的温暖大家庭;至隋统全国,从北方迁入中原的少数民族差不多都被汉族融化了,甚至连鲜卑也最终完成了汉化。在这些民族中,有一小部分是白人,如白匈奴等;另外通过今天的资料分析,一些学者认为鲜卑拓拔部的民族构成较为复杂,有肃慎人、扶余人、高加索人等,体貌上拓拔部更加接近于白种人。这些人除了逐渐变化的体貌特征外,姓氏也成为其民族来源的一个重要标志。容易区分一些的如赫连、呼延、独孤等复姓,还有一部分单姓如渠、麻、兰、丛、金、路等等。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姓氏并不一定全部来自“少数民族”,不全是“白人”,他们中间绝大多数人与汉族人的肤色是相同的。按《史记》记载,中国北方最早的“民族集团”匈奴为夏之后裔,他们本身就是地道的中国人。所以,在中国有“白人”不是新鲜事。而其他姓氏也不一定百分之百就是汉族,即没有单一的民族,只有单一的种族。

我们今天说的“突厥”一词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专指公元6-8世纪在中国北方和西北建立突厥汗国的突厥族;广义则包括突厥、铁勒诸部。突厥除东、西二部外,还有后突厥。

作者  | 2017-2-28 20:52:51 | 阅读(3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突厥人在墓地边谈恋爱,没有鬼故事只有生的希冀  

2017-2-26 17:32:17 阅读470 评论2 262017/02 Feb26

文/路生

《周书》为我们记述了,突厥人的“收继婚制”,即父兄伯叔死后,子弟及侄等可以将其后母、世叔母及嫂作为妻子,但辈分高的人不能与小辈淫乱(父、兄、伯叔死者,子弟及侄等妻其后母、世叔母及嫂,唯尊者不得下淫)。同时,《周书》还说突厥“刑法”规定:“反叛、杀人及奸人之妇、盗马绊者,皆死;奸人女者,重责财物,即以其女妻之”。即是奸人妻者会被处死,但与人家女子通奸的,罚些财物之后,会把这个女子嫁给他为妻。在这里,我们能看到突厥人心中“妻”与“女”的不同,即是在人口繁衍这一背景之下,“规矩”依然必不可少。而他们的葬礼在我们今天看来,依然有着几份神秘。

今天,我们谈恋爱大约会去酒吧、会所这样的地方,当然,去公园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如果去墓地边谈恋爱,大多会被演绎成“鬼故事”,但突厥人便是这么干的。他们在墓地边上的恋爱,让我们更加看到了生的希望与欢快。

《周书·突厥传》为我们勾勒了一幅突厥人的生活画卷。《周书》突厥是匈奴的分支,并称突厥人头发披散不柬,衣襟向左掩,居住帐篷,随着水草迁徙,以放牧射猎为生,如同古代的匈奴(其俗被发左衽,穹庐毡帐,随水草迁徙,以畜牧射猎为务……犹古之匈奴也)。

按《周书》的记载,突厥人去世后,将尸体停放在帐内,子孙及亲戚都要杀马和羊,摆在帐前,进行祭拜(子孙及诸亲属男女,各杀羊马,陈于帐前,祭之)。然后,骑马围绕走七圈,每到帐门前都要以刀割面,而且还要哭泣(以刀剺面,且哭),“血泪俱流,如此者七度,乃止”。“七”这个数字可能与我国北方少数民族信仰的原始宗教萨满教有关,萨满教认为宇宙分上、中、下三界,上层为

作者  | 2017-2-26 17:32:17 | 阅读(470) |评论(2) | 阅读全文>>

“甘肃籍乞丐”多是因为甘肃历史上曾有过吉普赛人?  

2017-2-16 15:05:58 阅读29077 评论43 162017/02 Feb16

提示:被媒体曝光的“甘肃籍乞丐”是不是吉普赛人后裔对于今人来说已经不是非常重要,重要的是在搞要宣传教育的同时,让他们看到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应该在劝返之后给他们一些另外方面的技能培训,让他们在意识到行乞这一职业“不光彩”的同时,掌握其他生存本领。

春节过后,以乞讨为职业的一些人也匆匆忙着“上班”。节后不久,多名网友发帖反映在北京地铁内现大量乞讨儿童,由女性带领乞讨,甚至有人下跪抱住乘客,不给钱不放手。对此,地铁工作人员进行了“打击”。据《法制晚报》等媒体报道,近期在地铁内乞讨的儿童,超过三成来自甘肃岷县,由家长带领在寒假有组织地进行乞讨,已经是一个职业乞讨团体。对此,甘肃相关方面不遮不掩、不躲不藏,没有逃避责任,积极回应称:将因人施策,开展技能培训;采取措施,劝返行乞人员。

如果我们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每年节后都存在此种现象,只是今年《法制晚报》等媒体报道很有意思,曝光了“职业乞丐”的籍贯。这让甘肃人很“没面子”,是甘肃穷才出乞丐吗?有这方面的原因,但不全是。而若我们能研究一下甘肃这个地方历史上的民族成分,就会发现这与一些人“以乞讨为职业”是有关系的,而甘肃那些“以乞讨为职业”的人也绝对不至岷县这一个地方。

笔者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生,甘肃人,在儿时的记忆里,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总有那么一些被称作“蛮婆子”和“神汉”的人游荡于甘肃中部的乡村,以“算命”和乞讨为职业,随时出入当地百姓家中,能拿便拿、能偷便偷,被捉住了还耍赖,使村民深受其苦。但到世纪初时,这些人忽然便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城市中乞丐的增多,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当年那些行乞于乡间的乞丐赚乡

作者  | 2017-2-16 15:05:58 | 阅读(29077) |评论(43) | 阅读全文>>

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很挡道的词,虽然我们的词典给了它新的含义,但是,在很多人固有的思维里,它还是个“老样子”,与其反复纠正还是如让它彻底消失,从字典里,从我们的生活里。因为,在古代一些或者是个别被称为汉奸的人,用若现代的目光看,实际上不是,根本不是。

《辞海》给“汉奸”下的定义是:原指汉族的败类;现指中华民族的叛徒。

这定义没什么问题,只能说是历史问题,应该算是个“历史遗留问题”。汉代以前的朝代,人们不会说这话,因此,投靠匈奴人的中行说成了中国在历史上第一个“汉奸”。

应该说,“汉奸”这个词起源于汉代,但学者们的研究发现却非常有意思,即是历史记载的一些民族败类中,秦桧以前统称“败类”,秦桧以后才有“汉奸”这个词出现。这就是说,在秦桧之前被称为“汉奸”的那些人都是秦桧那个时代之后的汉族人加上去的,硬叫上去的。

我在百度中浏览了一下,发现了一从古至今的汉奸列表,很有意思,一起拿出来说说。

古代:

中行说、石敬瑭、韩延徽、张邦昌、刘豫、张元、刘整、夏贵、吕文焕、张弘范、范文虎、郑芝龙、范文程、宁完我、李永芳、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吴三桂、阮大铖、孙得功、洪承畴、钱谦益、曹振彦

近代: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梁鸿志、傅筱庵、殷汝耕、李士群、陈璧君、丁默邨、王克敏、张景惠

近代的不说了,他们有“新意”的。古代的列个有意思的人,比方说张元(?—1044年),西夏军师、国相。他当年因为“走夏州”,叛宋投夏之事,给宋朝以极大震撼与教训,便被封建旧时代正统观念定性为“汉奸”或“民族败类”,连宋代以后的一些诗词选都不收录他的诗作了。

作者  | 2016-12-29 23:50:47 | 阅读(827)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为省几分钱,中国人全都落入微信泥潭  

2016-9-26 19:37:48 阅读1661 评论7 262016/09 Sept26

文/路生

不要给我讲什么趋势,这个社会的趋势不是我们这些个平头百姓讲的。因为你掌握了趋势就等于你掌握了局势,而局势真的不是一般人掌握的。

百姓生活七件事柴米油盐酱茶醋,但现在多了一件,那便是玩微信。如果你说这是一种趋势,我信,但我同样相信,甚至坚信在不久的将来,这就不是趋势了。这什么呢?因为谁都能看到的趋势,便不再是趋势。

想当初,我们玩微信,除了其本身给我们好玩的感觉之外,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和短信相比,这家伙是为收费的,我们也许都在好玩的心态里带着带着占点小便宜的意思。当然,还有什么附近的人、摇一援摇之类,这些可能都给寂寞的人提供了了一个邂逅的机会,给点面子,不让一些人脸红,在这里不多说。

在人生的漫漫长路上,有时候,我们的确像个神经病。现在,先讲一讲我们当初一窝蜂涌向微信的样子:以前,大家发短信需要几分钱,还不能语音,为了那几分钱,大家都战士般地冲向了微信的战场。就像菜市场二毛钱的白菜突然白送开了一样,一群又一群的人就开始没命地疯抢,把我们爱占便宜说或者小市民本性暴露无遗。白菜抢到家了,怎么吃?当然是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吃法,水煮的、醋溜的,还有炒肉的,等等。我们开始洪吃海喝、暴殄天物,然后倒垃圾、放屁拉屎,污染环境。这种姿态就是我们玩微信,摇女青年的,找附近帅哥的,没事儿晒自己的,等等。乐此不彼到了新婚的男女入了洞房,谁玩谁的手机,谁上谁的微信,分明不是同人结婚,而是和微信结婚。

微信就这样成了我的的手、眼和心离不开有东西。微信就这样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社交圈,我们把那些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都加进来,提供着类似

作者  | 2016-9-26 19:37:48 | 阅读(1661) |评论(7) | 阅读全文>>

丝路改写全球经济版图,能否将甘肃省更名为敦煌省?

2016-9-21 19:43:05 阅读798 评论6 212016/09 Sept21

跨越千年、绵延万里的丝绸之路,宛若一条色彩斑斓的丝带将世界各国人民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不仅商贸与文化的交流之路,更是友谊与融合的共生之路。这是一种大背景,更是一种大趋势。

 9月20日,白俄罗斯驻华大使鲁德日前就第五届中国—亚欧博览会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白俄罗斯是首批宣布支持中方有关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的国家之一,如今该倡议已经改写了全球经济版图。”鲁德说,白俄罗斯始终积极响应各种地区倡议,认为地区合作可以成为国与国之间关系发展的无穷动力。得益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一批新的物流通道和产业链,乃至全球经济新版图得以形成。他认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一项英明的倡议,不仅有助于发展贸易、物流和交通运输,还有助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就在同一天,由甘肃省人民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旅游局、中国贸促会等单位主办,外交部等13家单位协办的以“推动文化交流,共谋合作发展”为主题的首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在敦煌国际会展中心国际会议厅盛大开幕!

敦煌文博会是目前“一带一路”建设中唯一以文化交流合作为主题的国家级平台和国际化盛会。来自85个国家、5个国际组织的95个外国代表团,以及国内丝绸之路沿线16个省区市和港澳台地区的23个代表团共2000余名嘉宾相聚敦煌,开展多种形式的文化交流;弘扬丝绸之路精神,共襄“一带一路”繁荣发展。真可谓:丝路牵手世界,敦煌有约天下!

笔者虽未亲临现场,但通过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亦能感受到大会的空前盛况,也正是基于此,笔者忽然想为什么就不能把甘肃省改名为敦煌省呢?平心而论,这一想法虽说谈不上什么大胆,却能迎合一部分人心,甚至可以说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作者  | 2016-9-21 19:43:05 | 阅读(798) |评论(6) | 阅读全文>>

冯小刚想把中国式的贞节牌坊立在影院里?  

2016-9-19 19:32:19 阅读21057 评论53 192016/09 Sept19

文/路生

有人说,她俨然行走的画报,身穿白色蕾丝礼服,佩戴闪耀珠宝,又美出新高度!9月18日,第64届圣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我不是潘金莲》(I am not Madame Bovary)发布会,范冰冰出现了,撩发掀裙不惧春光外泄。不难看出,在这个世界上,无数人是喜欢这个女人的,他们把目光都对准了她,她掀了一下裙子,就让这个世界关于她大腿的新闻铺天盖地。

据说,《我不是潘金莲》接连在国内外引发口碑狂潮,进而成为年度“现象级电影”,举办全球首映时受到国外观众和媒体高度认可,外媒力赞“冯小刚这次讲了一个好故事”。然而,在我看来,《我不是潘金莲》至少是恶毒的名字。单从这个名字看来,它就连带着无数市井小人之气,粘贴着无尽无聊文人捏造痕迹,充满了无限封建说教的意思。它让中国独有的一种冤屈永远得不到平反,它把一种约定俗成的所谓文化植入毫无防范的人们的心里,是让人反感的、讨厌的,甚至恶心的、永远都不想看到的。

虽说,“潘金莲”现在电脑的词库已经成了一个词,但不同的人会给它不同的意思。比方说,冯晓刚在《我不是潘金莲》里给“潘金莲”的意思分明是不要脸的、不正经的、不招人待见的,甚至是被人唾弃的;而我在自己的认知和理解里,给“潘金莲”的意思却是健康的、有着正常需求的、让人喜欢并且热爱的,最终是值得人们尊敬和赞美的。

同一个人为什么会在两个人,或者说是代表两类人的两个人心中有如此之不同呢?这,当然源于他们对社会认知的不同,当然源于他们文化价值观以及道德标准的不同。冯导的认知、观念和标准,我不是赴分清楚,我只能说我自己。

十多年前,

作者  | 2016-9-19 19:32:19 | 阅读(21057) |评论(5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